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媒体批“辽宁编假文件应对环保督查”:胆量何来?

原标题:媒体批“辽宁绥中编造假文件应对环保督查”:胆量从何而来

据《人民日报》报道:一面编造假文件,上报省市政府谎称违法项目已停止建设;一面顶风作案,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违法项目建设……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近日在辽宁“回头看”督察发现,葫芦岛市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在违法围填海问题整改中,阳奉阴违,问题严重,性质恶劣。

不妨复盘下事件:早在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就指出,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39.6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

为此,辽宁省整改方案明确,暂停执行填海区域相关规划,研究修改规划方案,并停止相关项目建设。今年6月,辽宁省上报整改落实情况称,绥中县已暂停规划执行,佳兆业、宏跃酒店等违规围填海项目已按要求停止建设。

然而,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7月生态环境部组织现场抽查却发现,佳兆业秦汉商业街和宏跃酒店项目并未停止建设,违法违规开发活动仍在进行。为应对检查,绥中县政府临时编造《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绥政发[2017]49号),声称项目已停止,后被查实,这个文件是临时编造、偷梁换柱、应对检查的假文件。目前,包括绥中县时任县长在内的23名领导干部将被问责。

县政府编造假文件来应对检查,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这种公然作假、阳奉阴违的胆量,可能恰来自于心理侥幸:检查是可以通过造假应付过去,查过的问题不会被再度揪出。很显然,他们低估了环保督查的力道与“回头看”的制度设计,种种荒唐最终现出原形。

然而这也照见了一种令人担忧的可能性:这种侥幸心理并非一地如此,而具有某种普遍性,是对应对类似检查一种常见的路径依赖。地方政府与上级检查的反复拉锯,类似事件并非罕见。正如前不久刷屏的新闻——“秦岭别墅10年后终于被拆”,“10年后终于”几个字眼,正凸显了这种拉锯的艰难程度,而在这其中,又有多少瞒和骗,这个时间跨度也给出了理解的注脚。

这次绥中县的造假问题,属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近日在辽宁“回头看”督察中发现。若非在“回头看”被扫中,是否就可以瞒过去?这不得而知。但从敢于作假来看,或许当地并未否认这种可能性。这当引发思考,当地的应对模式,究竟是从以往怎样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这种胆量,又是在怎样的环境里磨练出来的?又该从此案中吸取怎样的经验,贯彻于包括环保在内其他方方面面督查检查的制度设计之中?

此外,督察认为,绥中县虚假整改问题,反映出绥中县一些领导干部法纪观念淡薄,工作作风不实,不讲政治、不守规矩,对上说一套、对下做一套,甚至直接成为生态环境保护违法违规行为的幕后推手。由县政府拍板,公然为违法项目作假,甘当幕后推手,这背后,究竟有无作假行为之外的更多问题,也当进一步详查。

来源:光明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辽宁 胆量 文件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