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80后白发书记走红后烦恼:不想让母亲知道这事

原标题:80后白发乡党委书记走红之后的烦恼

来源:红星新闻

一张苍老的面孔,一头醒目的白发,让拟提名为云南省大姚县政协副主席的湾碧乡80后党委书记李忠凯瞬间火了。

这几天,他的电话被打爆,同样的问题,他往往要回答媒体很多次。有人开始向他推销养生药,从不联系他的函授大学母校,也突然邀请他参加本月底的校庆。

“我还很年轻,我经得起质疑。”11月17日晚间,在接受完一波又一波媒体的现场轮番轰炸后,李忠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与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单独谈话,“外界觉得很奇怪,但我很无辜,也很无奈。”

 ▲11月17日,李忠凯回答媒体的提问时称,称自己并不想以这种方式被关注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11月17日,李忠凯回答媒体的提问时称,称自己并不想以这种方式被关注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李忠凯认为自己是一名普通的基层干部,不值得外界如此兴师动众地去关注。他的工作计划被打乱了,他为此而惶惑,同时担心哪项工作没做好,反而因此被无限放大。

去湾碧乡

看中他的基层工作经验

李忠凯是在11月16日下午突然“火”起来的,火之前的三天里,他主要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是11月13日上午到大姚县政务中心民族会堂,参加楚雄州委组织部召开的大姚县全县干部大会。第二件,是与县里的一个脱贫攻坚督查组会合,讨论湾碧乡的扶贫工作。第三件,是全力应对白格堰塞湖溃坝后洪峰过境。

大姚县全县干部大会的主要内容,是对拟提名的大姚县政协副主席等职进行无记名投票,最终李忠凯被选为该职候选人。

生于1980年8月的李忠凯是个标准的80后,他的基层干部生涯,是从他的老家七街乡林业站开始的。

1999年底,李忠凯从楚雄州农业学校中专毕业,分配到七街乡林业站当一名普通的职工,2004年升任为七街乡林业站站长。2006年,大姚县实施乡镇体制改革,七街乡、仓街并入县城所在地的金碧镇,李忠凯担任金碧镇林业站副站长。2007年,李忠凯担任仓街村委会支部书记,后任金碧镇镇长助理,继而任金碧镇副镇长、党委委员、武装部长(三个职务一个人)。

李忠凯是于2012年7月来到湾碧乡的,该镇距离县城168公里,是大姚县最偏远的乡镇,从县城驱车4个多小时方可抵达。

 ▲李忠凯下乡工作照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李忠凯下乡工作照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当时湾碧乡正在建观音岩水电站,基层干部主要的任务,是水电站库区的移民搬迁工作。”李忠凯告诉红星新闻,湾碧乡移民搬迁任务重,而他之前在金碧镇主要负责征地、拆迁工作,上级将他调任至此,是看中了他这方面的工作经验。

拆迁工作中常常会遇到一些硬骨头,李忠凯的体会是,“群众工作无捷径,只能靠反复的情感沟通。”他说,他遇到困难大的,都是一户户去落实,逐户逐户做工作。

但李忠凯也坦言,去这个最偏远的乡镇工作,他并非没有一点想法,“当时女儿才上幼儿园中班,我会觉得亏欠娃娃。可库区移民工作任务重,我又必须顶上。”

李忠凯的新职务,是湾碧乡人大主席团主席。他回忆,当年7月他到湾碧乡时,“头发有一些白的,但没有现在这么多。”

彼时,大姚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的车宜刚,已到湾碧乡下基层工作了一年。车宜刚生于1981年4月,“的确猜不到他只比我大一岁。”车宜刚现任湾碧乡乡长,也有很多白发冒出。

