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外逃15年的他与工作组对峙到凌晨两点

继《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在路上》《打铁还需自身硬》《巡视利剑》之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今天播出第一集《引领》。 

“百名红通”头号通缉对象杨秀珠、在新西兰化身当地富商的闫永明、建国以来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用案主谋许超凡共同出镜。 

先说一个背景,从2015年中国向全球公布百名红色通缉令人员名单以来,外逃腐败案件嫌疑人归案的消息频繁传来。党的十九大以来,已经又有8名“百名红通人员”归案。

杨秀珠:

曾在被遣返中强烈反抗用头撞墙

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2016年11月16日回国投案自首,潜逃海外13年,是第37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  

杨秀珠:在外面,这个苦楚,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我们在外面是知道的。逃亡的人抓紧回来,没有必要了。反正一个事情,该认的罪就认。 

杨秀珠:孤独感很厉害。倒啤酒,端端碗这都有的。要不然我一个老太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荷兰我没有亲戚,给他们帮帮忙,跟他们多讲几句温州话,多讲几句中国话,就是这个意思。 

2014年,身在荷兰的杨秀珠的处境发生了变化。荷兰警方将她拘捕,送到了位于荷兰北部格罗宁根市的一处移民收容所。她的感觉没有错,正是由于中国加大力度进行推动,荷兰已经作出遣返的决定。 

就在遣返令下达前夕,杨秀珠铤而走险,在关系人的帮助下从收容所出逃。她持一本假护照,故意设计了极其复杂的逃亡路线,先到法国,再到意大利,再到加拿大,最终目的地是美国。 

杨秀珠:他们安排一个中国老太太跟我差不多年龄,调身份调护照的时候,把我的照片放进去。当时只想到了纽约再说。 

为了躲避追查,杨秀珠逃亡的最后一程是选择乘坐火车,从加拿大多伦多到美国纽约。她自认为无人察觉,还让亲属故意放出她还在荷兰的风声。 

中国已经向美国通报,并提供了杨秀珠相关犯罪证据,开展司法合作。美方进行调查后,在长岛将她拘捕。两国经过磋商,美方同意立即遣返。杨秀珠已经被送上遣返航班,中方已经作好了接机的准备,但就在此时,出现了意外。 

7月份,对杨秀珠进行第一次强制遣返,在这个过程当中,杨秀珠强烈反抗,用头撞墙,表示自己死都要死到美国。 

不过,杨秀珠在美国没有过几天好日子,待了四十多天,就被美国抓起来了,然后一直在监狱里面。 

杨秀珠:说明天要上法庭了,到纽约,我不去。我律师说,你干吗,你过来。我说算了,我吃不消了。我说在休斯敦解决掉,我正式提出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国了。 

随后,杨秀珠放弃申请避难。当年11月16日,她投案自首回到中国,经审判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追缴贪污、受贿所得人民币2640万元。

闫永明:

创造了对赃款和罚金的分享模式

2016年11月12日,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是第36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 

2001年11月,闫永明化名“刘阳”潜逃,先是前往澳大利亚,随后以虚假身份取得新西兰国籍。拥有了合法身份让闫永明感觉很安全,他在新西兰继续经商,生活堪称高调。

常宁(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一个拥有多重身份名字的人。就是说百万富翁闫永明(刘阳、闫永明、比尔刘)他用了很多的名字。这是他在奥克兰皇后大道的公寓楼,他在公寓楼的顶层,一层都是他的。  

2005年中国就与新西兰开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闫永明是以虚假身份入籍新西兰的证据,请求进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诉讼持续到2012年,当地法院判决闫永明的新西兰身份有效,这意味着遣返这条路被堵死,追逃遭遇挫折。 

常宁:他从奥克兰高等法庭出来的时候,跟我们说他打官司没有输的时候,都是赢。  

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转换思路,提供证据证明闫永明带到新西兰的钱是违法所得,推动新西兰以洗钱罪起诉闫永明,为此新西兰警方多次应邀来到中国实地调查取证。 

中方扎实的证据得到了认可。2014年,新西兰警方向法院申请,向闫永明发出了全球资产冻结令。4300多万新元,冻结之后,他的生活来源,就是新警方每个月给他一部分生活费。 

2015年,新西兰方面正式起诉闫永明涉嫌洗钱罪,一旦法院判决罪名成立,他的资产将被全部没收。到这时候,闫永明实在坐不住了。他一方面向新西兰警方表示希望庭外和解,一方面通过新西兰警方告知中方想要面谈。2016年5月,中方派出工作组前往新西兰,双方第一次面对面,闫永明提出可以认罪退赃,但不能回国。 

追逃工作组立场是闫永明必须签订承诺书,认罪退赃并回国接受审判,闫永明态度则一再反复。 

常宁:经常是头一天坐在这里面谈得很好,说得很好,回去睡一觉,第二天全部推翻了。这个时候我们就明确跟他讲,不想再跟你周旋了。 

常宁: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一直在跟他谈。后来他回去了,结果到了晚上9点多钟他又来到我们的驻地找我们,我们就在驻地的大厅里面,这个时候我认为是他心理斗争最激烈的时候。 

