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领导人为何到访这一“大众认知盲区”?有玄机

image.png

进行正题之前,先说几个国家的名字,看你能不能迅速反应出来在地球上的什么位置——巴布亚新几内亚、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萨摩亚、瓦努阿图、库克群岛、汤加、纽埃、斐济、文莱、菲律宾。

是不是除了菲律宾,大部分看上去都不太熟悉?

没关系。今天咱们就从这几个不太熟悉的名字说起。

亚太行

最近习总在外出访。除了参加APEC之外,还要对三国进行国事访问。所以,选择的国家就很重要。

这就是上面那串名字的由来——巴布亚新几内亚,是APEC峰会召开地,顺便国事访问;文莱、菲律宾,是之后去国事访问的目的地;而巴新、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萨摩亚、瓦努阿图、库克群岛、汤加、纽埃、斐济等八个太平洋岛国,习总则在APEC期间同8国领导人进行了集体会晤,这些也都是同中国建交的国家。

无疑,除了菲律宾之外,普通大众都不甚熟悉这些岛国。那么,为什么领导人如此重视与东南亚、南太平洋这些国家的关系呢?对中国而言,这一“大众认知盲区”又意味着怎样的战略机遇?

这些问题,当然要请教岛叔、北大海洋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胡波啦。

image.png

太平洋岛国分布图

侠客岛:公众普遍对太平洋岛国不太了解,能不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

胡波:我们这里所说的太平洋岛国,通常泛指南太平洋岛国,即分布在南太平洋的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外的27个岛屿国家和地区。

其中,有14个为独立的国家,包括巴新、斐济、萨摩亚、汤加、基里巴斯、瓦努阿图、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所罗门群岛、瑙鲁、图瓦卢、马绍尔群岛、帕劳、库克群岛和纽埃等;另外13个地区,尚在美、英、法等国的管辖之下。 

这些岛国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深受美国、日本、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影响。13个仍在美、英、法等国管辖下的地区自不必言,另外14个独立国家,也由于地理、历史等原因,与西方关系密切深远。

比如美国,二战后在此兴建了大量军事基地;澳大利亚、新西兰则历来将这一地区视为自家“后院”,给予大量军事援助。

image.png

2018年11月4日,一艘军舰停泊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

侠客岛:西方国家为何如此重视这一区域?

胡波:这些岛国虽然面积不大,看上去也很分散,不太起眼,但有其独特优势。

首先是地缘。由地图可见,太平洋岛国正处于太平洋的“十字路口”,西北方不远便是东南亚及中国、日本;南部是澳大利亚,东北部隔着一望无际的太平洋,遥望美国。

同时,这一块区域本就岛多、水深、域广、干扰少,也是世界各主要航线交汇处,远洋出海必经之地。这些特点,使其成为西方大国建立海外军事据点的理想选择,遂成战略要地。

image.png

世界主要航线在该地区分布

除军事意义、地缘优势外,这片区域蕴藏的经济潜能也不可小觑。太平洋岛国拥有将近2000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素以渔业、旅游业、矿产等资源丰富闻名于世。

image.png

太平洋岛国及专属经济区分布

比如此次APEC的举办地巴布亚新几内亚,矿藏就十分丰富:铜储量1200万吨,黄金储量1756吨,铜金共生矿储量约4亿吨,产量分别列世界第11位、13位。此外,还有富金矿、铬、镍、铝矾土、海底天然气和石油等资源。

又如斐济,渔业资源十分丰富,盛产金枪鱼,有2个金矿,还有少量铜、银资源,铝矾土、石油资源在勘探中。

image.png

世界主要远洋渔场分布

侠客岛:习总此行还到访东南亚国家文莱、菲律宾,这两个国家位于太平洋西岸。与太平洋岛国相比,这两个国家战略意义几何?

胡波:大体类似。作为扼守太平洋和印度洋联通的要道,东南亚是影响周边地缘安全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对中国来说,与东南亚地区相邻的东南沿海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与中亚地区相邻的西北内陆,则是中国重要的战略屏障和能源基地。

这些年来,美国不断与东南亚各国举行联合军演,“驻军扎地”,无非也是想借此占据核心支点位置,遏制中国。而且东南亚不少国家都与南海问题有关联,对区域经济、军事安全影响重大。

侠客岛:这两年中菲关系有明显的改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任后,已经三度访华。今天媒体还报道,杜特尔特称“外公来自中国”,希望退休后可以到中国买地,“建造房屋居住”。前两天他还对中国媒体笑称,“特朗普邀请我去美国,但太远了,没钱过去”。此次领导人到访菲律宾,两国会有怎样的实质性成果达成?

