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家三代都是军人 复员老兵任环卫处长却成阶下囚

原标题:警钟!富阳的这个环卫处长,怎么会一步步走上贪腐之路?

2018年10月11日上午,杭州市富阳区环境卫生管理处原党总支书记、处长骆绍平涉嫌职务犯罪在富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以受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串通投标罪提起公诉,该案成为富阳近年来犯罪罪名最多的职务犯罪案件。 

骆绍平一家三代都有军人的经历,流淌着军人血液的骆绍平也在部队干了十多年。带有“红色基因”的他,担任环卫处长期间,在全区各种重大环境卫生检查时能勇挑重担,带领环卫处职工不懈奋斗,富阳连续14年被评为国家卫生城市。

在外界看来身为环卫处长的骆绍平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好领导”,却在环卫处职工信访举报中落下马来,成了富阳近年来起诉罪名最多的贪官,不禁让人惋惜。

近日,杭州市纪委官方公众号“清廉杭州”,详细披露了这位环卫处长,是如何一步步忘却“自我净化”的。

套取国资私设“小金库”,发补贴拢络“人心”

2012年富阳国卫复评期间,环卫处承担了大量的工作任务,骆绍平也听到部分干部发牢骚反映工作辛苦,待遇不高,他在竞聘环卫处长时也做过承诺,会想办法给环卫处中层干部增加待遇,打算以岗位津贴名义给中层以上的干部发放补贴,但这些补贴按照相关规定不能列入财政资金进行发放。  

于是骆绍平把目光放到了“临时道路”的保洁费上,把通过保洁公司套取资金给中层副职以上干部发放补贴的想法在环卫处班子会议上提了出来,这一想法在班子会议上获得了通过,并确定发放范围和标准。  

会后,骆绍平立即指使副处长徐某操作此事,徐某遂联系了一保洁公司负责人,与环卫处签订关于公园西路道路保洁的虚假合同,而实际该临时道路的保洁工作由环卫处下属单位环卫所完成,产生的费用计入环卫处财务开支。  

2012年7月至2014年9月,长达28个月的时间内,保洁公司每月将环卫处转来的保洁费扣除开票费用及管理费用后打入了徐某个人账户,徐某再把资金以现金的形式交于财务科长汤某处。通过这一手法,骆绍平通过保洁公司套取资金达54.1184万元。  

此外,2013年至2015年期间,按照骆绍平的指示,环卫处其他班子成员及部分中层干部各自通过虚开轮胎发票、垃圾中转站维修、果壳箱等发票的形式,从汽修厂、垃圾中转站维修部等处陆续套取数千至数万不等的资金,计18.785万元。  

根据骆绍平安排,环卫处将套取的72.9034万元资金,通过发放津补贴的形式发放给每个中层以上干部。2012年4月至2015年12月,累计私分金额达61.7万元。  

手握大权充老大,操纵投标享“分红”

骆绍平是一名军转干部,从到环卫处的一般干部,到担任环卫所副所长、环卫处办公室主任、环卫处副处长、处长,20年来骆绍平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环卫处一把手的位置,环卫处就像他自己的私有领地,再熟悉不过了,权力过分集中就开始滋生腐败。

随着富阳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每年城区道路的保洁业务就有上千万元,各个清洁公司都一窝蜂地围着骆处长转,在逢年过节、投标节点,这些公司负责人都会向骆处长孝敬钱物。骆绍平回忆说:“当了处长后朋友多起来了,找办事请吃喝的多起来了,有这么多的老板送钱送物,并被奉为神明,自己感觉洋洋得意。”

2013年至2018年期间,骆绍平利用担任环卫处党总支书记、处长的职务便利,为监管服务对象谋取不正当利益,多次收受多人贿赂共计40余万元。

而想要承接保洁业务的清洁公司更要在骆处长面前懂规矩、知进退,要根据骆处长意见划好各自地盘。2013年4 月,环卫处发布一路段保洁业务的招标公告,杭州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戴某和杭州富阳某清洁有限公司的汪某都想参与该路段的投标,都希望得到骆绍平照顾。  

