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不小心就刷屏 这就是中国“基建狂魔本魔”

原标题:一不小心就刷屏!这就是中国“基建狂魔本魔”了……

1500多人同时施工,100多台大小机械轰鸣运作,9小时就完成福建南三龙铁路龙岩火车站改造,对接丝毫不差。2018年年初,中铁四局一段施工视频在国外火了。

英国的《每日邮报》在报道中感叹“这才是高铁!”

中国工程队伍在基建领域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中国工人屡屡创造出比科幻题材电视剧还要壮观的场景。

今天我们就来走近中铁四局一线工程人员,说说这些“基建狂魔本魔”的故事。

修铁路,他一干就是一辈子

宝成线、兰青线、西侯线、枝柳线、皖赣线,改造陇海铁路宝鸡至天水段、京广铁路长沙至衡阳段……说起自己参与过的铁路项目,中铁四局原政治部副主任、年过九旬的王志进老人如数家珍。

 中铁四局原政治部副主任王志进中铁四局原政治部副主任王志进

“那个时代的工人是艰苦的。”他回忆道,从宝鸡到天水这一段属黄土高原,工人们喝的水都是黄的。 

“进隧道一天两毛钱的补贴,算有点劳保了。”当时的工作环境条件很差,进隧道作业时,很多人脚上穿的是农村地里干活的布鞋。单位给工人发一套工作服,大家一穿就是好几年。

移山填沟修铁路——宝成铁路工地一角(崔敏 摄)移山填沟修铁路——宝成铁路工地一角(崔敏 摄)

五年前,王志进被儿子接去旅游,第一次坐上了高铁。“舒服、快捷,服务周到,现代化!”修了一辈子铁路的人,眼看中国铁路越来越发达,王志进心中满是自豪和欣慰。

他们铺了一条通天之路

青藏铁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大部分线路处于高海拔地区和“生命禁区”,被称为“天路”,也被国外媒体称为“有史以来最困难的铁路工程项目”。

 张立明摄影作品《天路》张立明摄影作品《天路》

从事了30多年摄影工作的张立明曾八次走上青藏线,跟拍记录青藏铁路工人的施工状态和环境。

在海拔4700米处,工程点的一幅对联吸引了张立明的注意:吃饭大喘气,用餐小心点。横批是:人在高原。

张立明说:“那个环境,吃饭就得不停喘气,喘得很厉害,别人称我是‘牛喘’。我在那儿待一个礼拜,晚上几乎睡不着,有时候要吃四片到八片安眠药。”

工人的状态可想而知。但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克服长期高原反应,依然干劲十足,保质保量地完成了高强度工作任务。

 工地“技术宅”的自我修养

杭州湾跨海特大桥、京沪高铁、合蚌高铁、合福铁路和连盐铁路等项目,徐露平都参与过建设。而让他出名的,是这一件件发明成果。

高铁建设中,预制梁穿束是必备的一道工序,就是将钢筋穿进预制梁里。“人工穿每天要穿几百根。要是一根一根穿,太慢,几根一起穿又太重。”

 徐露平(右)研制的“钢绞线自动穿束机”(资料图)徐露平(右)研制的“钢绞线自动穿束机”(资料图)

在一个简单想法的激发下,爱琢磨的他开始了研发之路。

他用自己的土办法绘制图纸,求人给加工配件,经过7天7夜反复试验之后,成功研制出了“钢绞线自动穿束机”。此后,徐露平在工作中对各种工艺、工序、工具等进行革新和改造达70余次,为国家节省建筑成本上亿元。

 中铁四局商合杭铁路肥东制梁场副场长徐露平中铁四局商合杭铁路肥东制梁场副场长徐露平

搞发明创造,徐露平并非科班出身。他出生于安徽一个普通农家,因家庭困难,读高中时便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现在,徐露平有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创新工作室,再过一段时间,他即将大专毕业。他说,想再学个本科,不能止步不前。

一项项鲁班奖、詹天佑奖背后,是中国工程建筑单位对质量与速度的不懈追求。精益求精的“大国工匠”精神,代代传承。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