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斥巨资的重点工程 落成1个月被中央部门点名批评

原标题:花费巨资的重点工程,落成1个月被中央部门点名批评

按照中央要求,明年全国所有贫困县要全部摘帽,目前已经进入全力冲刺阶段。然而,却有一些贫困县脱离实际,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

日前,住建部通报了甘肃省兰州市唯一的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榆中县投资6200万元,举债建仿古城门、大型雕塑的问题。此时距相关项目落成揭幕,尚不足1个月。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这笔巨资相当于该县全年主要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当地却认为上述工程“必将使榆中焕发出一种独特的魅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去年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指出,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榆中县北城门

榆中县北城门

花6200万造城门、雕塑等

2018年9月至11月,住建部对全国城市出入口景观建设项目进行调查,发现了榆中县北入口环境整治项目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问题。

该县在北入口间距不到500米的地方,建设了两座高达28米、宽达145米的秦汉仿古城门、一座大型雕塑以及两个远离居住区的景观广场,投入资金6200万元,平均造价达3425元/平方米。

6200万是什么概念?长安街知事查询统计年鉴发现,2016年该县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93亿元。

换句话说,两座城门、一座雕塑、两个广场花去的费用,就占了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全年主要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住建部一针见血地指出,榆中县没有将有限的财力优先用于民生改善,而是举债在城市出入口“造景”“造门”,盲目立项、搞“形象工程”。

除了公开通报,住建部还要求甘肃省住建厅督促榆中县政府于4月15日前完成整改并上报,对于已成为事实且造成损失的,要做出深刻检查。

“必将使榆中焕发独特魅力”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此次被通报的秦汉仿古城门分为南北两座,分别于2017年6月和5月完成主体建设。两座城门相距不足500米,各自由城门和城墙组成,城门则由城门、城门楼和四个阙组成。

2017年9月,榆中县举行了竣工典礼。当地主要领导在致辞中指出,雄浑壮观的文化地标性建筑——北门的落成,必将使榆中焕发出一种独特的魅力,对于创建历史文化名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榆中县蒙恬像

榆中县蒙恬像

至于此次被通报的大型雕塑,是指秦朝名将蒙恬像。榆中县以公元前214年蒙恬大将军北斥匈奴拓疆扩域设榆中为历史依据,确定了县城整体风貌为秦汉风格,着力打造具有秦汉风格的特色旅游县城。

2018年12月26日,蒙恬像落成揭幕仪式举行。当地主要领导表示,榆中把民族英雄蒙恬作为代表榆中城市形象的主雕塑,对于追忆历史缅怀英雄、创建历史文化名城、丰富城市文化内涵的重要意义。

然而,不到1个月后,住建部的通报就来了。

韩城近2亿元搞假山跌瀑等

此次与榆中县一同被通报的,还有陕西省韩城市。该市在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建设中,刻意追求“鲤鱼跃龙门”的形象效果,建设超大体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总投资1.9亿元。

微信公众号”韩城日报“介绍,假山跌瀑区占地30亩,北侧假山高23米,南侧假山高20米,水系总长210米,南北两侧大型假山跌瀑寓意“龙关”,展现鲤鱼逆流而上,鱼跃龙门的情景,是韩城市最恢弘的假山水系景观。

住建部称,此景观工程脱离地方实际,盲目造景、投资过大、造价过高,照搬照抄南方地区造景手法,与北方城市地理环境和整体风貌极不协调。

韩城假山跌瀑(资料图)

韩城假山跌瀑(资料图)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作为该省省内计划单列市,韩城并非贫困县,但这不意味着没有贫困人口。公开数据显示,该市有贫困村62个,建档立卡贫困户3279户10041人。

与榆中县一样,住建部已要求陕西省住建厅督促整改,4月15日前将情况上报。此外,住建部还要求各地从上述两个典型案例中汲取教训,全面排查整改,属于“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立即停止建设。

搞形式主义?严重者开除党籍

近年来,已有多个贫困县因集中资源“造盆景”、只图表面光鲜好看,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被公开通报、问责。

比如湖南国家级贫困县汝城县,县委、县政府大楼坪前,植有6株两人手拉手才能环抱住的银杏古树(花费285万元),大楼对面的爱莲广场上,8根图腾石柱屹立于中央(花费120万元),广场四周高楼林立。

自2008年以来,该县违规举债修建办公楼10栋几乎一半的钱都用在大搞城市开发和城市建设,仅修建爱莲广场,就花了4800余万元。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地民生问题长期得不到重视,有两个村连电都没有通,只能靠山泉水发电和点煤油灯照明。最终,汝城县3名党政主要负责人受到严肃查处。

图为汝城县举债修建的爱莲广场,与广场相对的是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图为汝城县举债修建的爱莲广场,与广场相对的是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又如贵州省深度贫困县三都县,原县委书记梁嘉庚在任期间,表面大放“不求做大官,但求做大事”“带领全国63%的水族人民脱贫就是天大的事”等豪言壮语,在办公室墙上挂着“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作战图”,实则把精力和资金集中到与脱贫攻坚工作无关的养生谷、千神广场等增政绩、名头响的综合开发项目上。

2016年以来,梁嘉庚主导实施在建的1000万元以上的项目有127个,但与脱贫攻坚有关的只有41个。最终,因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置若罔闻,梁嘉庚被“双开”、移送司法。

官僚主义害死人、形式主义累死人。去年,中央新修订《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聚焦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作了相应规定。

例如,《条例》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

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致使国家、集体或者群众财产和利益遭受较大损失的,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条例》第一百二十二条又规定:

有下列行为之一,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一)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只表态不落实的;

(二)热衷于搞舆论造势、浮在表面的;

(三)单纯以会议贯彻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在实际工作中不见诸行动的;

(四)工作中有其他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行为的。

“对扶贫领域典型案例通报曝光,不只是为了让违纪违法的党员干部‘亮丑’,更重要的是督促包括这些人员在内的全体党员干部明责履责,盯紧关键环节,激发责任担当,确保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