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动辄涉案亿元的“油老鼠”如何作案?

原标题:动辄涉案亿元的“油老鼠”如何作案?藏獒看货、一块钱当暗号

近日,据检察日报消息,浙江省温州市检察院对温州海关建关以来查获的最大走私成品油案出庭支持公诉,涉案成品油货价值达13.5亿余元,涉嫌偷逃税额达5亿余元。大白新闻注意到,这些“油老鼠”们的联络手法极其隐秘,还不惜花80余万元配置藏獒用于看货。2017年4月,该地海关缉私局还破获了多达12起走私成品油案,其中9起案件涉嫌偷逃税额达2亿多元。在其中一起走私案中,他们设置的“接头暗号”竟是一张普通的一元钞票,让人意想不到。

QQ图片20181217095957

图为该案庭审现场(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浙江温州最大走私成品油案开庭,涉案近20亿

12月12日,检察日报发表文章称:12月5日,浙江省温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温州海关建关以来查获的最大一起走私成品油案件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黄爱青等28名被告人,涉嫌走私成品油货值达13.5亿余元(以人民币计,下同)涉嫌偷逃税额达5亿余元,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据检察机关指控,自2016年1月开始至2017年5月被查获,仅一年多的时间内,被告人黄爱青等28人逃避海关监管,采取从海上偷运入境的方式,相继购买“金石157”“海观山88”“宏浦 135”等 10余艘船舶,共计466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26万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货值达13.5亿余元,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高达5亿余元。

12月4日上午,为提高庭审效率,在主审法官的主持下,召开了控辩双方参加的庭前会议,温州市检察院公诉人与31名辩护人就本案涉及的程序性问题、举证方式等进行沟通,达成了共识。

在12月5日至6日两天的庭审中,法庭集中审理了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偷逃税额和其他争议性问题。为充分保障各被告人的辩护权,法庭审理还将择期继续进行。

该文章还透露,这个团伙走的每一步都经过精心安排。被告人设置“接头暗号”,明确内部人员分工,通过联系上家、出海接头、过驳柴油、过磅卸油、同步销售、马仔顶包、统一口径等16个步骤完成走私犯罪。

此外,该团伙的联络手法极其隐秘,除了与上家使用接头暗语外,还隐匿船舶真实身份、订立攻守同盟、使用他人银行账号收支款项、使用170开头的不记名网络电话号码段进行内部联络,作案手法极具隐蔽性,被告人甚至不惜花费80余万元购买凶猛的藏獒用于看守船只。

该地此前曾破获12起走私成品油案

大白新闻注意到,2017年4月2日,有媒体从浙江省温州市人民检察院获悉,2016年上半年,温州市海关缉私局破获了12起走私成品油案,抓获犯罪嫌疑人61名。其中周振旺、黄献娒等9起案件共计38名人员被温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他们涉嫌偷逃税额达2亿元。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在这9起走私成品油案件中,每起案件的人员分工和协作配合都显得井然有序,各司其职。

在黄献娒等人的案件中,黄献娒作为幕后的大老板,进行统筹安排,亲自购买或委托新造油船,并联系成品油的上家和下家。

在黄献娒的授意下,船长会对船员进行招募,轮机长、普通船员、厨师等一应俱全。根据黄献娒交代的地点,船长会出海去对接点进行装油作业。而每次出海,基本都要八九个小时,行至我国台湾附近的公海。

而油船装满油回到码头,会有专人进行卸油、过磅,并由油罐车将走私柴油运至下家处进行分销。在此过程中,还有固定人员对码头周边环境进行“盯梢”望风,确保整个过程的安全平稳。

从供货、购入、出资、财务、分销、运输、装卸等,这些走私团伙都有一定的程序和专人负责,组织结构严密,运转流畅。

从2015年7月至案发,被告人黄献娒利用三艘油船,非法走私柴油入境达2.63万余吨,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近6000万元。

从2015年5月至2016年3月,被告人周振旺非法走私柴油入境达4.74万余吨,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近亿元。

一元钞票作为“接头暗号”,令人意想不到

据媒体报道,在周振旺和黄献娒的走私案件中,有一个共同特征,为确保和上家对接的安全,他们都会专门设置“接头暗号”,并且每次都会进行更新。

而所谓“接头暗号”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他们每次都会从一沓1元人民币中随意抽取一张,将人民币编码的后4位经中间人发送给台湾的上家。

而台湾的上家在收到数字后,会在前面随意再加一个数字,生成新的5位数字,用作走私油船和己方联络的接头信物暗语。

黄献娒会将这张1元人民币交由船老大,林某就是其中一只简易油船的船老大。据林某交代,2016年3月26日和3月28日,他为黄献娒出海走私了两次。每次黄献娒都会将1元人民币交给他,待他的船开到指定的交接地点时,就将1元人民币作为交易凭证,交给台湾母船方面的人进行“接头”,确保交易的顺利进行。

据查,2015年8月和2016年1月,王某就曾因“顶包”被公安边防大队以“无合法齐全手续购买成品油”两次进行行政处罚,而周振旺等人作为幕后老板则几次躲过了法律的制裁。

此次案件中,走私团伙人员众多,数额特别巨大。据承办检察官介绍,每个走私团伙案卷材料中涉及走私账目就多达数百页。而团伙的分工又很精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事项,其中涉及的犯罪情节也不尽相同。

据媒体此前报道,目前,相关的犯罪事实和证据都已查严查实,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来源:大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