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被处分后又落马,这些官员被“一查再查”

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忘记处分教训 这位副县长顶风违纪再被查》。文章让政知圈想起,一段时间以来,看到多名落马官员在落马前曾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其中,有官员曾受到处分和他最后落马中间隔了十多年。

7年前被记过4年前退休仍被查

去年12月27日,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晋煤集团原党委常委、副总经理、煤化工事业部总经理王毅涉嫌严重违法,经省监委指定,目前正接受晋城市监委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大概两年前,2016年12月,王毅已经因严重违纪被省国资委给予其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

被处分后再次被纪委监委立案调查,这种情况此前也有。

但很特别的是,《山西晚报》12月28日报道,晋煤集团3人接受审查调查,分别是晋煤集团原党委常委、副总经理、煤化工事业部总经理王毅,晋煤集团原煤化工事业部处长兼北京晋煤太阳石煤化工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贾红斌,晋煤集团赵庄二号井原外协主任王强。

而这三人此前都曾受到处分,除了前文提到的王毅以外,2017年1月至2017年12月,贾红斌被停职,2017年12月,其与公司解除劳动合同;2015年8月王强遭停薪留职,中止劳动合同,2017年5月,因违纪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再往前一点,去年11月21日,长春市原副市长王学战接受审查调查。王学战2014年9月已经退休,在他的简历中,他于2002年4月至2011年8月担任长春市副市长。在2011年8月至2014年9月退休的中间这三年,他的简历空白。

其实,2011年9月,他曾被通报受到行政记过处分,此后便不再担任副市长。

王学战

据当时新华社报道,2011年3月26日,长春市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未与长久家苑棚户区改造项目中的182户居民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与其委托的东霖拆除公司组织雇佣数百人、18台钩机进入拆除现场,采取暴力手段对多栋楼房进行强行拆除,致使未及时撤离的被拆迁人刘淑香(女,48岁)被埋窒息死亡。

监察部责令长春市政府向吉林省政府并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责令长春市市长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吉林省纪委、监察厅一次性给予十多位领导干部党纪政纪处分,其中,给予长春市副市长王学战行政记过处分。

王学战被记过3年后退休,如今退休4年又被审查调查,至于他又具体犯了什么错还需要等待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的披露。

省部级官员至少7人有这种情况

先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后来又被查落马的情况其实不少,其中不乏省部级官员。

到现在为止,至少7位省部级落马官员都属于这种情况: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杰辉、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以及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原副书记、监事长姚中民。

这其中,有一些官员是因为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被问责。例如:

2011年,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廖永远,因中石油在大连所属企业“7·16”输油管道爆炸火灾等4起事故,受到记过处分。2015年3月,廖永远接受调查。

2013年,时任吉林省副省长谷春立,因“6·3”吉林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吉煤集团通化矿业公司八宝煤业公司“3·29”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和“4·1”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2015年8月,谷春立被通报接受调查。

2014年1月,王天普因青岛“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特别重大事故被给予记大过处分。2015年4月,王天普接受调查。

2017年9月,江西丰城发电厂“11·24”冷却塔施工平台发生坍塌,时任江西副省长李贻煌因领导不力等原因被国务院点名通报。2018年1月,李贻煌接受审查。

除了因为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还有其他原因导致官员被处分。

比如,姚中民2016年6月接受调查,在2015年初,他就因为违反八项规定精神,被中央纪委通报。李成云曾在2011年9月被公布“因涉嫌违纪,不再担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职务”,后来他又出任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2016年4月被通报接受调查。

再有就是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杰辉,他曾被国务院“严肃问责”,而且,当时中央政治局听取了国务院的相关汇报。

2016年11月23日,针对发现的华达公司生产销售“地条钢”、安丰公司未批先建边批边建钢铁项目等顶风违法违规、严重干扰正常生产经营秩序问题,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派出调查组分赴江苏、河北。

调查发现,安丰公司新建设的钢冶炼项目,属于顶风违法违规、未批先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干扰了钢铁行业化解产能过剩工作。国务院认为这起事件同江苏“地条钢”事件一起暴露出在去产能工作中,一些地方政府存在严重失察、贯彻执行国家政策不力、未按规定上报、行政效率低下等问题。

当时,两省政府都被责成向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其中,时任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一视同仁、该用则用”

除了省部级官员,也有多位厅局级官员有这种情况。

比如去年4月被双开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孟伟,他曾在2015年,因水专项有关问题被行政警告。

还有大家比较熟悉的“表哥”杨达才。2002年11月,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关庙镇工作人员,三次来到杨寨村农民尚玉贵家,上门催收拖欠的1999年“普九”集资款和公路建设集资款,双方发生争吵,尚玉贵服下汽油身亡。时任安康市委常委、汉滨区区委书记杨达才因负有领导责任,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杨达才后来又历任汉中市副市长,汉中市委常委、汉中市常务副市长,陕西省安监局局长等职务,2012年9月,杨达才被撤职,2013年2月被开除党籍。同年9月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4年。

杨达才

可能有读者注意到了,2002年被党内警告,2012年被撤职查办,中间隔了10多年。那么,为什么被处分的官员仍然在升迁呢?

去年9月19日,《人民日报》发文回答了这个问题,文中提到:

“坚持严管和厚爱结合、激励和约束并重”,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作出的一个重要论断。

我们说严管,就是要对违纪违法行为决不容情,不搞网开一面,同时坚持抓早抓小,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不能养痈成患,把小病拖成大病再去治。

另一方面,也要做到厚爱,对于那些轻度违纪、认识到错误后愿意改正并做出成效的同志,要一视同仁、不能歧视,该用则用,让这些同志甩掉包袱,看到未来,大胆前进。对待这些同志,如果只严管不厚爱,该说话不说话,该拍板不拍板,该担责怕担责,就不仅是对他们不负责任,也是对党的事业不负责任。

来源:政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