面对两人的请托,骆绍平做起了中间人。在骆绍平的居中劝说下,约定由汪某公司陪标,帮助戴某公司中标,中标后共同经营利润平分。作为优势一方的戴某碍于骆处长的面子,只能违心服从。按照骆绍平安排,戴某公司如愿中标,戴某也按照骆绍平的要求与汪某合作经营。汪某顺利赚取了该路段保洁业务一半的利润每年120万元。为投桃报李,汪某再把每年一半利润60万元以分红的形式交给骆绍平,这才是骆处长打的如意算盘。  

2013年10月至2017年12月期间,骆绍平利用担任环卫处处长的职务便利,插手业务说情,不投入资金不参与经营,拼干股坐收“分红”,分20余次非法收受众安公司实际负责人汪某所送的135万元“分红”贿赂款。  

这些钱骆绍平大都用于建造和装修自家在城郊的别墅。但在其个人事项报告和组织核查时,骆绍平均未如实说明别墅建房款和装修款的来源。相反,在2017年9月富阳区纪委、监委对其进行初核时仍不如实说明,事后骆绍平向办企业的同学求助,商议虚构向同学借款100万元,用于建造别墅,以掩饰资金的真正来源。  

巧立名目发油卡,借机克扣谋私利

2011年7月,骆绍平在担任环卫处处长后,因为要招待相关部门及人员的走访,还有单位退居二线老干部的补助以及单位中层以上干部加班的补贴,但这些无法在财政资金中开支,骆绍平想到以了“车管科车辆加油”名义购买加油充值卡进行开支的办法。  

骆绍平多次指示分管后勤保障工作的洪某,以环卫处“车管科业务开销”的名义,分20次共计购买加油充值卡卡25.75万元,购买加油充值卡费用由财务科依据发票列入环卫处单位开支。  

2012年1月至2016年5月期间,骆绍平以接待相关部门走访为由分21次向洪某私下取走加油充值卡,共计22.81万元。  

大笔的钱财在身,这时的骆绍平开始私欲作祟,自认为没人知道这些加油充值卡的去向。22.81万元充值卡中,骆绍平除用于公务开支外,余下的加油充值卡未交回,而是中饱私囊了,先后分124次充入自己的加油IC卡,共计9.56万元予以侵吞,供个人使用。 

骆绍平在环卫处工作了二十多年,这期间,他经历了不讲规矩、不讲规则,从破纪到破法的过程,特别是在担任一把手“处长”后迅速腐化。

骆绍平在法庭庭审时忏悔道:“富阳环卫处是个先进的集体,但因为我的罪行让富阳环卫史写下了耻辱,我对不起工作20多年的环卫处和与我同甘共苦的同事。我的父亲,我的儿子,三代军人,本该是个光荣的家庭,但我却玷污了我的家庭,我对不起家人。”

 

“我总以为自己做的事天衣无缝,不会有人知道的。组织找谈话时不如实说明,心存侥幸,以为事情还没败露。错误地认为调查一下就马上会过去,还四处打探消息,其实一切都是徒劳。”骆绍平交代问题后这样说。2018年12月28日,骆绍平因受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串通投标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8万元。

骆绍平的腐化堕落究其原因,其中有其个人思想放松,贪念恣长所致,也有监督管理的缺失,政治生态长期“亚健康”的状态。权力过于集中,形成“一人独大”的“家长”作风,骆绍平提出各项违规操作的事项,在班子会上无人提出异议,其主管单位亦长期“不知情”。

案件的发生值得我们反思警醒,环卫处这样干脏活苦活累活的“城市美容师”竞成了贪腐分子“藏污纳垢”之地,可见不管哪个行业、哪个领域,如果权力制度的笼子不扎紧,党员干部廉洁从政的意识不强,就会给腐败提供滋生的土壤和空间,就会产生骆绍平这样的悲情故事。

来源:钱江晚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骆绍平 环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