周雷:他很焦灼,满头大汗,在康迪斯酒店那个大厅里面,从大堂这边跑出去那边跑进来,跑了好长时间,我觉得可能都有俩小时,就是很紧张。他走来走去由他走,我们等他作出决定,该谈的都谈了。 

在酒店大堂里,这种特殊的对峙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闫永明忽然停止了焦躁的走动,表示他决定在认罪承诺书上签名。 

常宁: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动作,他好像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签吧这个字。 

新西兰法庭最终判决闫永明洗钱罪成立,他的资产被全部没收,并缴纳巨额罚金,折合人民币总共两个多亿,其中1.3亿赃款被返还中国。加上此前通过不同方式缴纳的违法所得和罚金,中国共计追回赃款人民币2.82亿元。 

周雷(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工作人员):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的模式,包括人赃俱获,罪罚兼备,包括对闫永明赃款和罚金的分享模式,包括闫永明在中新两国都接受审判接受处罚。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就把中新双方合作侦办闫永明案件作为一个最佳实践提供给国际组织,由他们向成员单位进行介绍。

许超凡:

出国一周后资金全部被冻结

2018年7月11日,外逃美国17年的中国银行广东省开平支行原行长许超凡被强制遣返回国。 

许超凡2001年10月外逃。当时和他一同外逃的,还有接任他的两任行长:余振东和许国俊。三任行长相互勾结掩护,贪污挪用4.85亿美元,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银行资金盗用案震惊全国,而许超凡正是三人中的主犯。 

然而在美国的他们很快发现,一周之后资金全部被冻结。这是因为2001年3月,中国与美国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正式生效。这是中美有史以来第一个司法合作协定,开平支行案也就此成为协定生效后两国执法合作第一案。 

周楠生(广东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时任广东省检察院工作人员):非法入境、婚姻欺诈、洗钱。他们之前已经先跟妻子假离婚,让他们妻子去找一个美国人结婚,假结婚后先拿到美国的绿卡,然后再跟假结婚的配偶离婚再复婚。他们这些行为属于他们美国可以追究的刑事罪行,所以他们才依据这些对他们进行拘捕跟起诉。 

美国司法部在全国发出通缉令,三家人只能分头踏上逃亡之路。许超凡在美国中部多个小镇搬来搬去,他使用假身份,美国警方经过不懈地追查,在许超凡逃亡三年后,2004年10月终于在俄克拉荷马州一个小镇将他拘捕。 

许超凡:我觉得美国政府不会抓我,当时我是这么一个想法。但是情况还是不一样。突然间就来了几个美国FBI的一些探员,来核实我的身份,就这样把我跟我老婆就抓起来了。 

许超凡是三个人中最后被找到的。他被捕前一个月,许国俊在堪萨斯州的一个小镇被捕,余振东则更早就已经落网。 

余振东在这三个人里面罪行是比较轻的,他首先就承认了自己犯罪的事实,接受遣返中国的要求。2009年5月,拉斯维加斯联邦法院一审判决许超凡入狱25年,许国俊入狱22年,两人的妻子也都判入狱8年。许超凡提出上诉希望减少刑期,但终审结果仍然维持原判。 

许超凡:当时还有一个侥幸的心理,觉得也不一定能够罪名都成立,可能有些罪可以拿掉,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全部都定罪了,就判我25年,当时是蒙了,怎么会那么重的一个判刑。 

2014年,中方会同美方前往监狱和许超凡面对面,再次告知他在美国服完刑也还要面对中国法律的惩处,劝诫他不要再消耗时间和执法成本,早日接受遣返是最明智的选择。但许超凡此时仍然心存幻想。 

许超凡:还是有点儿侥幸的心理,就是说如果我继续这样待下去,说不好,我在美国这边服刑完了之后,我就算了,我就可以在美国待下去了。

蔡为:他拒不接受,而且还很嚣张,说我知道我是你们重点的追逃对象,但是我如果配合你们,我回去,顶多坐两年牢。他这种态度,显然我们不能接受。我跟他说你不把握这次机会,一定会后悔。

一年之后,许超凡后悔了。2015年9月,他的妻子邝婉芳在美国服刑期满后,立即被强制遣返回中国,这对于本来寄希望刑满后留在美国的许超凡,无异于一记重击。2016年,他通过律师表示希望再次和中方工作组见面,有意接受遣返。 

许超凡:就是说有点后悔了,为什么不早一点走余振东这样的一条路呢?多折腾十几年,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2018年7月,许超凡最终回国自首。开平支行案目前已经追回赃款20多亿人民币,3名嫌疑人中只有许国俊仍在美国羁押,中方将继续和美方合作将其遣返回国,并对他在中国涉嫌的罪行进行追诉。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工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