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不是新版"4万亿"?

即将年底,对于中国经济的盘点、展望又热络起来。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近期,被比喻为拉动GDP三驾马车之一的投资有了新变化。

在中美贸易战仍不见缓和的背景下,近一个月来,国内固定资产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领域大动作不断。梳理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今年三季度发改委审批核准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金额是二季度的4.8倍,是一季度的2.6倍。

这些新变化,在刺激市场、解决就业方面显然具有积极作用。

第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翻番

口说无凭,谈及投资必须用数据来说话。梳理国家发改委近期发布会披露的数据,不难画出一条上扬的曲线。

数据显示,一季度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55个,其中审批39个,核准16个,总投资1698亿元;今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共审批核准总投资为2603亿元的102个项目;前三季度,国家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147个,其中审批117个、核准30个,总投资6977亿元。

简单计算可知,固定资产投资金额在第三季度迎来了较大幅度的增加,是二季度的4.8倍,是一季度的2.6倍。此外,根据本月中旬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披露,固定资产投资走强的趋势在10月份得到了延续。政知见注意到,10月一个月的金额已经超过了第二季度的总额。“10月份,我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9个,其中审批6个,核准3个,总投资918亿元。”

近期上马项目单价超以往

上述数据中,虽然从项目金额来看第三季度迎来了“井喷”,但从项目个数而言,三个季度并没有太大差别,均保持在50个上下。这就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近期上马的多是些大型项目,即单个项目金额较大。

10月17日,《关于新建上海经苏州至湖州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公布。这一项目总投资367.95亿元,其中工程投资356.25亿元,动车组购置费11.7亿元;

10月30日,《关于新建重庆至黔江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公布。该项目投资估算总额为535亿元,其中工程投资514.1亿元,动车组购置费20.9亿元;

11月19日,《关于乌鲁木齐机场改扩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该项目总投资421.14亿元,其中机场工程投资394.27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不久前曾盘点指出:“短短33天,发改委连续批复了三个投资规模300亿元以上的基础设施项目,合计投资金额达1324.09亿元。”

政知见查阅了今年夏天批复的一些同类型项目,金额差距明显。

2018年7月,发改委曾批复新建包头至银川铁路银川至惠农段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该项目总投资128.7亿元,其中工程投资124.6亿元,动车组购置费4.1亿元。

东北地区新增意向投资增幅最大

已公开的资料有限,目前还无法查到完整的投资名录。不过,针对今年以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流向,可以从22日发改委投资司公布的《2018年10 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发展趋势监测报告》中窥得一二。

将我国分为东、中、西、东北四个地区来看,2018年1-10月上述地区的新增意向投资额同比增幅分别为:-12.8%、47.3%、1.9%、53.1%。

按照省份逐一来看,和上述区域特性同样吻合。

基建补短板发力

除了区域的分布,另一个重要的投资流向衡量指标是产业类型。而这一项,与国际经济形势的大背景联系更为紧密。

有专家指出,出口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投资维持相对平稳的状态对经济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至关重要。今年以来,基建投资增速连续9个月下滑引发了普遍的担忧。为此,政府部门出台了多项刺激基建投资增长的政策,并紧锣密鼓出台了相关细则和配套措施确保政策的落实。

从公开的各项目来看,政知见注意到,大多项目与此前发布的《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所提重点领域高度一致。

《意见》明确,“重点推进一批国际枢纽机场和中西部支线机场新建、迁建、改扩建项目前期工作,力争尽早启动建设,扩大中西部地区航空运输覆盖范围。”显然,乌鲁木齐机场的改扩建,符合此意。

此外《意见》还针对铁路建设提出,以中西部为重点,加快推进高速铁路“八纵八横”主通道项目,拓展区域铁路连接线。加快推动一批战略性、标志性重大铁路项目开工建设。推进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地区城际铁路规划建设。

近期,高铁项目集中上马了一批。国家发改委在重庆至黔江高速铁路可行性报告的批复中明确:“为深入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完善高速铁路网布局,加快形成重庆至厦门的高速铁路主通道,带动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同意建设重庆至黔江高速铁路。”

政知见在10月、11月的发改委发布会中梳理得知:“今年10月份批复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交通运输、能源等领域;前三季度批复的项目集中在高技术、能源、农业水利、社会事业、交通运输等领域。”

从数据来看,政策的成效已经显现。10月份,基建投资增速实现了今年以来的首次回升,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实现连续第二个月回升。

固定资产投资=刺激计划?

结合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前文所呈现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项目单价高企、基建发力,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十年前的那场经济危机。

这是否将成为新版“4万亿”刺激计划的开端?

不用急着大惊小怪,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类似的情况实际上去年已经出现过一次。当时,国家发改委在发布会中直接回应了媒体的顾虑。

2017年3月,全国23省份公布固定资产投资额度共计45万亿元,在发改委发布会上有媒体将其和“4万亿”刺激计划相比。新闻发言人当时正面回应称,“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和“投资刺激计划”不是一回事,不具有可比性。

“‘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是全社会以货币表现的制造和购置固定资产活动的工作量以及与此有关的费用,既包括政府投资也包括民间投资,还有外商投资等其它投资。所谓‘投资刺激计划’是在特殊时期需求不足的情况下,主动增加政府投资的规模,来拉动内需、稳定增长。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不能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

防范债务风险,发改委支招地方政府

对于重资产、收益周期长的基建项目而言,官方在这一轮补短板加力过程中高度重视防控风险。

《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除明确了铁路、水运、水利、机场、民生等重点领域加强基建补短板任务,同时也格外注意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

“严禁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此外,政知见也注意到,“不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防范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要求各地尽力而为、量力而行”等表述多次出现在国办的文件中。

最近一次的发改委发布会上,孟玮向各地方政府给出了防范风险的“方法论”:“对各地方政府而言,要把握好‘三个严格’”。

一要严格可研论证。在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阶段,要根据地方财政承受能力和地方政府投资能力,充分论证资金筹措方案是否可行,加大财政约束力度;

二要严格项目建设条件审核。区分轻重缓急,对确有必要、关系国计民生的在建项目,统筹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合理融资需求,避免出现“半拉子”工程的情况;

三要严格担保举债行为。严禁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

不过,说起举债问题,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针对政府债务风险,国务院将“口子”扎得很紧。但反观民营企业遇到融资难等问题,发改委表态称积极支持优质民企举债融资。

来源:政知见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增速 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