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无限极曾多次“漏网” 人民日报:这次又能过关吗?

目前,无限极陕西分公司被立案调查。与此同时,西安市工商局联合工信、公安、卫计、食药等14个部门已启动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坚决打击“保健”市场中的各类违法行为。

虽然,有关无限极是否涉嫌虚假宣传,此次清查能否坐实“传销”指控等问题,尚无明确结论。但无限极害人不浅的事例,已屡见不鲜,商洛女童并不是第一例。

深耕市场多年的无限极,声名鹊起,与此伴随的一直是“传销”疑云。尽管受害者多次控诉,无限极依然横行无忌,仿若市场无限制。对此,网友高呼:请你善良。

无限极多次害人却多次被有关部门“漏网”

忍无可忍之下,最终引爆无限极崩盘的,是陕西商洛的一位妈妈。

近日,商洛女子田淑平在社交网络上称,其女儿患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无限极的一名“指导老师”樊某推荐下停药并大量服用无限极产品,但在几个月后却被诊断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此事引发民众关注。

 陕西商洛女子田淑平在诉说女儿病情时失声痛哭。

陕西商洛女子田淑平在诉说女儿病情时失声痛哭。

随后,西安市工商局立即责成工商雁塔分局对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另一方面,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紧急部署,要求陕西各地市区开展对无限极分支机构及关联市场主体的核查、排查工作。

资料显示,无限极是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成立于1992年,从事中草药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其产品涉及食品、护肤品、养生用品等。2018中国直销公司中,无限极销售额高达249亿元,成为我国最大的直销公司。

但与此相背的是,无限极频繁被曝光的“人命官司”:比如在2016年,重庆市与河南省驻马店市分别发生一起因听信无限极营销人员宣传,停止正规治疗而死亡的案例。

2017年7月26日,陕西商洛田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给3岁女儿服用无限极的保健品。三个多月后,田女士和女儿都出现眼睛发黄的情况,此时,田女士已经购买了7万多元的无限极保健品。12月,孩子被诊断患有干眼症。

2018年3月,田女士向商州市商州区食药监部门进行投诉。据执法人员回忆称:我们立案侦查之后,便对樊某进行了处罚,并将田在《食品流通许可证》过期期间购买的无限极产品进行调换,并退款1万余元。之后,田淑平再向我们反映樊某销售的无限极产品存在虚假宣传,但我们去该店侦查之后,并没有发现明确证据。最后,田淑平又向我们投诉无限极产品对孩子身体有害,但这个也难定论,协调不成之后,我们建议他们走司法途径。

但2018年4月,商州区食药监部门回复田女士,称经检验,送检产品未发现不符合国家标准的情况。同年5月,西安市儿童医院和西京医院均诊断田女士的孩子为心肌损害。随后的半年多时间里,田女士先后到商洛、西安、广东(无限极总部所在地)等地的相关部门进行投诉,但一直没有明确的结果。

2019年1月16日,频频投诉未果的田女士将自己的遭遇发布到网上,才引起轩然大波。同时,无限极公司与田女士协商赔偿问题,协议赔偿60万元以及一些附加条件,但遭到田女士拒绝。

梳理事件始末,其实孩子早就出现不适,商洛当地相关部门也早就介入调查,但遗憾的结果是:无限极依旧打着“帮助贫困儿童走向健康”的新闻噱头啃食着“带血的馒头”,相关部门却并未查明“不符合国家标准的情况”。

此外,在2017年8月,陕西11部门联合出击,开展了为期一年的食品和保健品市场的持续整顿。其中便包括“欺诈和虚假宣传专项整治”,此次战果是:共查处制售假冒或有毒有害食品、保健食品及虚假宣传案件125件,取缔非法会议营销43场,处理违规广告174条。

而商洛田女士女儿的事件,也正发生在专项行动期间。然而,很遗憾,无限极并没有被有效规范。

不禁发人深思:监管漏洞,在哪里?保健品帝国背后的“护身符”到底是什么?

据媒体爆料,加入无限极时,必须先办理498元的会员卡,此后每年保证300元的消费才可“保卡”,同时也拥有了一种赚钱的方式:发展“下线”,获得“分红”。也就是说,当月一分钱产品都没有卖出去,如果发展1296人,月提成收入即可达到22.68万元;只要发展6位伙伴,伙伴每人业绩达到80万元,年收入就可以突破百万。如此暴利之下,各级销售为了多挣钱、“拉人头”,夸大产品功效、编造虚假故事,甚至熟人坑熟人,受害者越来越多。

