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河南官员错判10年获无罪:盼追责 被抓时孩子在家

原标题:错判十年获无罪 程正义等到了正义 

九年前程正义在一次活动中讲话。 北京青年报 图九年前程正义在一次活动中讲话。 北京青年报 图

北京青年报1月18日消息,“我等待这个时刻,已经5年半了。两千零六个日日夜夜,正义虽然迟到,终究没有缺席。”已年过五十的程正义感叹道。昨天上午10时,河南濮阳工业园里召开了该工业园区党工委原书记程正义的恢复名誉大会,鹤壁市鹤山区法院公开向程正义道歉。

检方决定不起诉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程正义案的《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中看到,2013年7月24日,鹤壁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滥用职权、受贿罪对程正义立案,同日由鹤壁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因涉嫌滥用职权、受贿犯罪,经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2013年12月17日程正义由鹤壁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2014年5月9日,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检察院以程正义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向鹤山区法院提起公诉。2014年11月13日,鹤山区法院认定程正义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判决后,程正义表示不服,向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2018年3月9日,太康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决定对程正义不起诉。

获得国家赔偿

2018年4月25日,重获自由的程正义向鹤山区法院申请国家赔偿。2018年6月25日,鹤山区法院作出(2018)豫0602法赔1号决定。程正义不服,向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不起诉决定一出来我就开始着手申请国家赔偿,我当时要求限制人身自由赔款之外,支付我精神抚慰金100万,但是鹤山区法院的赔偿决定是1万,我没有办法接受。”程正义说。

北青报记者在赔偿决定书中看到,2018年9月26日,鹤壁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鹤山区人民法院支付程正义被限制人身自由1259天赔偿金358487.66元,支付精神抚慰金50000元,并在河南濮阳工业园区管委会公开为程正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事件回放

2015年4月21日,由于原判决部分事实不清,且未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案件发回鹤山区法院重新审理。

2015年7月13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该案由太康县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1月2日,程正义被太康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2018年3月9日,太康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决定对程正义不起诉。

对话:被抓时孩子在家,希望案件启动追责

曾被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刑十年,经过了5年半的诉讼和调查,最终被认定无罪并得到国家赔偿。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与程正义进行了对话。

北青报:您还能回忆起当初被控制的情形吗?

程正义:当然记得,那是2013年7月24日的早上,我前一天晚上刚从外地招商回来,所以早上8点多才出门上班。刚下楼就被检察院的人控制了,从我身上搜出了钥匙,上楼进入我家进行了搜查。从那天被带走开始,一直到2017年1月2日取保候审,我没再回过家。

北青报:当初是因为什么罪名被带走的?

程正义:一开始是说我在濮阳范县任常务副县长的时候涉嫌滥用职权导致5000多万的经济损失,后来又说我受贿。这些我都没有做过,所以不能承认,最终法院也是认定我无罪。

北青报:对国家赔偿决定是否满意?

程正义:基本满意吧,最满意的是限制人身自由的天数从1113提到了1259天。法院认定,我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前,被检察机关监视居住的146天应计入赔偿天数,每天按照国家2017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84.74元标准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虽然没有达到我要求的100万,但是比一开始的1万要多,这都是次要的,这3年半失去自由的日子,经济补偿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

北青报:重获自由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程正义:我2017年1月2日取保候审,出来以后第一件事是去看父母和家人。3年半的时间都没有见到他们,家里老人生了好几场病,好在还有兄弟姐妹照应。陪父母过完年之后,我还去海南旅游了十多天,看看海,觉得人生开阔了不少。在看守所里的时候最想干的事就是旅游,各地走走,失去过自由才知道自由的宝贵。 

北青报:失去自由3年半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程正义:其实在看守所里我的心态还是很积极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犯那些错误,一直都是想着要争取公正,所以状态还不错。就是白头发多了,进去之前也就几根白头发,现在差不多白了一半了。

其实对家人的影响可能更大一点,我被带走的时候孩子正好大学放暑假在家,对他来说也是个打击吧,虽然现在都过去了,但是肯定还是有影响。我回来后也很少跟他交流这件事,双方都避而不谈。

北青报:对于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规划?

程正义:我已经向我们当地的组织部报到了,具体会有什么工作安排目前我还不知道,服从组织的安排吧。还有就是希望我的案子能启动追责,当然追不追责还是由组织决定。出来以后才发现,世界变化很快,所以现在每天都是看书学习,微信、淘宝这样的互联网工具怎么用,我也在“补课”。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涛、李卓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