 ▲湾碧乡乡长车宜刚(1981年生)、党委书记李忠凯(1980年生)、宣传委员杨正龙(1985年生)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湾碧乡乡长车宜刚(1981年生)、党委书记李忠凯(1980年生)、宣传委员杨正龙(1985年生)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乡政府所在地在的金沙江东南岸是观音岩水库库区,放眼看去,可见500米宽的清澈湖面。车宜刚说,此地海拔1134米,一年最高气温为43摄氏度,紫外线强是当地人的普遍感受。

李忠凯刚到湾碧乡时,此地环境更为恶劣,“县城到此只通一条弹石路,一旦遇到道路滑坡,湾碧镇就会变成孤岛。”他说,那种情况下去县城,只能坐船穿过金沙江,到对岸的丽江市华坪县,然后经攀枝花、永仁县再回到大姚县,前后需一天方可抵达。

 ▲工作中的李忠凯,照片中的黑发是染发所致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工作中的李忠凯,照片中的黑发是染发所致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不解释

哪怕被生人叫“老哥”

李忠凯说,他在湾碧乡后的基层工作,既是不断变化的,也是不断交织的。

2014年4月20日以前,湾碧乡基层干部,主要精力都放在库区移民上。李忠凯介绍,这项工作涉及到809户3019人,“若加上在淹没区拥有农作物土地的,共涉及到4155人。”

这些移民目前搬迁到了乡政府所在地,住所从原来的土房变成了砖房,“他们的居住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年有意见的百姓,现在都感谢我们。”

移民之后的另一项艰巨工作是脱贫攻坚。据湾碧乡2017年末的统计数字,该乡辖11个村委会,1个社区居委会,124个村民小组,4690户18154人,其中农业人口占96 。6%。至今年10月,全乡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647户6477人。

该乡今年的扶贫攻坚计划,是让腊务堵、高坪子2个贫困行政村,湾碧、白坟坝、茨拉等8个深度贫困村脱贫退出,611户2303人脱贫。明年,再计划脱贫55户203人,贫困发生率为1.16%。

李忠凯说,扶贫攻坚与库区移民工作有一部分一脉相承,“我们还要花很多精力去化解移民的后续矛盾,帮助他们恢复生产生活。”

李忠凯的头发正是在这种工作环境下陆续变白的。搭档车宜刚发现,尽管日常不留意,但时间久了,会发现李忠凯的白发“越来越多”。

翻看李忠凯年轻时照片,发现他“又瘦又嫩”。而在当地,李忠凯“显老”则是一件同事们都习以为常的事。大姚县县电视台记者李志祥在湾碧乡蹲点采访扶贫报道三年,“除了第一面看到有点惊讶,平常大家都不做讨论。”

 ▲李忠凯年轻时,网友评价其“嫩、瘦”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李忠凯年轻时,网友评价其“嫩、瘦”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李忠凯说,这些天有朋友给他发微信,提醒他“注意养生”,但他身体健康,体检无大碍。至于找他办事的老百姓,“只关心他的事情能不能办好,不可能过问我的真实年龄。”

在日常生活里,李忠凯对周围人的反应早已习惯,“就算年纪比我大的,叫我老哥的也居多,但我从不解释。要是有朋友在,他们就会解释说,别叫老哥,他比你还小。”

今年9月,楚雄州委组织部公示了20名优秀基层干部,李忠凯是其中之一。当地官方称,评选出这些优秀基层干部,是为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树立鲜明的基层导向,在全州上下营造勇于担当、敢于作为,锐意进取、奋勇争先的良好氛围。

李忠凯说,这20名优秀基层干部,10名是乡镇党委书记,10名是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大姚县的两名获选者全部来自湾碧乡,除了李忠凯,另一人是湾碧乡巴拉村委会主任凤云琼。

看相貌

与真实年龄“的确有些差距”

李忠凯获得广泛关注,起因并非“优秀基层干部”的身份,而是大姚县政协副主席的一次提名。

这是李忠凯那几天参加做的第一件事,参加这次大会的,主要是大姚县各班子主要领导、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以及各级部门的主要负责同志。

