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赵正永落马“前传” 古城西安大变局前的静谧黎明

原标题:赵正永落马“前传”

2016年年底,我写过一篇文章叫《西安变局》。当时市委书记换人,魏民洲退到二线,从沿海地区调来了工学博士王永康。这个人事变动,被组织上称为“对西安领导班子的加强”。除了大面上的信息之外,当地还有两件事少为人知,一是与魏民洲搭档的市长董军因为违规吃喝的问题受到了党纪处分,二是市委组织部长钟健能因为拉票贿选问题被处理。这些信号汇聚到一起,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就做起了“功课”。

在不断深挖的过程中,似乎隐隐闻到了一些特殊气息。最明显的一个感觉是,陕西在整个反腐版图上显得异常“静稳”。这种不同寻常的安静,往往意味深长。

做“功课”的时候读过一篇公开报道,印象很深刻。2015年年初,陕西省委常委班子召开了一次民主生活会,那次会上,时任省委书记赵正永公开谈到了陕西首虎祝作利:“祝作利是组织上多年关注并列为后备干部培养的,过去从没有听到任何有关线索和反映,2013年初换届,经过多道关口,他的‘两面人’问题始终没有被组织发现,这使我对如何全面有效地了解和考察干部产生了困惑。”这段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仔细琢磨,味道却不太对。赵正永当副省长和省长时,祝作利是发改委主任,两人作为上下级经常一起出席活动,接触如此频繁,却说没有听到“任何线索和反映”,这样的表态让人感觉蹊跷。作为陕西省管党治党的第一责任人,他把选人的责任都推给“组织”,还表示“困惑”,那种委婉的卸责已经到了呼之欲出的地步。我读到这篇报道的时候,赵正永已经卸任省委书记了。

2017年春节刚过,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就对陕西省开展了“回头看”,巡视组长是徐令义。反馈意见里提到,“四个意识”不强、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不够到位,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存在“好人主义”现象,矿产资源领域存在廉政风险等等问题。没多久,魏民洲就应声落马了。

当年8月,陕西省委发布了整改情况通报。现在回过头来读这个通报,还是挺感慨的。整改的情况非常细致,“回头看”反馈意见中没有向外界公开的部分,也都有所涉及。比如,提到整改“政治警觉性不高”的问题,说是省委坚决纠正“西安、商洛两市存在的错误认识”。但这个“错误认识”究竟是什么,外界还是颇为迷茫。

既然迷茫嘛,就要努力去追寻,果然,还是被我找到了线索。赵正永在任的时候,西安和商洛市个别领导干部,在公开和私下场合提出“向省委看齐、向市委看齐”的错误言论,却没有受到及时制止。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在这个问题上尤其不靠谱,他曾经大会小会都讲这两个“看齐”,还宣称“市委的核心就是市委书记”,甚至发动全市都搞“叫响向我看齐”的活动。一个政治上如此糊涂的人,竟然跻身高位,不栽下来实在没道理。还有一个市级领导干部,把赵正永写的一篇文章称作“论断”,表态要“紧紧围绕这个论断”,“坚定不移向中央看齐,坚定不移向省委看齐”。对“四个意识”的庸俗化理解,反映出他们的政治素质存在严重短板。而这种错误言论的公开表达乃至登报,又侧证了赵正永在陕西的“说一不二”。在一个地方深耕多年、又当上了主要领导干部,就把地方当作自己的“独立王国”,把个人意志凌驾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之上,这大概就是秦岭北麓违建问题始终得不到重视的根源所在。

在陕西省委的那份整改通报中,确实也提到了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这个问题被中央巡视组称为“政治担当精神不强”。但陕西方面的整改,仍然沿用了2014年的老数据,就是“202栋违法建筑”。直到“回头看”来临,陕西方面仍然没有警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仍然未能做到刮骨疗毒,整改工作仍然流于表面和形式。一年之后,中央派来了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带队的专项整治工作组,陕西于是迎来了一场政治整肃、思想整顿、违建整改的疾风暴雨。

中央巡视“回头看”发现的很多重点问题,后来都由时政新闻做出了“解答”。“回头看”反馈意见提到一些干部喜欢跑北京“搭天线”,搭错了“天线”的魏民洲就过电了。“回头看”批评陕西的扶贫工作急功近利,主管扶贫的副省长冯新柱后来落马了。“回头看”提出矿产资源领域存在廉政风险、榆林等地存在政绩脱贫现象,能源大市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就落马了。而更深层的变动和更内在的变革,也许只有在当地才能真切地感受到。 

风暴来临之前,都会静得出奇,但当“前锋”来临时,身在其中的人会有所察觉。去年7月3日,赵正永去了一趟西安的香积寺。虽然这次特殊的活动并未见诸公开报道,但很快就有热心的长安群众向我们通报了这一消息。说来也怪,赵正永一向对佛教表现得非常热心,在他担任党政主要领导干部期间,多次前往寺院视察工作,法门寺、广化寺都留下过他忙碌的身影。但在这微妙的当口,他再次前往香积寺,又是所为何来呢?莫非已经有了某种预感?

11月上旬,陕西省委常委班子召开了一次专题民主生活会,主题是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和以往那种“好人主义”的生活会不同,这次会议开得非常严峻,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到会指导并做了讲话,强调“要不断放大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和这次民主生活会的政治效果”。看到新闻之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盖子眼看就要揭开了。可能会很吓人。”

在《西安变局》那篇文章的分割线下,我写了一首小诗,结尾两句是,“你的余生再没有别的奢望/只剩下喘息”。我写那两句话,的确是无意的。我哪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呢?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蔡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