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履职近两年 军纪委专职副书记罕见出镜为了啥?

原标题:履职近两年,军纪委专职副书记罕见出镜为了啥?

撰文 | 李岩

郭伯雄、徐才厚、张阳、房峰辉……十八大以来,军内已有70名“大老虎”落马。“‘老虎’‘苍蝇’一起打”,军内反腐的触角如今已经延伸至基层。

全军建立实施基层风气监察联系点制度已逾一年半,昨天(11月28日)不常露面的军委纪委专职副书记骆源现身CCTV7,在镜头前透露了军内治理“微腐败”的基层细节。

军队明令禁止“小恩小惠”

央视7套《军事纪实》栏目昨日播出纪录片《向正风肃纪“最后一公里”挺进》,军委纪委专职副书记骆源中将出镜,介绍了军队纠治基层“微腐败”的利器。

骆源中将介绍,军委纪委去年4月发出通知,要求军以上纪检监察机关选取旅团单位建立基层风气监察联系点,通过直插基层,把部队党组织建设搞坚强,把基层风气搞端正。

这里,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多说一句,军委纪委的反腐工作需要放在加强军内党建工作的大背景下来看待。今年8月,习近平出席中央军委党的建设会议发表讲话指出,党的十八大之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坚持从政治上建设和掌握军队,特别是召开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狠抓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军,坚持把党组织搞坚强,坚持正风肃纪、反腐惩恶,推动管党治党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

资料显示,联系点制度设立了七个规定动作,从中体现了这一制度下的工作模式:

选定风气监督员

公布举报渠道

开展全面深入的调查

在敏感时段开展专项检查

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核查通报

跟踪督导问题整改

开展阶段性评估

基层官兵可以通过电话、邮箱等方式及时反映问题,一些“微腐败”和不正之风被迅速发现。军委纪委办公厅副主任张建林介绍,军委纪委结合平时监督执纪和巡视工作中发现的问题,梳理汇总了6个方面70个负面问题清单。央视的节目中透露,结婚随份子、休假带土特产、微信群里发红包……一些打着人情交往幌子的小吃小喝、小恩小惠,如今都被明令禁止。

治理军队微腐败的成绩单

今年5月,《解放军报》刊发《向正风肃纪“最后一公里”挺进》总结了基层风气监察联系点建立一年来的情况:

全军1.9万余名基层风气监督员,反映问题2340多个,各级受理各类举报1610余个;

军委纪委先后组织3批7个波次督查,直接查处收受官兵钱物、侵占官兵利益、截留克扣基层经费等相关问题130余件,处理相关责任人700多名,6次通报曝光典型问题;

全军各级纪委领导带队督导1050余批次,站在一线抓落实,对未整改彻底的问题逐一指导督办。

值得提到的是,军报文章中同时披露,纠察“微腐败”的直接负责人过程中,各级党委纪委首当其冲:一年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定期到联系点开展督查、解剖麻雀,与联系点单位领导谈心交心3430余人次,约谈基层单位主官3680余人次。在严纠“微腐败”直接责任人的同时,先后对500余名领导干部、80多个单位党委纪委进行问责,较好打通了传导梗阻,使压力直达基层。

军纪委专职副书记+中纪委常委

作为十九大后军内反腐的直接负责人之一,军纪委专职副书记骆源备受瞩目。但是上任近两年来,骆源在媒体中的公开露面并不多。

简历显示,骆源是河北保定人,今年59岁。1976年参军入伍后,骆源在北海舰队服役十年,1986年至2010年在海军政治部服役,从保卫部的一名干事做起,一步步升为保卫部部长,此后又担任了1年的纪律检查部部长。2010年任东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2012年任海军福建基地政委;2013年9月任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2014年9月任原总政治部纪律检查部部长。2015年12月至2017年1月,骆源任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正军职专职委员兼办公厅主任;2017年1月之后,骆源履新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专职副书记,晋升副战区级。值得提到的是,根据中纪委官网披露,身为军委纪委专职副书记的骆源,同时也是中纪委常委。

此外,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有必要多提一下军事法院。

解放军军事法院受中央军委领导,同时受最高法院监督,属正军级单位,院长人选由最高法院院长提名,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主要任务是审判现役军人和军队在编职员、军人违反军人职责案件和其他刑事犯罪案件。

这几年,落马军官的侦查、起诉、审判等,均由解放军司法机关执行。举个例子,2014年3月31日,军事检察院就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当时,骆源正是军事法院副院长。

军纪委曾开展多轮暗访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梳理发现,中央军委的纪律检查机构最早成立于1955年,当时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监察委员会”,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的罗荣桓元帅兼任该委员会书记。

1980年1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检查委员会成立,同年11月更名为“中共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

本轮军改前夕,2015年11月召开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组建新的军委纪委,强化纪检监督的独立性、权威性。改过后,中央军委纪委由隶属原总政治部改为中央军委直管,“升格”之举也被普遍评价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同时政知圈注意到,本轮军改后军委纪委书记改为专职担任。

成立之初到现在,新的军委纪委一直都是媒体追逐的热点。在各界的评论声中,“效率高”是一个关键词。

政知圈注意到,在上述联系点制度设立前,军委纪委在节假日期间还展开过多轮暗访。去年初,军委纪委向全军通报了2017年元旦春节期间明查暗访发现问题线索第一批实施处理的10起典型案例,并在中央军委纪委网“四风”问题曝光台发布。在政知圈的印象中,这种典型案例的通报形式还是第一次在报道中出现。

资料显示,军委纪委那次组成10余个作风建设明查暗访工作组,分批次对近百城市、约五百个团级以上单位进行明查暗访。调查人员不仅包括在职人员也包括退休人员;上至将军下到营连级,实现人员全覆盖。去年通报的10起问题中,涉及违规报销、私客公待、超标准接待、违规宴请喝酒和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等8个方面问题,7个单位党委、纪委被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19名领导干部被问责,46名直接责任人受到纪律处分或组织处理。

从时间上看,骆源履职军委纪委正是在这一轮暗访的“前后脚”。

来源:政知圈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