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分不清“打黑”和“扫黑”?中央还点出哪些问题

原标题:分不清“打黑”和“扫黑”?中央还点出哪些问题

扫黑除恶的案例一直在披露,前几天,湖北黄冈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汪治怀与黑老大称兄道弟的事儿刷新了大家对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认知,“护黑局长”被双开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这是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轮督导成效的一个缩影。 

从1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以来发生了诸多大事儿,其中一件必须提及的就是中央派出10个督导组前往10省市开展扫黑除恶督导工作。随着中央第8督导组10月29日向广东省反馈督导情况,至此,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央第一轮督导全面收官。 

根据部署,2019年,中央将组织开展第二轮、第三轮督导,并力争在上半年实现督导全覆盖。 

那么,第一轮督导出了哪些问题?又提出哪些建议?下一阶段的重点是什么?

进驻期间10省份打掉涉黑组织96个

此前,10月16日至17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在湖北武汉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会上说,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处于从全面推开向纵深推进的新阶段,是承前启后、对专项斗争整个走势具有决定意义的关键阶段。 

他还表示,经过前一阶段工作,浮在面上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得到有效遏制,下一步需要触及隐藏更深的黑恶势力。 

这些话至少印证,一个阶段结束了,新的阶段要开启。 

这个阶段结束的标志之一就是中央扫黑除恶第一轮督导的结束。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召开前4天,10月12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第三次会议,听取中央扫黑除恶第2至第10督导组督导情况汇报。 

△10月12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第三次会议

△10月12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召开第三次会议

郭声琨在会上说,督导期间,各督导组始终把发现问题、推动问题解决作为督导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发现了一批各地在开展专项斗争中存在的问题。下一步,全国扫黑办将会同各督导组,对督导发现的问题紧盯不放,推动被督导地区认真整改、逐一销账,确保督出实效。 

如今,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央第一轮督导全面收官。据新华社,第一轮10个中央督导组进驻期间,10个省市打掉涉黑组织96个,查扣涉案资产50余亿元,有1386人投案自首,推动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791起,党纪政务处分572人。

山东:没有从“打黑”转变到“扫黑”

根据部署,下一步全国扫黑办将会同各督导组,对督导发现的问题紧盯不放,推动被督导地区认真整改、逐一销账。 

那么,督导组发现了哪些问题呢? 

政知见(微信 ID:bqzhengzhiju)注意到,各督导组基本都从政治站位、依法严惩、综合治理、深挖彻查、组织建设、组织领导等方面向地方反馈督导意见。 

首先,根据要求,中央督导组始终把政治督导居于首要位置。在政治站位上,一些省份就被指出存在问题。 

例如,中央第6督导组向河南省反馈问题时就提及,一些地方和部门对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认知不足,政治站位不高,问题意识不强,宣传发动广泛性、深入性、针对性不够,仍存在“上热中温下凉”现象。 

除了“上热中温下凉”,还有上热下冷或两头热中间冷现象。在中央第4督导组向福建反馈督导情况时说到,有些地方和部门存在上热下冷或两头热中间冷现象,有的突击应对督导检查,有的宣传发动表面化形式化。 

除此之外,中央第5督导组在向山东省反馈时点出,有的地方和部门对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认识不足,思想上没有完成从“打黑”到“扫黑”的转变,工作积极性不够高。 

当然,政治督导首先要抓住“关键少数”。值得一说的是,针对这一问题,中央督导组在地方一直推动“五级一把手履职督导谈话”。有一个数据,一个月时间内,仅中央督导组直接谈话的党员干部就有6246名。

河南:扫黑与“打伞”数量不匹配

扫黑除恶案件,重点就是要深挖彻查,包括深挖备受关注的“保护伞”。 

在中央督导组反馈的深挖彻查方面,重点点出一些省份打击不力问题,尤其是打击“保护伞”方面。 

比如: 

福建省工作开展不平衡,有的对“打伞”仍有顾虑,有的重点案件问责追责不够到位; 

山东省有的地方“扫黑”与“打伞”衔接不顺畅,深挖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不到位; 

河南省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不够,一些地方落实“一案三查”不到位,扫黑与“打伞”数量不匹配,存在“量少”问题; 

四川省“保护伞”线索核查缓慢,查办有影响的典型案件少,问责倒查少。 

前文我们提及湖北黄冈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汪治怀案,这是湖北纪委监委直接查办的黑恶势力“保护伞”第一案。据新华社,督导工作启动以来,各中央督导组推动10省市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791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72人,移送司法机关178人。 

读者应该看到过很多大力打击“保护伞”的案件,比如山西90余名公职人员为黑恶势力头目“小四毛”充当“保护伞”案,就是在督导组进驻期间公开曝光,一案牵涉90多名公职人员,在当时引起很大关注。

湖北:扫黑除恶专项经费落实不到位

在反馈的问题中,还有一类是组织建设和组织领导方面,主要针对地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扫黑办的工作提出问题。 

比如:

山西有的地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工作开展不力,扫黑办统筹协调不够,联动机制不健全、运转不顺畅,在人财物保障上还有不足;

福建有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权威不足,有的地方扫黑除恶办案专业办案力量配备不足;

河南部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组织机构职能作用发挥不够明显,统筹和协调各方力度不够,成员单位之间相互沟通不及时不顺畅,影响了工作开展;

湖北有些地市基层警力不足,警力调配不合理,专业保障不到位,扫黑除恶专项经费落实不到位。 

因此,加强组织领导也是扫黑除恶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内容之一,扫黑除恶“上下联动一盘棋”,这里指出的是地方“上”的问题。

福建:一些地方村干部待遇较低

说完“上”的问题,我们来说说“下”的情况。 

“下”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农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部分村“两委”换届选举存在问题。比如山西被指出有的村“两委”班子存在带病上岗问题;辽宁对部分村“两委”换届选举身份排查不够严格;福建部分地区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存在死角,一些地方村干部待遇较低,部分地区农村集体经济薄弱。 

说到“下”还有一点值得一说。在专项斗争中,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上下一般粗”“水流不到头”,对此,中央督导组在督导过程中分成若干个小组进行下沉督导。 

下沉督导我们曾经发文专门谈论过,根据部署,在下沉督导前,中央各督导组整理汇总群众举报,带着线索问题下沉。下沉督导中有实地暗访,有座谈会听取案件汇报,有的直接前往县乡村基层一线和群众直接对话。 

据新华社报道,在第一轮督导中,中央督导组共下沉到107个市421个县682个乡镇865个村,发放调查问卷1万余份。

来源:政知见   作者:高语阳 潘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央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