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13位省级领导在国庆假期工作 事关中央这项部署

原标题:13位省级领导在国庆假期工作,事关中央部署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省长许勤开了一天的会。

据《河北日报》8日消息,10月7日,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利用一天时间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工作。

这个小组的组长便是王东峰,第一副组长便是许勤,同时参加会议的,还有其他11位河北省领导。

13位省级领导在国庆假期用一天的时间开会,这样的情况可并不常见。

说到雄安新区,从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对外公布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有人质疑,雄安新区为啥还没有启动大规模的建设?

慢慢来看。

假期开会

除组长和第一副组长外,小组的成员都有谁尚不得知,但根据官方消息,参加这个会议的,还有5位省委常委、5位副省长,以及保定市委书记。

5位省委常委是:梁田庚(省委组织部部长)、袁桐利(常务副省长)、陈刚(副省长,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焦彦龙(省委宣传部部长)、高志立(省委秘书长)。

5位副省长是:张古江、徐建培、李谦、夏延军、时清霜。

除上述10人外,保定市委书记聂瑞平也参加了这个会议。

值得一提的是,聂瑞平也是河北省领导,今年1月聂瑞平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这次会议的官方报道中,他的名字排在高志立之后,张古江之前。

“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首次亮相,应是今年5月15日。

那天上午,这个小组召开专题会议,就是在那次会议上,王东峰和许勤任小组组长和第一副组长的消息对外公开。

一个细节是,这个小组亮相前一个月(4月14日),《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获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同意。

随着《雄安新区规划纲要》向全社会公布,雄安新区建设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规划纲要的全面实施,离不开省级层面。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5月至今,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几乎每月都会召开一次会议,会议的目的之一便是“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

这个小组上次开会是在国庆前(9月22日),那次会议透露,雄安新区各项规划编制已经进入关键阶段,基础设施和重点项目建设相继展开。

“及时向党中央、国务院请示报告”

雄安新区当然不仅仅是河北一省的事情。

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对《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的批复中提到,《雄安规划纲要》执行中遇有重大事项,要及时向党中央、国务院请示报告。

在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张志红看来,这句话的意思是,党中央国务院明确告诉雄安新区,在规划实施的过程中,由任何需要党中央国务院帮忙的重要事项,均可以直接请示汇报。

在这份纲要中,雄安新区的发展定位,首先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其次是“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一极”,最后是“高质量发展的全国样板”。

中央对这份规划纲要自然是极其重视的。

据新华视点报道,2016年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关于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有关情况的汇报》,“雄安新区”首次出现在汇报稿的标题之中,那次会议原则通过《关于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实施方案》。

规划具体编制工作随即就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展开。

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对外公布后,针对新区短时间内出现炒房等新动向,正在芬兰赫尔辛基出访的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防患于未然,不要掉以轻心,不要走弯路,务必系好新区规划建设的第一颗扣子。

2018年2月22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雄安新区规划编制情况的汇报,两个月后,规划纲要向全社会公布。

韩正调研

雄安新区“新”在哪里?

张志红在《雄安新区建设中的央地关系新特点》一文中提到,在目前19个国家级新区中,雄安新区是唯一一个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共同批准建设的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是一个直接接受中央和各部委业务指导的全新典范新区的建设。

“长期以来,京津冀协同发展一直停留在京津冀三地的各种文件中,无法真正推行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地方政府内在合作动力不平衡。”

在他看来,中央层面的介入打破了原有的地方间不平等的竞合关系。

这份文章中提到,“雄安新区建设发展的动力源于中央层面,而非地方自我发展动力。相较于其他国家新区的建设,雄安新区并不是省级政府主动申请建设的,而是直接由党中央领导,由国务院副总理做组长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牵头论证选址的。”

雄安新区建设进入全面实施阶段后,中央层面的动作不断。

5月9日,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总会计师沈莹赴河北雄安调研,肖亚庆强调,中央企业要全力支持有力、有序、有效参与雄安新区建设。

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到雄安新区调研,那天下午,韩正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河北省和有关部门汇报,研究部署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重点工作。

5月28日,外交部和河北省政府在外交部南楼蓝厅举行外交部河北雄安新区全球推介活动,主题是“新时代的中国:雄安 探索人类发展的未来之城”。

7月6日,中央深改委第三次会议召开,那次会议提到,支持河北雄安新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赋予雄安新区更大改革自主权。

“举全省之力”

河北方面的态度是“举全省之力推动重大国家战略落地见效”。

在人员配置方面,担任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领导小组第一副组长的许勤来自深圳特区。

担任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的陈刚曾在北京、贵州两地工作,曾担任北京市朝阳区委书记,2012年7月便跻身北京市委常委,到贵州后任贵阳市委书记,担任常务副主任的刘宝玲则是从河北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干部。

就在9月底,中国雄安集团的领导层也刚刚换血。

9月21日,曾担任过秦皇岛市委副书记、北戴河区委书记的田金昌接手雄安集团,被任命为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提名任集团董事长。

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维亮已任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

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雄安集团,2017年7月18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0亿元,是经河北省政府批准成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自主经营、独立核算的国有独资公司,以公司自有资金对外投资,是雄安新区开发建设的主要载体和运作平台。

在县级层面,2017年国庆长假期间,一条《“直通车”来啦!雄安新区三县书记县长手机号独家公布》的微信刷爆朋友圈。

截至今年3月27日,雄安新区和雄县、容城、安新三县有关领导共收到群众发送的手机短信23702条,甄别剔除问候和重复的信息后,共向三县交办有效短信9784条,办结率达95%。

8月20日,刘彦涛履新安新县委书记后,也公布了手机号码。

最后以一个问题结尾。

从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对外公布至今已经一年多了,雄安新区为啥还没有启动大规模的建设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今年7月22日,雄安新区规划设计专家尹稚在一场论坛上回答了这个疑问。

他说,雄安新区建设“不是一场简单的新城建设,更不是一场以地谋财的房地产开发,这里面涉及到了我们前三四十年改革开放过程当中积累下来的非常多的体制机制矛盾的突破,和进一步深度的求解。” 

“雄安的进一步深度的规划为什么迟迟不出台?跟体制、机制深度变革的很多的政策性因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定是有直接关系的。比如雄安的土地怎么办,大家都知道不会再走以地生财,土地财政这条路了,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除了这条路之外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在他看来,雄安跟当年的这些大型新城新区来比的话,并不是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最好的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两年过去了,到现在为止还一锹土没动,因为很多事情还没想明白,不想因为匆忙的决策而造成更为巨大的浪费。在这样一个逆势而上的大形势下建设雄安,恐怕确实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几个月要动工,几年就要完成。它的建设周期和真正形成人气聚集,经济活动聚集的成熟的城市新区的过程,比一般的国家新区要更为漫长,需要更多的耐心。”

拭目以待。

来源:政知见  作者:孟亚旭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省级 国庆 中央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