在州委组织部的一名副组织部长公告了空缺的岗位、需要符合的条件等事项后,在场干部开始进行无记名投票。随即州委组织部出示了考察预告并找人谈话,了解刚刚选举出来的候选人个人情况。

李忠凯被提名为县政协副主席,中午,他被通知需提供一张小1寸照片,同时汇报个人事项,以及近三年来的思想工作总结。

“我平常没有准备这些照片,只好临时去了县城的照相馆,花几分钟照了一张小1寸照片。”随后,李忠凯把这张照片及其电子版上交给了州委组织部。

 ▲楚雄州委组织部对李忠凯的任前公示

楚雄州委组织部对李忠凯的任前公示

李忠凯说,他样貌显老,这在大姚县的干部队伍里是众所周知的事,他从没想到会因这张照片引发后来的各种关注。州委组织部的一名副部长认识他,评价其样貌与真实年龄之间,“的确有些差距”。

楚雄州政府新闻办在11月16日发布的《关于楚雄州州管干部任前公示李忠凯照片与年龄差距较大问题的说明》中提到,李忠凯的出生年月在全国干部档案专项审核中已经做过核实,在提拔前再次做过审核确认。

11月13日晚上10点左右,李忠凯将候选人相关材料提交完毕。11月14日大早,他返回湾碧乡。

接下来他做的第二件事,是与县里的一个脱贫攻坚督查组会合,讨论湾碧乡的扶贫工作。这个督查组由县督察专员刘忠文带队,他们检查了冷山村委会至白坟坝村委会这条线路。

李忠凯回到办公室阅读前几天从县城带回的通知、文件,并等待刘忠文一行。下午,他们探讨了脱贫攻坚工作中存在一些短板,以及原来发现的一些问题是否得到整改。

刘忠文提出,贫困户的三卡(贫困户收入明白卡、享受政协明白卡、帮扶卡)的填写,湾碧镇相对规范,但全县却并未统一,对此李忠凯提出,这项工作需要从县一级层面解决。

11月14日晚开始,全力应对白格堰塞湖溃坝后洪峰过境,是李忠凯主要做的第三件事。这一阶段,有关的各种防范通知,从云南省防汛防旱指挥部等部门层层传达至湾碧乡。

李忠凯告诉红星新闻,当时洪峰过大姚县境的准确时间在反复调整,“从11月15日晚上11点改到晚上9点,最后又提前到下午6点。”

压力大

“火”前那晚睡了两小时

湾碧乡有金沙江段56公里,主要流经巴拉村委会、腊务堵村委会、湾碧社区、纳那村委会,其中共有26户人97人存在被洪峰淹没的危险,“当时估计水位线可能上涨15米。”

11月15日早上9点,李忠凯带领乡水管站站长刘开国、派出所所长徐华贵等人,依据省里的要求到巴拉、腊务堵两个村启动防洪预案。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的一份云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电文显示,此项工作要“全覆盖,不留死角”。

“对这97个人,我们要求村委会,驻村工作队、村小组组长具体落实到每个人,找不到的人,要弄清楚这个人在什么地方。”李忠凯说,除了“人”的工作,金沙江沿线的渡船、渔船、私人船只要固定好,牲畜要转移, 施工企业、劳作的村民要撤离,乡内4级公路通向金沙江的分路口,要用彩带等设置安全警示标识,并安排专人值守。

当天下午5点多,云南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章吉青来到湾碧乡,督查湾碧乡的防洪工作,李忠凯陪同。不过,洪峰并没有在预期的下午6点过境,“吃晚饭时,上级又通知,洪峰来的时间延迟到11月16日上午9点。”

