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落马官员敛财过亿:煤老板载300万现金送其家中

原标题:被“围猎”的内蒙古原副主席白向群及6名下属的官商往事

10月19日,十九大后内蒙古“首虎”白向群被开除党籍、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中央纪委监委通报指出,其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气,而在宣布“双开”的现场,白向群也表示“懊悔万千”,“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

落马前,白向群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领导中排名第三,主要负责教育、民政、国土资源、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和人民防空等方面的工作。

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注意到,截至目前,白向群有6名下属先后落马,包括侯凤岐、薄连根、武文元、何永林、陈文库、齐国芳,他的这些落马下属亦多与商人交往,收受巨额贿赂,甚至还出现了私藏枪支等。

白向群被“双开”的现场。图片/中央纪委监委视频截屏

白向群被“双开”的现场。图片/中央纪委监委视频截屏

白向群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气 

中央纪委监委通报称,白向群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原则,私欲极度膨胀,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大搞权钱交易,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气,贪得无厌、腐化堕落,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是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

据报道,乌海煤老板出身的商人李雪涛与白向群熟络,其生意版图在相识白向群后迅速扩大,涉及煤炭、房地产、陶瓷、旅游产业等领域,在其经营的多个公司项目中,均有白向群身影。

地处黄河上游的内蒙古乌海,东、北隔甘德尔山与鄂尔多斯搭界,南与宁夏石嘴山市隔河相望,是著名的“煤都”。乌海煤炭储备量大,已探明储量30多亿吨,以优质焦煤为主,占内蒙古自治区已探明焦煤储量的60%左右。

李雪涛经营煤炭生意起家,后转向陶瓷、旅游、地产,目前是当地七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身价数十亿,此前当选为内蒙古人大代表。

官方信息显示,今年4月12日,内蒙古自治区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公安机关提请的《关于提请许可对人大代表李雪涛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函》,会议决定许可公安机关对自治区人大代表李雪涛采取强制措施。

13天后,白向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李雪涛旗下的公司中,成立于2009年12月的乌海市甘德尔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下称“甘德尔公司”)和2007年成立的内蒙古海美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美斯集团”)为其核心资产。据媒体报道,两家公司的运营项目与白向群多有涉及。

2003年,白向群调任乌海,任乌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此后逐步升任乌海市委书记,其在乌海任职达8年。

白向群任职乌海时,当地拥有大小煤矿1400多家,国有重工业企业1000多家,大部分都是重污染和高耗能企业,如何转型是乌海面临的一大难题。依托资源优势发展起来的海南区便是其中的典型——该区主要发展以煤炭、电力为生的能源工业和以建材、化工为主的原料工业,虽然为地方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造成的污染也日趋严重。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因环境问题,白向群曾被上级部门约谈,被告之如达不到国家规定的环境治理要求将就地免职。在此背景下,乌海市实施了一系列的重大变革和重大项目。其中,甘德尔景区,就是当地实现经济转型的重要项目。

甘德尔山景区位于乌海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库区东侧,濒临黄河,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于2008年8月开始新建。2009年8月,甘德尔山博物院工程正式开工,开发商就是李雪涛旗下的甘德尔公司。该公司2009年12月7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亿余元,法定代表人为李海涛。大股东李海涛持股1.9亿元,系李雪涛的兄弟,李雪涛持股1005万元。据《财经》报道称,甘德尔山博物院项目建设,之前由乌海市政府具体负责实施,后采用煤炭资源置换模式,委托李雪涛出资建设,李雪涛由此换得乌海当地两个可以采煤的工程项目。

2011年2月,在乌海工作整8年后,白向群履新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1年后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

据当地媒体报道,白向群不仅主政乌海期间,经常视察甘德尔山景区项目进度,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后,依旧十分关心甘德尔山博物院项目。这期间,由于对于甘德尔山博物院外形被建设为成吉思汗雕像,内蒙古自治区一位官员曾提出否定意见,该景区建设一度停滞不前,白向群得知后将该官员调离内蒙古。

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5月19日,刚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的白向群,即前往林雪涛旗下的另一家公司——海美斯集团进行视察。海美斯集团位于乌海市区18公里外的千里山生态工业园区内,属乌海市能源城经济转型的重点建设项目,也是环保综合利用项目典范。

白向群在乌海主政期间,曾将城建作为经济发动机,实施包括“工业进园区、农业进大棚、农民进城市、居民靠农村 ”,15万的矿区人口搬迁、棚户区改造、城乡一体化等工程。

但在白向群调任锡林郭勒盟盟委书记后,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造工程中的种种腐败开始显露。2012年初,在“农民进城”中被违规征地的部分农民开始上访举报,乌海市立案侦查案件22件、涉及30人。当地官方称,“乌达区征地拆迁案件”是乌海建市以来查处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也最为典型的一起违法腐败案件。

 

继任者侯凤岐家财过亿,还“钱生钱”放贷上千万元 

2008年2月和2013年5月,侯凤岐先后接任白向群晋升或调任后的乌海市市长、乌海市委书记空缺。

2015年11月20日,侯凤岐落马,2017年10月,侯凤岐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获刑17年。其妻杨秀娥也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法院共查明侯凤岐的财产超过1亿元,其中受贿事实30起,最小的一笔为3万元,最大的一笔近1000万,均是商人所送。除了大肆受贿,这夫妻二人通过商人还钱生钱,比如购买商铺和房子、股票投资、放高利贷等,进而把赃款洗白,获取更大的利益。

侯凤岐仅在一个煤老板身上多次受贿,共达上千万。据判决书显示,2008年9月的一天,侯凤岐刚上任乌海市长没几个月,乌海市某矿业集团董事长张某为了一个采煤工程,拎着一个文件袋来到侯家。张某说侯担任市长之前,公司获批了5万平方米的灭火工程项目,实际就是采煤工程。希望侯市长给市煤管局打个招呼,允许延期抓紧开采。侯凤岐沉吟片刻,说可以考虑。张某临走时把文件袋留下,袋里装着15万美元。

