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闻风而逃机场被拦 贪官上演猫捉老鼠版“狂奔”

原标题:闻风而逃 机场被拦 这位贪官上演猫捉老鼠版“一路狂奔”

星岛环球网消息:央视网报道,俗话说:成功的背后总有艰辛。从2015年起,短短几年时间内,伴随着声势浩大的“天网”行动,一大批腐败分子被引渡、遣返、劝返、抓获,一大批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国库。然而,这些成功的背后饱含着不为人知的付出和努力。

如果在这些腐败分子逃出国门之前采取一些措施斩断其外逃之路,不知会节省多少人力物力,这才是上上之策。追逃和防逃必须双管齐下,这样才能事半功倍。下面我们要说的这个人的落网故事,恰好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生动的案例。

郭永军,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人防办原常务副主任。在他计划外逃一个月前,审计部门对他所在的青田县人防办进行审计,发现了郭永军涉嫌贪污问题的线索。青田县纪委监委接到移交的线索并启动了初步核实。由于感觉到了被调查的风险,2017年7月2日,郭永军计划搭乘飞机逃往越南胡志明市。

郭永军对办案程序有一定了解,他知道一般是正式立案后才会启动防逃措施,而他判断对自己还处于初核阶段,遂决定尽快出逃。为了掩盖行踪,郭永军特意绕远路,让朋友开车送自己到温州,再从温州坐高铁到上海,车票也是以别人的名义买的。为了防止被发现,郭永军没有提前买好机票,而是到了机场之后才现场买票。郭永军认为,只要过了边检、海关,他很快就能飞往国外了。据悉,郭永军有亲属在国外做生意,这让他的外逃之路看上去更加有底气。

然并卵,事实证明,郭永军想的太多了……

在机场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郭永军看上去毫不起眼,即使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汹涌澎湃,也得按照流程一步一步进行下去。边检人员安检后,非常客气地让郭永军坐下等一等。然而郭永军等来的却是“噩耗”,当他被通知因涉嫌经济问题不能出关后,郭永军心想:完了,这下走不掉了。

但是,即使是这时候,郭永军想到的也不是投案自首,而是继续奔逃……

出了机场,郭永军打车直奔杭州市桐庐县,目的是找表弟借用身份证,因为两人在样貌上有些相似。另外,他还找了某个关系人安排了一辆汽车,准备自己开车前往边境地带,再想办法偷渡出境。

而此时的相关部门又在干什么呢?原来,鉴于过去的一些外逃案件中不少人正是在正式立案之前听到风声出逃的。因此,中央追逃办要求各地高度关注这段管控真空期,根据情况采取防逃措施。当时,青田县纪委监委接到关于郭永军的问题线索后,虽然还没有正式立案,但也提前依法采取了防逃措施。正因为如此,才出现了浦东机场郭永军被限制出境的一幕。

同时,浙江省追逃办接到郭永军在浦东机场试图出境的通报后,判断郭永军外逃意图明显,当即依法展开追捕。2014年以来,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制定了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外逃信息统计报告制度,如果发生人员外逃事件,必须24小时内逐级上报,并同步启动防逃程序。浙江省追逃办接到报告后,省市县三级追逃办的联动防逃机制立即启动,多地多部门都在寻找郭永军的去向,很快发现有线索显示他在桐庐县出现。当天傍晚时分,当郭永军驾车准备离开桐庐县,沿着迎春南路向高速公路入口方向行进时,相关部门锁定了这辆车。

随后,郭永军驾驶的汽车在一个收费站处被一组巡逻特警拦截,郭永军被逮捕。据当时参与抓捕拦截的一名巡逻特警回忆,郭永军当时都蒙了,让他下车他也没反应,叫他把车熄火他也没反应。

从郭永军在浦东机场被发现到成功抓捕,相关部门只用了12个小时。天网行动开展以来,截至2017年初,全国各地成功拦截了230名企图外逃出境的涉嫌违纪违法党员干部,郭永军只是其中之一。随后,办案人员查明了郭永军此前在上交护照时使用了调包计:将一本假的护照交上去,而自己保留着真的护照。

过往案件显示,不少外逃人员是持因私护照外逃,2014年以来,各级组织人事部门加强了对领导干部因私出国出境证件的管理,集中完善了登记备案人员信息库,并建立了集中保管制度。郭永军案件则提醒着有关部门,对上交上来的证照还需要加强鉴别。从源头上掐灭蠢蠢欲动的外逃念头,让腐败分子想逃也逃不掉。

防逃工作是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防住一个就等于追回一个。要密织天网,筑牢防逃堤坝,经常抓,抓日常,对想外逃的人要能防得住,对外逃的人要能追得回。而这其中,“裸官”是一个不得不提及的问题。

“裸官”是一种形象表述,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是指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官员。官员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的情况有多种,有的是靠真本事出国留学,有的是因真才实干定居海外。因此,“裸官”不等于“贪官”,这在逻辑上是很清楚的。但是,理论一旦遭遇现实,便往往会很苍白。因为从近年来查处的大量腐败案件以及外逃贪官的情况看,“裸官”出事的概率比一般官员大,属于腐败的高危人群。比如,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落马后,就被曝出妻儿均已移民海外。

2014年,中央组织部针对裸官问题下发了管理办法,明确5类岗位裸官不得任职,各地根据规定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岗位调整。这5类岗位包括:

1、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委、法院、检察院领导成员岗位,上列机关的工作部门或者机关内设机构负责人岗位;

2、国有独资和国有控股企业(含国有独资和国有控股金融企业)正职领导人员、事业单位主要负责人岗位,及其掌握重大商业机密或其他重大机密的领导班子成员和中层领导人员岗位;

3、涉及军事、外交、公安、国家安全、国防科技工业、机要、组织人事等部门中的重要岗位;

4、掌握国家安全事项,以及发展和改革、财政、金融监管等重大经济或科技安全事项等方面的工作岗位;

5、其他不适合由配偶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的岗位。

此外,2017年新修订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规定》出台,领导干部每年需按照规定如实报告家庭情况、境外资产情况等事项,对报告会定期进行抽查,一旦发现不如实报告将及时处理。

我们相信防逃和追逃手段相结合,中国的反腐败工作定能交出让人民满意的答卷。就在2019年1月15日,又有一名腐败分子回国自首,这是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后首名回国投案的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也是中央追逃办对外公布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有关线索之后,第6名到案的外逃人员。

海南省原正厅级国企负责人王军文回国投案自首海南省原正厅级国企负责人王军文回国投案自首  

王军文,男,1951年10月出生,曾任海南省纺织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省经济合作厅党组书记、华海公司董事长,涉嫌受贿罪。2003年9月,王军文外逃。2003年9月24日,海南省检察院对其进行立案侦查,2014年11月10日批准逮捕。

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这是中共中央对腐败分子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