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这名红通人员从被发现到被抓获 只用了12个小时

原标题:红通人员,从被发现到被抓获,只用了12个小时

每一名外逃腐败分子的归案,背后都是艰辛曲折的努力。在为追逃成果欣喜的同时,这些案件也提醒着:如果能防患于未然,筑起防逃的堤坝,将腐败分子及时挡在国门之内,才是上策。追逃防逃两手抓,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多次强调的重要工作方针。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级党委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在开展追逃追赃的同时,也致力于构建不敢逃、不能逃的防逃机制。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1月14日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五集《筑坝》,通过防逃工作中的典型案例,告诉你防逃堤坝的作用。

王雁威:“冒充”出逃海外结果上了“红通”  作茧自缚!

王雁威

“百名红通人员”第97号,广州市花都区政协原主席,涉嫌受贿罪,2013年6月,他和妻子两人忽然一起失踪。

王雁威失踪后不久,广州市委、花都区委收到了一封署名王雁威,从美国寄来的信。经鉴定,这封信是王雁威亲笔所写。大约一年后,又有人从加拿大打来了举报电话,称在加拿大温哥看到过王雁威。虽然这些证据都指向王雁威已逃往国外,但追逃人员心中始终有个疑问。

广州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董新良

查找他的出入境信息就发现,应该正规的出入境的场所,他没有出入过。一个可能就是确实偷渡去了境外。第二个可能就是仍然还留在国内。

2015年4月,“百名红通”名单公布,将王雁威列入其中。很快,王雁威本人就看到了这条消息。他瞬间对当年写信说自己在美国懊悔不已,因为他其实一直藏在国内。

王雁威

自作聪明的,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张纸。没有那张纸,上不了红通,红通是对国外的,力度强度那么大。

王雁威本想转移视线,结果却是作茧自缚。被列入“百名红通”后,对他的侦查力度不同寻常,最终使得他踪迹暴露。他在国内三年的逃亡之路可以说相当曲折:他们夫妇俩先到内蒙古,再到湖南,再到贵州、云南,又转头开到东北的辽宁,在每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

王雁威

走远点可能空间就大点,没人认识你,就是这个想法。走一天算一天,其实走的过程当中,也很苦的。

王雁威就这样在全国各地奔逃了近一年,他觉得这样不仅颠沛流离,担惊受怕,而且花销太大,他已经难以承受,决定回到广州躲藏。在他以前司机的安排下,他住到了一个商人提供的房子里。从2014年10月一直躲到2016年6月,这一年多时间王雁威夫妇连楼也没下过,生病也不敢去看,都是在家里熬过去。这种日子到底是什么滋味,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王雁威

恐惧、痛苦、无助,甚至还要看别人的眼色。我自己痛苦还不算,把老婆也拖到自己的身边,过上这样的日子。

经深入调查,工作组发现王雁威涉嫌家族式贪腐,女儿王静瑶及其它几名亲属都曾利用他的职权谋取私利。2016年6月,工作组依法拘捕了王静瑶和其它几名涉案人,在对王静瑶的讯问过程中,工作组发现了一些线索,并最终将夫妻二人及同伙抓获。王雁威 三年逃亡路,终于走到了尽头。其他协助逃亡的相关人员也受到了法律的惩处。

郭永军:从被发现到被抓获  只用了12个小时

郭永军

浙江丽水市青田县人防办原常务副主任。由于感觉到了被调查的风险,2017年7月2日,他计划搭乘CZ6077次航班,逃往越南胡志明市。

在郭永军计划外逃一个月前,审计部门对他所在的青田县人防办进行审计,发现了他涉嫌贪污问题的线索。青田县纪委监委接到移交的线索并启动了初步核实,郭永军听到风声后决定外逃。

郭永军

我认为始终是在初查期间,这么一种侥幸,所以说还敢试一试。

郭永军对办案程序有一定了解,他知道一般是正式立案后才会启动防逃措施,而他判断对自己还处于初核阶段,决定尽快出逃。为了掩盖行踪,郭永军特意绕远路,让朋友开车送自己到温州,再从温州坐高铁到上海,车票也是以别人的名义买的。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新建立起来的防逃机制,已经关注到了立案之前的管控真空问题。

郭永军

边检人员安检以后,他就叫我坐下等一等,他也很客气的,就是坐下来等一下。接下来他通知我就说,他那边联系了,他说你涉嫌经济问题不能出关。

郭永军被发现后,上海浦东机场迅速将他试图出境的消息通报相关部门。而得知自己被限制出境,郭永军当即离开了浦东机场,他首先打车直奔杭州市桐庐县,想找表弟借用身份证。并找了某个关系人安排了一辆汽车,准备自己开车前往边境地带,再想办法偷渡出境。

而另一边,对他的抓捕行动已经展开。浙江省追逃办接到报告后,省市县三级追逃办的联动防逃机制立即启动,多地多部门都在寻找郭永军的去向,很快发现有线索显示他在桐庐县出现。当天傍晚时分,当郭永军驾车准备离开桐庐县,沿着迎春南路向高速公路入口方向行进时,相关部门锁定了这辆车。从郭永军在机场被发现到成功抓捕,只用了12个小时。

储士林:逃往国外缺钱  迫切想转账遭遇电信诈骗

储士林

“百名红通人员”第79号,原青岛安华发展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2012年7月他前往加拿大,听说国内对他立案调查的消息之后滞留不归。

2010年,储士林全家就办理了加拿大投资移民,他的家属搬到了多伦多生活。2012年,青岛市检察院发现储士林担任国企负责人期间,涉嫌贪污、挪用国有资产,同时也发现储士林已经有海外身份,检察院立即采取措施对储士林国内的资产进行冻结。

储士林

我那个VIP卡,银联卡在国外可以刷,购物的,一刷刷不出来了。完了一查银行,说你的卡给封了。

此后,储士林迫于生计只得在多伦多一家华人超市打起了工。做了一段时间,储士林身体又出现了问题,停止了工作。

储士林滞留多伦多两年多之后,天网行动启动,他被列为“百名红通人员”之一,他在海外的生活空间进一步被压缩。而在国内,在公安部门清理假身份、假证照专项行动中,发现了一条和储士林有关的线索。

时任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工作人员  魏念波

我们崂山公安局,他们发现一个人叫储鸿君的,你们看看是不是一个人。

经过鉴定,公安部门确定储鸿君就是储士林办理的另一个假身份。顺着这个新发现追查下去,发现储鸿君这个假身份名下,在北京还有一套房产,储士林被通缉之后,曾试着想卖掉这套房产。

时任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工作人员  于吉松

我们也感觉到储士林确实在国外,感觉也应该是缺钱了。他也(着急)想着把这个钱给转移到国外去。

工作组决定对储士林国内资产启动二次侦查,在一家金融机构找到了有一个当年未发现的储士林账户。这个账户里有两千万人民币,其中一千万在他外逃期间,转移到了他的前妻许建红的账上,许建红随后把这一千多万分成很多笔,转给了很多人。

时任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工作人员  魏念波

转了二百多笔。每一笔都是49999块钱,而且在同一个时间,每个人的名字都不一样。

这一千万的去向很快被查清,不过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时任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工作人员  于吉松

调查发现,许建红经历了电信诈骗,这个钱被电信诈骗集团给骗走了。

随着防逃力度的加强,向海外转移违法所得的渠道被大大压缩,许建红想了不少办法给储士林,最终汇到加拿大的资金只有十万美元,而这些汇款也被查出。最终,储士林的资金来源彻底被斩断,他也为连累了前妻感到愧疚,开始认真考虑回国自首。2016年1月,他乘坐的航班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