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何雷中将卸任,还剩一个愿望未了

原标题:何雷中将卸任,还剩一个愿望未了

日前,何雷中将卸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以原副院长身份出席长安街读书会、接受两岸网络新媒体记者采访。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出生于1955年6月的他是位军人后代,不到14岁就参军,从战士一步一步地成长为中将。

他表示,作为一名中国老军人,自己每时每刻都在盼望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国家实现完全的统一。“我作为一个入伍50年的老兵,现在也把头发等白了,但我不希望你们这代人再把头发等白。”

今年6月,何雷中将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今年6月,何雷中将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

他曾任“松骨峰英雄部队”团长

公开资料显示,何雷中将籍贯为四川通江,今年3月履新第十三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委员。此外,他还是党的十九大代表。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何雷中将自述道:“我是军人的后代,我父亲是一个老红军,我母亲是解放战争后期参加革命的,所以我从小是在军营里长大。不到14岁的时候我就参军了,有幸到了一个英雄的部队,从连队的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这么一级一级成长起来。”

1982年,何雷进入一所炮兵学院学习,毕业先进入机关工作,后到一个英雄团主持全团军事工作。近日,在与参加两岸网络新媒体大陆行报道活动的记者畅谈时,他还谈到这段经历。

今年初,习近平主席出席全军开训动员大会,并到解放军某师的师史馆参观。何雷回忆,习主席走到一个展台前注视良久,那便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松骨峰战斗的展台。这是一场激烈的战斗,也是一场取得辉煌胜利的战斗。

何雷自豪地表示,这支部队就是当年的“松骨峰英雄部队”,作家魏巍撰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描述的就是这支部队、这场战斗,而自己更非常有幸地担任过这支部队的团长。

松骨峰战斗雕塑松骨峰战斗雕塑

作为现代化的军人,不仅要能够带兵、训练、打仗,更需要有先进的军事理论做指导。何雷认为,很有必要到军事科学院再进行深造,从而为治军、建军、打仗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1990年10月,他有幸从作战部队到了解放军最高学术研究机构——军事科学院,从事理论研究。

从研究员、研究室副主任到研究室主任,2003年,组织上又把他送到俄罗斯,在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又学习了半年。该校教学、考试非常严格,连平时小的测验都要记分,最后还要由两个将军、一个上校组成委员会,进行严格考试。

最终,包括何雷在内的5名中国学员全部获得优秀。考试委员会主任说:“在我们学院还没有找到能够扣你们今天考试分的标准,我祝贺你们。”

从班长、排长、营长、团长到研究员、研究室主任,截至2009年,何雷就已先后荣立三等功七次,多项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全军科研成果奖、国家图书奖、军队图书奖等奖项。他所带领的研究室还于2006年被中组部授予全国先进党组织光荣称号。

  “我不希望这代人再把头发等白”

不到14岁参军,算下来,如今何雷已经入伍50年,成为一名“老军人”。如果说此前理论研究工作是枯坐冷板凳似的默默无闻,那么这两年带队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使得何雷中将为愈来愈多的人们所关注、所熟知。

2017与2018年,他曾两度作为代表团团长,率团参加第16、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去年,当美国老调重弹抛出所谓南海“航行自由”问题时,这名中将义正词严地驳斥称,南海航行自由从来都不存在问题,但航行自由不等于动用军事装备进行抵近侦察。

今年,美防长在大会上发表了涉台言论,何雷中将则回应称,中国政府和人民绝不容许任何人、任何政党、任何组织以任何名义,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手段,将中国的任何领土从中国版图割裂出去。

何雷中将与美防长马蒂斯握手何雷中将与美防长马蒂斯握手

这名“老军人”如今虽已卸任军科院副院长职务,但在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方面,依旧决心坚定。

在与参加两岸网络新媒体大陆行报道活动的记者畅谈时,何雷感叹,由于历史原因,造成台湾和祖国大陆分离近70年。作为一名中国老军人,自己每时每刻都在盼望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国家实现完全的统一。

他认为,在台湾问题上,大陆的繁荣富强是对台湾人民最大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大陆的军力发展是对“台独”分子最大的震慑力和打击力,对台湾和平回归也是一种强大的正能量。

“我记得一位老元帅曾讲过,我们等台湾回归、祖国统一,等到头发都白了。如今,老元帅已去世多年,我作为一个后来人,一个入伍50年的老兵,现在也把头发等白了,但我不希望你们这代人再把头发等白。”

何雷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台湾宝岛能够回到祖国的怀抱,台湾同胞能够回到祖国的怀抱。

来源:长安街知事  作者:秦羽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将 愿望 何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