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把手参与伪造的文件 被中央督察组发现了

(原标题:一把手参与伪造的文件,被中央督察组发现了)

20日的一则消息,让常年关注环保领域的政知道吃了一鲸(惊)。

在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和生态环境部多次通报违法围填海问题之后,辽宁省绥中县为了应对上级检查,经副县长提议、县长同意,县政府临时编造了一份“红头文件”,并在此后向省、市有关部门进行整改汇报时,还多次强调已经印发且执行了这份文件。

政知君听说过有企业伪造“红头文件”以谋求在项目审批程序上的方便,也听说过有个人伪造“红头文件”招摇撞骗。但像这样有政府部门主要负责人参与编造“红头文件”的事情,还真是不多见。

是谁给了他们勇气?

一个编号下的两个文件

先来说说绥中县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的起源是中央环保督察。去年4月25日至5月25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辽宁省开展督察。督察发现,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39.6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

一把手参与伪造的文件 被中央督察组发现了

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此后,葫芦岛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办公室和生态环境部都相继督促过绥中县进行整改。

今年3月30日,绥中县向葫芦岛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上报了《关于佳兆业地产(绥中)有限公司、绥中亚胜置业有限公司和葫芦岛宏跃集团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占用海域情况的报告》,称该县政府于2017年8月28日下发了关于对沿海围填海开发企业暂停规划执行、停止建设的通知。

当年4月,葫芦岛市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绥中县政府提交佳兆业等3家企业督察整改材料。县政府则提交了上述《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文件编号为“绥政发〔2017〕49号”。文件提到,“县及新区国土部门对涉及占用海域的项目正在办理手续的暂停办理相关手续,已办理相关手续、未供地的项目停止供地”。

此后,绥中县委、县政府在向省、市有关部门汇报时均强调该县于2017年8月28日印发绥政发〔2017〕49号文件,并已对沿海开发企业暂停规划执行、停止建设。

今年11月初,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辽宁开展“回头看”。在实地检查中,督察组却发现,这份文件是假的。

同一个“绥政发〔2017〕49文号”,却匹配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件。一个名为《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另一个名为《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细则)试行的通知》。

一把手参与伪造的文件 被中央督察组发现了

后者是真文件,前者则是经绥中县时任分管督察整改工作的副县长提议、时任绥中县县长同意,县政府临时编造而成的,文件日期虚构为2017年8月28日,签发日期虚构为2017年8月27日。

假整改

来交代一下背景。

从上月底开始,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陆续在山西、辽宁、吉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陕西10个省份进驻。根据生态环境部的要求,“回头看”除了要督察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落实情况,还要重点盯住整改不力,甚至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以及“一刀切”等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不作为、滥作为的问题。

至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星期。督察组一边“回头看”一边发布案例,到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发稿为止,已经有9个省的9个案例被公布。

像绥中县这样“假整改、真敷衍”的情况,不是孤例。

比如,位于山东潍坊市滨海开发区西部的围滩河,因为受到严重污染和日常监管不力,河道垃圾遍布、臭气熏天,水质长期处于劣V类,基本丧失河流水环境功能。但当地治理仅靠分别投加药剂并曝气沉淀,属于敷衍应对,浪费资金。

还有陕西西安市。

该市的皂河是群众反映最强烈的纳污河渠之一,因为长安区城市污水管网不健全,沿岸截污不彻底,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到皂河之中。但长安区只是并未完成皂河上游截污工程,反而在2016—2017年间,给上述1.21公里黑臭河道加装了“遮羞盖”,把“看不见”作为了整改措施。

更为极端的还有山西太原。

去年年底,原环保部已经下发特急文件称,包括山西太原在内,凡散煤综合治理没有完工的项目或地方,可继续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或其他替代方式。在该市迎泽区,明明尚不具备集中供热、“煤改气”的条件,却设置了“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禁止燃煤进入社区,倒逼居民用电甚至劈柴取暖。

一把手参与伪造的文件 被中央督察组发现了

问责

第一批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的时候,在督察组进驻期间累计公开了53个典型案例。国家环保督察办相关负责人解释说,这是要形成震慑力,让当地官员在督察期间就“坐不住”,以便更快推动问题解决。

第二批“回头看”也延续了这个模式。

显然,当地官员确实“坐不住”了。

11月19日,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去往四平市,专题调度、现场督办东辽河流域治理;

11月17日、18日,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省长刘国中分别对西安皂河黑臭水体整改一事作出批示,要求彻底核查坚决整改;

11月16日,黑龙江省长、省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文涛主持召开黑龙江省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

11月14日晚,在湖南岳阳绿色化工产业园云溪片区案例公布之后,湖南省委书记杜家豪、省长许达哲均作出批示,要求正视问题、抓紧整改。

11月14日,安徽省政府官微消息,针对“安庆江豚自然保护区瘦身”问题,省委书记李锦斌、省长李国英作出批示,省政府成立调查组全方位核实。

一把手参与伪造的文件 被中央督察组发现了

政知道还发现,在每一个典型案例的最后,都有这样一句话:督察组表示,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情况,对存在失职失责的,将坚持要求地方查处并问责到位。

根据环境部的数据,截止到16日晚,10个被督查地区已经约谈了416人,问责404人。

而被督察组评价为“目无法纪,阳奉阴违”的辽宁绥中县,也有了问责进展:

辽宁省委、省政府及时研究出台《辽宁省环保督察问题整改问责办法(试行)》;

辽宁省及葫芦岛市纪委监委已对包括绥中县时任县长在内的23名领导干部和相关人员启动问责程序。

谁给他们的勇气政知君确实不知道,但这份勇气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后果,答案显而易见。

来源:政知道 作者:董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