当晚,大姚县副县长汪光献召集湾碧乡的几个主要领导干部,继续开会商讨应付洪峰事宜。汪光献同时是湾碧乡扶贫攻坚工作的县市责任领导,他同李忠凯还单独谈了谈其他工作。

晚上23时27分,李忠凯刚刚躺下准备睡觉,派出所所长徐华贵打来电话,报告称上游的铁所乡的金沙江水位,在刚刚过去的20分钟时间里上涨了30厘米。

李忠凯判断,水位上涨的速度有点快,他带了派出所所长等人,花40多分钟时间跑到多底河水电站,着手设置观测标识。多底河是距离铁所乡最近的水电站,监测发现,在一个小时里,多底河水电站水位上涨了50余厘米,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间里,又上涨了5厘米,此后再无明显变化。

李忠凯于11月16日早上凌晨5点回到住所,7点10分,李忠凯起床陪同督查组的人吃了早餐。上级告诉他,洪峰完全安全过境的时间,是当天的早上9点。

整个上午,湾碧乡都平安度过,洪峰并未造成任何人畜伤亡,督察组离开了湾碧乡,这个片偏僻的乡镇又回归的了平静。

中午,李忠凯召集乡长与几个副乡长开会,他打算花两天时间,到腊那村委会召开一次村庄环境综合整治现场会。

 ▲李忠凯下乡工作照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李忠凯下乡工作照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很无奈

“我还很年轻”

李忠凯计划中的村庄环境综合整治现场会从11月18日开始,“先是喊各村代表到下腊那、海子田两个村小组,看看这两个地方的环境如何整洁,再请这个两个村的干部,到其他村小组指导大家怎么做。”

但这项工作不得不推迟了,李忠凯在下午4点18分接到了县委组织部部长何媛媛的电话,“要求我准备户口册、身份证、结婚证。”当时李忠凯并不知道准备这些材料是何意,他不清楚,当时外界正在疯狂讨论他这个面相苍老的80后。

楚雄州政府新闻办后来通报,针对外界质疑,为慎重起见,州委组织又迅速进行了深入的核查,确认公示中的照片为李忠凯本人。

“客观事实如此,我还很年轻,我经得起质疑。”11月17日晚间,在接受完一波又一波媒体的现场轮番轰炸后,李忠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与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单独谈话,“外界觉得很奇怪,但我很无辜,也很无奈。”

▲李忠凯走红网络,被媒体围住采访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李忠凯走红网络,被媒体围住采访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期间,他摁掉了几个陌生的来电,接到了函授大学母校邀请他参加校庆的电话,“他们之前从没给我打过电话。”

他接了女儿的电话,“女儿前不久摔了一跤,上学下学都要背。”他问女儿现在是否能正常走路。随即他又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问母亲晚上睡觉是否安稳。他说,他并不想让母亲知道这些天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件“莫名其妙”的事。

他所理解的80后群体,“无论是单位还是企业,都在担当重任。”对自己的理想,他说“具体没考虑太多”。他提到,他当林业站普通的职工时,想着早点当站长,认为站长只需要指挥,无需做具体工作。当他当站长时,又想着管理站长的那个副乡长轻松,“可真正走到这个岗位却发现,对上要付总责,对下要统筹,并不是那么容易。”

他坦言自己苦,环境苦,跟家人分离苦,“父母年龄大了,孩子现在上小学六年级,正是成长的关键时候。”可谈到因他引发的针对基层干部工作辛苦的讨论,他说,“生在这个时代,处在这个岗位,我们就要承担这个责任。”

他希望,有朝一日,能有一座桥飞架在湾碧乡的金沙江之上,这样的话,群众的生活会更好一些,脱贫攻坚的成果会更加稳固一些。他说,湾碧乡有几个村子才刚刚通上电,还有三个村小组正在抓紧时间通路。

李忠凯是在去年3月17日起正式担任湾碧乡党委书记的,他说,即便接下来担任县政协副主席,他仍将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

离开这个地方,“那肯定是湾碧乡摘掉贫困帽以后的事了。”

 ▲李忠凯下乡工作照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李忠凯下乡工作照   大姚县委宣传部供图

来源:红星新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白发 书记 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