胡波:的确,近年来中菲两国关系有了明显改善。2016年,杜特尔特访华时明确表示,要坚持其“国内优先”战略,借助中国的力量,帮助菲律宾尽快实现改善民生、打击犯罪目标。当时,中菲签订了13项合作文件, 包括将“一带一路”倡议和东盟合作延伸到菲律宾。针对美国副总统彭斯“‘一带一路’有附加条件”的表态,菲律宾财长还公开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透明的、共赢的,菲律宾是自愿自由加入的。

不过,也有一些现实困扰。比如杜特尔特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愿意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菲国内仍有反对派意见掣肘,进展不快。此外,美菲仍是传统同盟,杜特尔特今年9月也称这一关系“坚不可摧”,两国在南海也有一些传统军事动作。

因此,此次领导人到访,能否促进中菲在“共同勘探”上取得突破,肯定是外界最为关注的内容之一。

image.png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侠客岛:对中国而言,此次领导人到访的东南亚国家、以及与其领导人会晤的太平洋岛国,机遇在何处?中国应该怎样在这一地区找到并维护自身利益?

胡波:首先是要加强认识。说实话,国内专门研究这一区域的还不太多。太平洋岛国有不少曾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比如斐济,早在1874年就沦为英殖民地,目前仍是英联邦成员国;萨摩亚,一战时被新西兰占领、二战后成托管地,1962年独立至今,同为英联邦成员国。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这些国家在社会、人文、政治等领域都相对更亲近西方国家,不少领导人也有西方留学背景。加之西方国家在该区域建设军事基地或进行军事援助时间较早,因此,若想在安全领域寻求合作或突破,难度恐比较大。

image.png

image.png

巴新人民欢迎习近平主席

不过,中国还有很多机会,尤其在经济社会层面。这是当地亟需的,也是中国相对擅长的。

事实上,早在2005年10月,为促进与南太岛国合作,中国就倡议建立“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简称“中太论坛”),赢得广泛响应;06年,中太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召开,中国与8个建交岛国签署了经济发展合作行动纲领,建立经贸合作伙伴关系。

这源于中国与该地区之间紧密的经贸联系。比如此次APEC的举办地巴布亚新几内亚,既是太平洋岛国地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的国家,也是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此外,中国也是该国第一大外资来源地、第一大工程承包方。中国为其援建的独立大道、国际会议中心,在此APEC会务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在当地投资20亿美元的瑞木镍钴矿,则是双边互利合作项目典范。

又如社会层面交流。我们可以做的更多,为中国在外营造更好环境。比如中国医疗队16年如一日为巴新民众提供人道主义医疗服务;中国与该国农业部合作技术项目,帮助当地生产稻谷、蔬菜,已经持续6年。

巴新的液化天然气、斐济的矿泉水、汤加的南瓜、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金枪鱼等特色商品,也已成功进入中国的“寻常百姓家”。

image.png

image.png

其实国际关系、尤其是同欠发达国家地区的合作,像跟巴新这样的民间沟通、社会交往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项目不能简单以经济效益考量,它涉及当地普通民众的直观感受,也影响对一个大国的评价。我们看日本、欧洲在东南亚、在非洲的经营,很多工作非常细致,也值得借鉴学习。

至于习总到访的两个东南亚国家,合作成果也很明显。目前,中国已成为菲律宾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国、第二大游客来源国,两国经济关系自不必言;2017年,中菲贸易额首次突破500亿美元大关,中国对菲直接投资5384万美元,同比增长67%。

在文莱,渔民们惊喜地发现,用中国技术喂养的鱼,8个月即可达到国际水产品出口标准。今年7月,文莱湾养殖鱼首次进入北美市场。此外,中国与文莱,还有恒逸文莱石化、“广西-文莱经济走廊”两大旗舰合作项目。文莱中华总商会会长林伯明直言,“文莱是一个小国家,但是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到访,让我们文莱的名声也能够大大地提升,国际上的目光也会关注文莱”。

其实,各大国都在加紧与这一区域的联系。比如我们看新闻,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要在巴新兴建电网,与中国争夺份额;美国副总统彭斯也放出话来,说要拿出600亿美元,支持印太地区基建发展。当然,外交部发言人今天(19日)也说,美国能不能拿出这些钱来兑现承诺,会不会“口惠而实不至”,需要现实考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美方是否、以及如何兑现承诺。

在此,就不得不提《萨摩亚观察家》曾发表过的一篇社论,文章说:“与其他援助迥然不同,中国的援助更深入社区。毫无疑问,中国援助是扎实地做好了功课,切合岛国人民的需求。”

岛上之前说过,如果中国把国际竞争的趋势引向经济竞争,那对国际来说是件好事,因为经济最终是多赢的局面,而非零和博弈。值得一体的是,此次APEC会上,中国对国际贸易自由化的倡议,太平洋岛国也基本都是支持态度。

在此意义上,“一带一路”倡议、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不仅有经济效应,还有战略意义。

采写/雪山小狐

来源:侠客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