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七年没建完一个厂,这个省被批“政治站位不高”

泰瑞制药是宁夏回族自治区30家非公有制优势骨干企业之一,也是中国最大的兽用抗生素生产基地和出口基地。

不久之前,在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宁夏回族自治区开展“回头看”之后,这家企业停产,总经理被批准逮捕,企业属地永宁县的党政“一把手”和一位银川市副市长同时被免职。

“银川市永宁县制药企业异味问题困扰周边群众十多年,银川市委、市政府在‘治与搬’上态度暧昧,对企业异味扰民问题能拖则拖,多年来形成边治理、边生产、边污染、边缴纳罚款的被动局面。”

上周起,首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情况陆续对河北、河南等10省(区)进行反馈。在对宁夏的反馈中,中央环保督察组给出了如此批评。 

10省份都存在“敷衍整改”

今年5月30日至7月7日,6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分别对河北、河南,内蒙古、宁夏,黑龙江,江苏、江西,广东、广西,云南等10个省(区)开展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并同步安排相关领域环境保护专项督察。

这是自2015年开始中央环保督察之后,首次启动“回头看”,主要聚焦第一轮督察反馈问题整改情况。

此次反馈与以往环保督察的通报略有不同。

第一个不同是通报格式。在“回头看”通报中,首先出现的是相关省份的成绩。比如,在对宁夏的反馈中就指出,该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将“环境优美”作为重要发展目标,将“生态立区”作为“三大战略”之一,扭转了多年来生态环境保护的被动局面。

第二个不同是通报方式。不同于以往按照大气、生态等要素通报问题,此次“回头看”通报是按照问题的性质分类。出现次数比较多的是整改态度不坚决、整改责任落实不到位、虚假整改、敷衍整改、表面整改等。

特别是虚假整改和敷衍整改的问题,涉及了此次“回头看”的全部10个省份。政知见开头提到的宁夏泰瑞制药就是其中之一。

△泰瑞制药排污口(摄于2013年)

2016年7月12日至8月12日,中央第八环保督察组对宁夏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环保督察,并留下了一份问题清单,其中就包括“泰瑞制药异味扰民等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2018年6月1日,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在银川召开“回头看”进驻动员会并公布举报电话,不到1个小时,督察组就接到了5通电话,其中4通都是关于泰瑞制药的恶臭问题。

显然,这个“长期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又拖了两年。

督察组实地检查发现,在药厂的菌渣出运点,出渣时恶臭最为剧烈,按照环保要求修建的密闭房实际是一个简易铁皮房,不仅密闭性差,还没有任何抽风设备。

“这是典型的表面整改、假装整改。”参与检查的督察组成员、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说。

三省份“政治站位不高”

除了普遍存在的问题,政知见发现,在“回头看”通报的问题中,有一个很特别的问题——政治站位不高,涉及广西、云南和江西三个省份。

这句常见于“政治巡视”中的表述,为什么会出现在“环境督察”的通报中?

套用一下督察组对广西通报的表述,“政治站位不高”是指这些地方没有真正把督察整改作为党中央交办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抓。

也可以通俗理解为,“政治站位不高”是“敷衍整改”的升级版。

在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之后,督察组就发现,有不少党政干部对于环保工作的认识不到位,整改态度不积极,还导致了一些地方环保为经济发展让步的情况。

比如,在江西九江市武宁县,违法填湖、向湖要地等行为时有发生,但当地政府默许纵容,监管流于形式,导致江西省最大的人工淡水湖庐山西海不断“瘦身”。且九江共青城市政府、南昌市南昌县政府保护为发展让路,违规撤销了列入国家自然保护区名录的共青城南湖湿地和瑶湖两处保护区。

再来看云南。

2016年和2017年,除泸沽湖和抚仙湖外,其余7个高原湖泊水质均未达到水环境功能区要求;中央投资2200万元、计划于2011年投运的玉溪市通海县第二污水处理厂,截至“回头看”时仍未建成,已经逾期了整整7年。

还有广西。

      △督察人员在广西贵港桂平市,对小高炉、小冶炼问题开展现场督察

2017年上半年,广西自治区组织5个工作组开展整改情况督导,有的组长未按要求下沉地市,有的组长甚至从未去过现场。当年,玉林市大气环境质量下降,PM2.5年均浓度全区涨幅最大,但当地政府部门没有在整改上想办法,却违规使用自动喷淋系统干扰空气质量国控监测站点正常监测。

对此,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的评语除了“政治站位不高”,还有一句“性质恶劣”。

河北两天开会三次

截至目前,督察组受理的37640件群众生态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共计罚款7.1亿元,立案侦查543件,行政和刑事拘留610人,约谈3695人,问责6219人。

政知见注意到,同中央环保督察一样,“回头看”也是边督察边整改。在已经公开的通报中,各省都有整改数据。

同中央环保督察不同的是,此次“回头看”并没有等到督察全部结束后统一发布反面典型案例,而是在督察组进驻期间就累计公开了53个典型案例。国家环保督察办相关负责人解释说,这是要形成震慑力,让当地官员在督察期间就“坐不住”,以便更快推动问题解决。

举个例子。

6月6日,在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对宁夏开展“回头看”的第六天,督察组就约见了银川市市长杨玉经和副市长徐庆,约谈问题就包括了群众集中举报的泰瑞制药。

6月22日,多年异味扰民的泰瑞制药在督察组进驻期间,发布了《关于决定全面停产实施搬迁计划的公告》。公告称,鉴于短期内无法实现“无逸散、不扰民、零投诉”的整治要求,公司决定全面停产,实施搬迁计划。

“回头看”的威力仍在持续。

10月19日至20日,在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向河北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一天之后,河北省委、省政府两天内连续召开了三次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整改工作推进会议。

10月19日下午,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河北省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方案》。

10月19日晚上,河北省长许勤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认真贯彻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河北省开展“回头看”情况反馈会和第121次省委常委会会议精神,研究部署省政府系统整改落实工作。

10月20日上午,河北召开全省推进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专项督察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工作会议。省委书记王东峰强调,要深入解决整改不坚决不彻底不到位问题,严格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

顺便说一下,政知君从生态环境部获悉,第二批“回头看”正在准备中,将适时启动。

这场“环保风暴”,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来源:政知见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站位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