2009年7月初,张某又来到侯凤岐家中,这次他从自驾车后备箱里分别搬下来三个酒箱子,每个箱子装了100万现金,共计300万元。过了两个月,张某见事情并没有办妥,于是再次登门至侯凤岐家中,从汽车后备箱搬三个纸箱子到侯凤岐家一楼,里面又装着300万元现金。此后,张某如愿以偿,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

张某第四次送钱是2010年4月的一个晚上,“事前,张某先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他们公司在夭斯图的灭火工程还没有施工完毕,还需再次延期开采,要我帮助协调。我答应了张某的要求。过了三四天的一个晚上,张某就到我家里,我们之间已是老朋友了,他来我家显得也比较随便。这次张某又从他开的车后备箱将三个纸箱子搬进我家一楼厅里,三个箱子共计装了300万元。这回我让他把箱子拿回去,他没听,自顾自开车走了。”

就这样,侯凤岐在张某一人身上就收受了15万美元和900万人民币。

另外,侯凤岐夫妇在收受巨额贿赂之后,通过购买商铺和房子、股票投资、放贷等方式,试图将赃款洗白,进而获取更大的利益。

据判决书显示,侯凤岐的妻子杨秀娥曾在北京、呼和浩特等地共买了5家商铺,又在呼和浩特、海南等地购置5套房产,并从2007年开始使用他人名义开了5个股票账户,涉案金额1100余万元。此外,放贷是侯凤岐夫妇“以钱生钱”的重要途径,在2009年至2010年期间,其在当地一家公司老总倪某处放贷过160万元,2014年年底收回来时,金额已经翻滚到400万。

另外一个例子更为典型,据内蒙古春雪羊绒有限公司董事长武某交代,侯凤岐从2006年开始,按照20%的年利率,在他公司放贷约1300万元。

两个老部下热衷与商人交往,大肆受贿获刑 

与侯凤岐一样,白向群曾经的下属薄连根、武文元,也热衷与商人交往,大肆受贿,最终身陷囹圄。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披露,曾任乌海市副市长、市委常务副书记、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内蒙古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理事会主任的薄连根,平日里喜欢和商人老板交朋友,围绕在其身边的开发商们,为了各自的利益,或以金钱为诱饵、或以娱乐为纽带,主动与薄连根拉关系、套近乎,迎合他的需求。薄连根在大小老板们的簇拥下,经常出入星级酒店、公馆会所,在吃喝玩乐中腐蚀着自己的灵魂。

据许多知情人讲,薄连根平时很少回家吃饭,接受老板们宴请只喝茅台酒,一桌宴席上万元是常事,一晚上消费几万元也是常事。薄连根曾经让人一次就给他送上10箱茅台。

据当地媒体报道,薄连根在乌海市及呼和浩特市担任领导职务期间,受贿27起案件,每次受贿少则数万多则数百万,收取的贿赂既有现金、银行卡,也有房屋、贵重物品等,所涉房产就有10套。薄连根受贿时,连经济适用房也不放过,一次就收受了数套。

薄连根在乌海市任职期间,曾介绍和推荐常某某参与乌海市海勃湾污水厂、垃圾处理场等重大工程建设。常某某参与这些项目捞到好处之后,在三亚为薄连根购置了一套房屋。

当地知情人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薄连根被调查是因乌海市有人举报,但随着案件调查,发现其在呼市任内和供销合作社任上也存在贪腐受贿行为。

一审判决书显示,薄连根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间接受贿合计人民币3897万余元,另还有美元9万元、欧元0.5万元,被判死缓。

白向群在锡盟任盟委书记时的下属武文元亦多次收受商人贿赂。

武文元2010年10月调任锡盟盟委副书记。一年多后,白向群升为副省级官员,武文元则成了正厅级的农信社党委书记。

2014年9月,武文元落马。2016年10月,其因犯受贿罪获刑七年,并被处罚金六十万元。检方指控其受贿337万余元。

上游新闻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得的关于内蒙古一家运销公司单位行贿判决书显示,武文元在任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分管工业期间,为该公司建立独立的铁路运输户头及增加煤炭铁路外运指标,曾帮助由呼和浩特市政府出具了相关文件,并向自治区政府上报及向呼铁局发函。

在2004年,该公司申请对当地一处煤矿外围进行资源勘查,武文元在有关文件上签署了意见,并安排呼和浩特市政府办公厅出具了相关文件,并向自治区政府上报。

后来,该公司负责人王某为了感谢武文元提供的帮助,于2008年春节前一天上午,到其办公室,送给他现金1万元。2009年11月份,武文元母亲去世,王某去吊唁时,送给其现金1万元。到了2011年春节期间,王某某请武文元全家吃饭,在吃饭过程中,王某某以吴的女儿出国留学名义,送给其现金3万元。

除侯凤岐、薄连根、武文元等白向群三个曾经的下属已获刑外,他的另外三个下属亦落马。

何永林曾在白向群任职乌海期间担任市委秘书长、副市长,其在巴彦淖尔市委书记落马,被检方指控涉嫌受贿、玩忽职守、巨额财产来源等三宗罪,该案一审已于今年3月开庭。

陈文库曾在白向群任职乌海期间担任海南区区长、区委书记,其在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任上落马,检方今年10月9日发布公诉信息,指控其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等五宗罪。

齐国芳曾是白向群担任乌海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的秘书,其在乌海市政府秘书长任上被查,在今年9月14日被“双开”后被移送司法机关。

来源:上游新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其家 官员 现金 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