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蚁贪”官员们的搬家思维,几分钱生出上万元

今日(10月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批露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村委会会计阿布来提·马木提贪污棉花补贴款的案例,有趣的是,这位会计的贪腐连两分钱都不放过,积少成多,数额达上万元。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像阿布来提·马木提这样的“蚁贪”不在少数,他们手法隐蔽,不易察觉,将蝇头小利像蚂蚁搬家一样,悉数进入自己的口袋。浙江省天台县教育局教研室原主任陈义栋、副主任钱祖伟两人伙同印刷厂厂长,在印制试卷时每张试卷提取1.2分钱的“好处费”。四年间,二人收受回扣达25万元。重庆市永川区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名企业老板共谋,连3分钱的国家补贴也不放过,仅秧盘一项就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

克扣的“两分钱”补贴,时隔三年难逃惩处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叶城县江格勒斯乡柯克吉格迪村村委会会计阿布来提·马木提违反廉洁纪律,利用工作之便,从事营利性活动,2016年与他人合伙倒卖农民棉花票套取棉花补贴14000元;违反群众纪律,克扣群众钱款,2014年发放棉花补贴款时,按每公斤2分钱,共扣发农民棉花补贴4000元。最终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收缴违纪所得。

据悉,2017年11月,自治区纪委群众工作督导组干部文疆和艾斯卡尔·巴依随机到叶城县江格勒斯乡柯克吉格迪村开展督导。

据村民反映,好多村民领取2014年棉花补贴时,实际发放数额比公示出来的少。村民的疑问就引起了督导组干部的警觉。随后的入户走访中,越来越多的村民向他们反映了类似的问题。督导组随即来到村委会,查阅2014年农作物补贴款发放台账,发现农民棉花补贴实际领取的钱数与发放的标准有微小的差距。经过计算,每公斤棉花相差了2分钱。

村民们不清楚应该发多少棉花补贴款,但却知道是谁负责发放的。矛头指向了时任村委会会计的阿布来提·马木提。督导组立即将问题线索移交到叶城县纪委,县纪委随即成立调查组。

经查,阿布来提·马木提自以为很多村民不知道补贴款发放标准,也很少核实具体应该发放多少,便动了“歪”念头,利用担任村委会会计的便利,在发放2014年棉花补贴款时,每公斤克扣2分钱并据为己有,没想到时隔三年还是难逃党纪的惩处。

每张试卷向印刷厂提1.2分钱,共收回扣25万元

据媒体报道,浙江省天台县教育局教研室原主任陈义栋、副主任钱祖伟两人与印刷厂厂长约定,印制该县中小学试卷,每张试卷提取1.2分钱的“好处费”。

对此,从2004年上半年至2008年下半年,二人收受回扣达25万元,涉及约2500万份试卷。天台县法院依法判处二人十年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对此,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副处长张小兵说:“大贪、巨贪一般犯罪数额大,所以冲击力较强,很容易显现。而‘蚁贪’则恰恰相反,因其历时较长,少量多次,手法隐蔽,更不容易被察觉。”

“三分钱”补贴,骗取46万

据媒体报道,重庆市永川区的农机补贴腐败案,揭露出了惊人的腐败黑幕:一张常用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推广站先提1毛8分,站长再拿3分,剩下的4分留给骗取补贴的合谋企业。调查显示:从2009年开始,永川区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名企业老板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

2011年重庆检察机关挖出农机补助领域职务犯罪案39件61人,涉案金额有3396万余元。为了强农、惠农、富农,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补贴力度。一些农机主管部门负责人勾结商家,编造虚假购机信息“打劫”补贴,让国家巨额投入“打水漂”。

据了解,从2009年开始,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家塑料包装厂负责人郭富银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骗得补助后,该农技站、站长、商家三方按比例分成。

经永川区检察院侦查查明,周忠友等人还利用各省农机补助政策的差异牟利。如一款常见的四行插秧机,每台市场售价2万余元,在重庆可补贴85%,实际售价3000余元;在江苏只补贴30%,实际售价14000余元。

周忠友等人以“本地价”搞到20台该款插秧机,伪造水稻机械插秧跨区作业协议,以每台7200元的价格倒卖到江苏,赚8万余元,导致国家农机补贴资金损失36.8万元。经永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周忠友、凌玲、郭富银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2年至16年不等有期徒刑。

来源:大白新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搬家 官员 思维 蚁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