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花总”信息又遭酒店泄露 或赴欧盟发起跨国诉讼

原标题:又有两家酒店被指泄露“花总”信息 或将赴欧盟发起跨国诉讼

在曝光多家酒店卫生问题后,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以下简称“花总”)个人信息被一些酒店工作人员发布在微信群中,甚至被传到网上。近日,“花总”委托律师分别向贵阳希尔顿花园酒店和洲际酒店集团寄送律师函,要求在限期内就泄露“花总”个人信息泄露情况作出说明,并告知获取其护照信息的来源,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追究涉事酒店的法律责任。  

目前,洲际酒店集团已联系“花总”的代理律师沟通,并表示泄露“花总”个人信息的是洲际酒店旗下呼和浩特假日酒店员工,但是目前该员工已经离职。而另一家酒店尚未有回应。此外,另有两家酒店也被指泄露“花总”个人信息,其中海南的一家酒店甚至将“花总”个人护照信息和在采访中的肖像打印并张贴出来,同时备注“暗访人员关注”。对此,“花总”的代理律师表示,首先对两家酒店采取法律行动,不意味着对其他酒店豁免。将视情况逐级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包括向相关部门投诉、直接向法院起诉、赴欧盟发起跨国诉讼。 

“花总”个人信息泄露后遭受威胁,有人冒充其勒索酒店

在律师函中,“花总”的代理律师表示,“花总”的个人信息被酒店泄露,并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传播,隐私权受侵犯,也存在个人安全隐患,希望能了解此事背后的真相。并在发给洲际酒店集团的律师函中表示,这违反了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以及中国的相关法律。而在发给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的律师函中则表示,“花总”并未住过该酒店,希望对方告知从何渠道获得“花总”的护照信息。

对于信息泄露一事给“花总”带来的影响,“花总”的代理律师周兆成称,“花总”目前已回到了老家,工作基本中断。信息泄露事件发生后,对他的工作和生活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如果要入住酒店,只能通过朋友帮忙预定酒店,或者入住民宿和公寓,仍然面临较多不便。”自从“花总”个人隐私被多家酒店恶意泄露后,其个人信息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传播,甚至还出现对“花总”进行人身威胁的情况,还有不法分子利用“花总”身份,对一些酒店实施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 

洲际酒店称泄露信息系个人行为,涉事员工已离职

目前,两家酒店都已因“花总”个人信息被泄露致歉,并表示这是酒店员工个人行为,但对于“花总”的律师函,两家酒店都尚未公开回应。

12月11日上午,周兆成律师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洲际酒店集团已于10日联系其沟通此事,并表示洲际酒店方至今不知道花总的真实姓名,泄露花总个人信息的微信群也非洲际酒店官方微信群;并再次说明泄露花总护照信息员工来自洲际酒店旗下呼和浩特假日酒店员工,但是目前该员工已经离职;同时强调泄露花总护照图片也不可能来自洲际酒店中央系统和会员系统,因为其技术只能储存文字,不能储存图片。

周兆成律师表示,对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花总”并不要求任何赔偿,仅要求彻底追查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给贵阳希尔顿酒店的律师函我们11月27日已经寄出,该酒店在11月3日签收,但截至目前我和花总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花总”或将赴欧盟发起跨国诉讼

至于是否采取跨国诉讼维权一事,周兆成律师称,如果涉事酒店对当事人的合理诉求依然不予理会或者谈判破裂,将视情形逐级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并一步步向消协、公安部门、互联网管理部门以及行业管理部门进行投诉和举报,也不排除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及根据案件走向,赴欧盟发起针对涉事酒店违反《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跨国诉讼,以维护“花总”的合法权益。

周兆成表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并不只针对欧盟企业,而是面向全球所有企业,只要其用户中包括欧盟公民,或者在欧盟居住三个月以上的任何人,都属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管辖对象,“花总”符合上述条件。洲际酒店集团(IHG)总部设于英国,其酒店入住客人来自于全球,理应受《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管辖。

同时,北青报记者就此事致电洲际酒店集团,工作人员称,酒店确实已收到“花总”的律师函,但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而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的工作人员则表示,酒店确实已收到“花总”的律师函,针对这起个人行为引起的事件,酒店会依照法律程序处理。 

又有两家酒店被指泄露“花总”个人信息

周兆成律师称,首先启动对二家涉事酒店的法律行动,不意味着对其他酒店豁免。就在其对以上两家酒店采取法律行动时,又先后出现二家酒店被指再次“泄露花总护照信息”。其中,海南三亚一酒店张贴出一张印有花总护照个人信息页和花总接受媒体采访时的露脸视频截图,并在纸上写有备注“暗访人员关注”,“弄的跟通缉令似的”。

“花总”通过微博表示,采取法律行动的目的并非寻求赔偿,而是追溯个人身份信息泄露的源头,并向网友征集其个人信息被泄露的线索。10日,“花总”在微博发出其信息再次被两家酒店泄露的消息后,引起网友关注。

周兆成表示,花总目前个人隐私完全被暴露,处在“一路裸奔”状态,对此深表忧虑。作为代理律师,他想正告所有涉事酒店,这样做已经违法了,请不要低估“花总”维权到底的决心。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