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看好”石家庄楼市的副部,在北京买房

“坚决拥护中央对我的处理决定,是完全正确的,我也心服口服,我知道走到这一步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主动向组织投案自首,我认错、悔错,我愿意做一个警示教育的反面教材,用自己的现身说法来警示别人,也教育自己。我也想呼吁像有我这样问题的同志,不要再有侥幸心理,赶快向组织主动投案自首”。

前两天,投案自首不到三个月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被开除党籍。通报中有这么一句话——“伙同家人大肆敛财,要求他人为其在北京购房”。

与房子扯上关系的“大老虎”可不少,如陕西“首虎”祝作利受贿的854.543672万中,一套位于北京首城国际小区的房产占涉案金额的85%。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担任财政部副部长后,有一名商人老板曾赠予他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面积318平米的豪宅。加上装修费,该豪宅价值近5000万元。

“整体看好石家庄房地产市场”

艾文礼出生于1955年3月,他是河北唐山人。

从1971年2月参加工作,在河北省柏各庄农场二分场做工人,到今年1月卸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艾文礼的工作经历一直在河北。

公开资料显示,艾文礼曾在唐山、石家庄、承德和原来的河北省农垦局系统都工作过,在石家庄和承德两地,他都担任过市长一职。

2011年11月至2015年4月,艾文礼任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15年4月至2018年1月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

《环球人物》报道,农垦局一名老员工说,艾文礼在河北省农垦局宿舍有两套房子,一套是50平方米的一居室,一套是105平方米的三居室,两套房是挨着的,“以前,这房子还当过农垦局的办公室,房租归谁我们就不清楚了,但不排除落入艾文礼的口袋。”

老员工说,“他在石家庄某个县还有房子,是当地人送给他的,连茶几、手纸什么的都准备好了,随到随住。”

2009年2月,在担任石家庄市长期间,艾文礼曾参加过河北省内首次党委系统组织的政府、银行与房地产界座谈。

在座谈会上,艾文礼预计当年下半年,省会房地产市场将开始回暖,交易量出现恢复性增长,住房价格受市场供销影响小幅下调,房地产市场将呈平稳发展态势。

他说的那句“我整体看好石家庄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也被不少媒体拎为了新闻标题。只不过,谁又能想到,看好石家庄房地产市场的他,又要求他人为其在北京购房。

与房产相关的“首虎”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与房子扯上关系的“大老虎”可不仅仅是艾文礼。

比如十八大后的重庆首虎谭栖伟(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就曾直接或通过妻子以“代收现金”“接受代为支付购房款”等方式敛财1143万余元。

十八大后的上海“首虎”艾宝俊(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也曾在上海宝钢集团公司购买停车位和上海市政府配售部级干部福利房等过程中,侵吞公共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51.25787万。

再来说一下十八大后的北京“首虎”吕锡文。

2016年10月,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披露了吕锡文的贪腐细节——据调查,她的贪腐问题在住房方面尤为突出。

吕锡文购买的房产地处北京二环的黄金地段,是由北京市西城区区属的国有企业金融街集团开发的高档住宅小区。为表示对吕锡文提供帮助扶持的感谢,金融街集团告诉吕锡文可以以内部价格购买一套住房。

之后吕锡文又陆续为自己及家人、亲戚以低价购买了五套住房。其中,在她自己和直系亲属名下的有三套。她买下这三套房的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相差达到两千多万元。

不仅仅是直辖市的“首虎”。

十八大后的陕西“首虎”祝作利(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也是爱北京房产的。

据新华社披露,在祝作利受贿的854.543672万中,732.104872万是由位于北京首城国际小区住房一套、车位一个及相关税费、装修费、家具款折合而成。这套为自己儿子准备的房产占涉案金额的85%。

检察机关查明,2010年8月至2011年4月,祝作利接受李世委的请托,为陕西靖边星源实业有限公司天然气城市调峰项目获得陕西省发改委审批提供帮助。

2010年12月,祝作利收受李世委出资为其子祝航购买的北京首城国际小区住房一套、车位一个及相关税费,折合人民币596.104872万元,后又收受李世委代为支付的房屋装修费和家具款共计人民币136万元。

“违规多占住房”

当然,不仅仅是在地方层面。

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曾被中央纪委通报“违规多占住房”。2017年2月,杨栋梁一审获刑15年,法院查明:

1999年4月,杨栋梁在担任天津市经济委员会主任期间,以所在单位向天津市工业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多划拨25万元基建款的方式,购买了位于天津市和平区新疆路保疆里小区5-501房屋一套,并未进行国有资产登记。2001年4月,杨栋梁调离市经委主任时,未向天津市经委移交该房产。天津市经委也不掌握该房屋。

经鉴定,该案房产价值人民币27.08万。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也是一位收受豪宅的“大老虎”。

据纪录片《巡视利剑》透露,早在2001年,王保安就为一名商人老板的项目获得审批提供帮助,收受一套204平米的房产。房产证是以王红彪的名字办理的。担任财政部副部长后,一名商人老板赠予王保安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面积318平米的豪宅。加上装修费,该豪宅价值近5000万元。

为了逃避调查,王保安同样将这套豪宅挂在别人名下。法院最终查明,王保安敛财1.54亿余元。2017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多说一句,爱房子的也不仅仅是这些“大老虎”。

山西蒲县原煤炭局长郝鹏俊案,因为违规违纪资金高达3.05亿元,被誉为煤炭大省山西煤焦领域反腐“第一案”。据调查,郝鹏俊在北京、海南等地拥有房产35处,合同房价款达1.7亿元。

被称为“双百院长”的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在2004年至2014年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房产100套,总价值超过8000余万元。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之外,还拥有68套房产。

此前,有专家建议,针对领导干部“以权谋房”现象,应加快推进不动产登记制度、严格落实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制度。适时对领导干部多占住房、“以权谋房”问题进行专项集中整治,限期腾退违规占有和占用的住房,对超期不退和监管不力的严肃追究。

来源:政知圈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石家庄 北京 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