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政治局定调经济新形势 几大信号确认“政策底”

原标题:新变化!政治局定调经济新形势,重点提及资本市场!几大信号确认“政策底”

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31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

本次会议有几大主要看点:

一是强调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

二是新增资本市场改革表述,强调激活市场活力;

三是再提“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四是未提去杠杆;

五是未提房地产调控。

1总结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情况

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

2对当前经济形势作出最新判断

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

3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形成原因

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国经济正在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外部环境也发生深刻变化,一些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

4部署下一阶段经济工作重点

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有效应对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确保经济平稳运行。

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促进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围绕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制度建设,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继续积极有效利用外资,维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

1如何看待当前经济形势?

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国经济正在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外部环境也发生深刻变化,一些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

解读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和7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相比,此次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是“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大”。从经济数据来看,三季度GDP增速下行速度加快,10月制造业PMI濒临荣枯线,分项指标大都在走低,指向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7年经济超预期主要依靠出口和PPP,2018年前三季度GDP累计同比增速之所以还有6.7%,很大程度上依靠出口和房地产投资。目前来看,世界经济复苏放缓,新出口订单指数持续下降,这些都指向外需回落;2018年房地产投资极具韧性,增速基本维持在10%左右,房地产投资高增速主要是三四线城市带动,而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催化剂(棚改货币化安置)大概率是减弱的趋势。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会议明确指出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让企业保持比较好的预期。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悲观。另外,会议提出要保持政策的前瞻性和灵活性,这有助于给市场以理性的认识。

鲁政委指出,会议提到,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这在经济结构转型的过程当中是不可避免会出现的。这个过程是优胜劣汰的,一些企业要调整,而另外一些企业仍然有不错的表现。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认为,相比于7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本次会议一是再次使用了“稳中有变”的提法,同时明确指出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这表明当前经济运行确实遇到一些困难,下一步必须要给出针对性解决办法。二是本次会议对微观市场主体经营给予了较多关注,提出“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进一步要求必须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研究解决民企、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事实上,最近中央已经出台了不少政策,下一步关键是要落实到位。三是明确指出“要切实办好自己的事情”,这也是本次会议通稿中的重要表述,办好自己的事,就是要坚定不移推动高质量发展,继续做好“六个稳”,做好改革开放等事宜,归根结底,就是要“以办好自己的事”这个“不变”应对当前经济运行中的“变”。

2当前经济运行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如何解决?

会议强调,面对经济运行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解读

潘向东认为,当前经济运行的主要问题在于供给体系难以适应需求体系的变化,供求之间存在结构性偏差,需要及时调整。

对于解决这一问题途径,潘向东认为,市场自然出清做减法,政府可偏重从供给侧进行改革做加法。首先,遏制地方政府无序举债,地方政府参与到经济体的行为应该受到约束;其次,有效遏制房价的过快上涨,快速推出共有产权房、租赁房等;再次,打破阻碍城市化进程的制度约束,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加快城市化进程,提升内需;然后再进一步,加快改革,打破制约消费升级的供给体制约束。

3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有哪些?应该如何解决?

会议强调,要切实办好自己的事情,坚定不移推动高质量发展,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有效应对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确保经济平稳运行。

会议强调,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促进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解读

潘向东认为,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有经营困难与融资困难。一方面,民营企业利润增速不及整个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另一方面,信用收缩下,民营企业与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突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待疏通,银行风险偏好依然不高。

要解决这些困难,潘向东认为可以考虑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银行可适当提高民营企业信贷比例;二是建立新的激励兼容机制;三是在治理整顿的时候,给民营企业留缓冲时间。

4资本市场应该如何改革?如何激发市场活力?

会议强调,围绕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制度建设,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继续积极有效利用外资,维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要改进作风,狠抓落实,使已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尽快发挥作用。

解读

潘向东认为,应该从以下几方面加强制度建设:一是加强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通过完善上市公司治理、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来加强市场主体的自我约束;二是在资源配置方面,通过鼓励地方政府和私募成立基金,化解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三是通过修订《公司法》、《证券法》等,完善资本市场法律体系;四是稳步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吸引海外长线资金投资国内资本市场。

激发市场活力方面,潘向东认为,第一,优化监管、交易程序。通过完善金融监管程序,在防范经济金融风险的同时,优化正常交易程序,降低交易成本,吸引投资者入市。同时,也要使金融监管程序制度化,稳定投者的预期。

第二,监管机构尽量少直接干预市场。让投资者能够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和市场预期买卖,以及上市公司根据自身需求实现股权回购,实现公平交易。

第三,加强投资者保护。通过完善监管制度,加强信息披露,规范市场秩序,提高违法成本,保护中小投资者的权益,提高投资者信心。

第四,进一步加快对外开放。可以争取扩大A股纳入MSCI等国际指数的比重,推进沪伦通进展,完善外商投资证券、期货管理办法,改进QFII、RQFII机制,等等。同时,还要做好跨境资本流动方面的管理。

来源:中国经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