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地铁上的长者是位部级领导,她谢绝了让座

原标题:地铁上的长者是位部级领导,她谢绝了让座

“那位满头银发,独自乘坐地铁的长者,是上海市原副市长谢丽娟女士……”“那位满头银发,独自乘坐地铁的长者,是上海市原副市长谢丽娟女士……”

最近,有网友在微博上传了一张照片:年逾八旬的谢丽娟背靠车门独自站立,白发苍苍淡定自然。发布照片的博主称,她始终保持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之优雅,朴素之美,令人钦佩。

其实,有不少人曾在公交车、地铁上偶遇谢丽娟。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记得,此前也有多名网友晒出谢丽娟搭乘公共交通出行的图片,有的配文还说,“其他乘客也认出来了,但她谢绝了我的让座”。

谢丽娟乘地铁多次被网友拍到谢丽娟乘地铁多次被网友拍到

公开资料显示,谢丽娟1936年出生,浙江湖州人。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医疗系,1985年至1996年任上海副市长,此后转任上海政协副主席。

对于谢丽娟,上海的小伙伴一定印象深刻。有媒体曾报道,谢丽娟为人非常朴实亲切。在她当上海副市长时,有一次开会台下坐着很多学生,轮到谢丽娟讲话时,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全体同学听我口令,起立!先活动一下!事后谢丽娟解释说,“同学们正在长身体,刚才坐了这么久,血液淤积了,对身体生长不好的。”

学医出身的谢丽娟从政前,曾是一位内科医生,担任过上海市卢湾区中心医院主治医师、副院长。有网友曾爆料,在做实习医生时查到过一份谢丽娟所写病历,“字迹清晰,病情描述条分缕析,堪称病历撰写典范”。

相比政府官员、医生这些身份,鲜为人知的是,谢丽娟还是上海少儿住院互助基金的创办人,这个基金拯救过许多困难家庭。

据《中国红十字报》报道,1988年12月,14位白血病患儿家长联名写信给时任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寻求帮助。信中写道:“当我们先后获悉自己的孩子患病时,如晴天霹雳,五脏俱焚,惊感大祸临头。在精神与物质双重压力下,我们谁也承受不了……”字里行间透着四个字——救救孩子!

朱镕基当即批示,要求分管教育、卫生的副市长谢丽娟牵头组织调研。后者回忆说,看了这封信后,既同情又痛心。这些家庭因为孩子患病,不仅经济崩溃了,家长的精神都崩溃了,“我坐立不安呐!觉得这确实是政府的责任”。

1996年,上海少儿住院互助基金正式创建,谢丽娟正是创办人之一。20年后的2016年,当有网友在地铁中再次邂逅谢丽娟,闲聊中提起这件事时,没想到,她仍然在为此事操心。“我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那些无力承受巨大医药费家庭的孩子。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能为社会做一点点贡献。”她说。

左起:刘结一章启月夫妇、戴建平、张召忠乘地铁左起:刘结一章启月夫妇、戴建平、张召忠乘地铁

事实上,不光是谢丽娟,很多高级别官员如今出行都非常“绿色”。

去年10月,刚从联合国卸任不久、转任国台办副主任的刘结一,就被拍到与妻子章启月一起,搭乘北京地铁10号线。

在担任我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的时候,刘结一发言霸气,屡扬国威,被国人“封”为中国外交“怒怼天团”成员,这与他低眉垂首乘地铁时的暖形象形成鲜明反差。

此外,广州前市长、现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建华,杭州常务副市长戴建平、“局座”张召忠等等官员和将领,也都先后在地铁上被眼尖的网友发现。

其实,乘坐地铁没有堵车烦恼、路上浪费的时间也更少。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官员选择公共交通出行,而类似的“偶遇”也逐渐变成了“常遇”。

最后,回到最初的话题,如果有一天,你在地铁上邂逅高级官员,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体验?别的不说,质朴如斯的他/她,或许你都认不出来吧……

来源:长安街知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部级 长者 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