“伪直销”一边打着政策的擦边球,逃过多部门的联合围剿,更有恃无恐地让越来越多的人上当受骗,甚至殒命。

而说到陕西的保健品市场,早就有标志性事件已经撕开了被掩盖的“无序”真相。

2015年5月15日15时27分,淳化县仲山森林公园附近一拐弯处,西安相伴商贸有限公司一辆大巴车不幸发生坠崖事故,造成35人死亡。该事件起因便是西安相伴商贸有限公司以培训讲座为名,事实上为推销保健品,雇用4辆大巴车,组织以中老年为主的民众旅游。此事影响恶劣,除了交通事故的本身,引发全国网友更多谴责的便是混乱的保健品市场。

目前,针对无限极事件,西安市工商局已联合工信、公安、卫计、食药等14个部门启动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坚决打击“保健”市场中的各类违法行为。行动将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紧密结合,通过集中清查、重点打击、综合整治的方式,加大对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整治力度。

可以说,从无限极的一个针孔入手,陕西终于再次出重拳憋大招,整顿保健品市场,期待能够“手起刀落”。

规范市场,无限极只是一个新开始

无限极陕西分公司的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关于是否涉嫌传销,虽无明确定论,但由此启动的“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已将“为全国‘传销重点整治城市’摘帽打好坚实基础”划成重点之一。

2018年4月,全国11城市被列为传销“重灾区”,西安是其中唯一进入“重灾区”的北方省会城市,传销场所不仅隐匿于西安正在改建规划中的薄弱地区城中村,在形式上更披上了“互联网+”、“双创”、“区块链”的外衣。随后,《西安市打击传销专项执法行动实施方案》发布,决定从5月起至12月31日止,在全市深入开展打击传销专项执法行动。而在日前召开的陕西省政法机关依法保障和服务民营企业健康发展座谈会上,依旧将打击传销、规范市场作为重点整治工作。

而市场的规范性,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营商环境的优劣。继2018年的营商环境提升年之后,对“无限极”的调查,成为2019年陕西优化营商环境落下的第一记重锤。

与以往专项行动不同的是,其一,在工作作风上,要求深刻吸取秦岭事件的教训,扎实整改;其二,在打击上,要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紧密结合,为全国“传销重点整治城市”摘帽打好坚实基础;其三,在规范竞争上,要求深刻吸取“奥凯问题”电缆教训,加大对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整治力度。

三大重量级“砝码”加身,拧紧规范市场的发条,才刚刚开始。须知,除了传销,有关西安地区非法集资案例的阴影也一直被巷议。西安华西大学资金链断裂陷入债务泥潭,数千人为讨集资本金四处奔走,华西大学非法集资吸收公众存款;西安联合学院非法集资数十亿,20万人受害;西安电力学院被控涉非法集资超亿元。。。。。。

传销、非法集资、黑市、老赖。。。。。。这些从来都不是单一割裂的元素,折射的正是亟待深度规范的市场。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西安从自身做起,在全市努力下,斩获“新增市场主体突破50万”的战果,并荣获“2018中国国际营商环境标杆城市等4项大奖”。

在第一段位里的“招商”全线飘红时,接下来的环节或许更该腾出手来升级战术:“培土养商”,严打传销、集资、市霸等乱象,进一步规范市场。

如果说“简政放权”、“只跑一次”、“服务型政府”等,只是优化营商环境的“眼里有爱”,让市场主体“愿意在此”;那么狠扎实打地清除市场“劣币”,便是“手中有剑”,让市场主体“放心在此”。也唯有塑造整顿出健康、有序的市场,才能让“良币”最终“成就于此”。

对于“无限极”的重拳出击,只是陕西“限极”无序市场的题记。

欲望要“限极”,请让监管走在全民爆料前

据悉,无限极17日公开表示,公司已成立专项小组,16日已经连夜派人飞往西安,与商洛女童的母亲田女士见面,对这一事件深刻反省,诚恳道歉,公司将承担应尽责任,推动事件妥善解决。但这迟来的“道歉”并不能弥补缺位的“良心和正义”。

须知,商洛女童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难道在此之前的所有受害者都没有唤醒无限极已越“道德极限”?如果,没有全民爆料和高呼,无限极的“道歉”不知还要等多久?

而重庆癫痫患者死亡的旧闻再次被翻出来,便是由这位受害的3岁商洛女童“引爆”。这位听信冒充医生的无限极营销人员一句“发作的越多、好得越快”而死于2016年的癫痫病患者,虽然在此之前家人经历了与无限极的一场法律诉讼,但是法院以当事营销人员“法律意识淡薄”为由判赔6万元、当地中级人民法院以“无限极产品是保健品,加大剂量服用无限极产品不会至于死亡”为由驳回上诉之后,这条生命再也无法激起对无限极直奔全国“直销冠军”途中哪怕是半点的阻力。两年多来,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随手一搜,关于无限极的控诉与虚假宣传广告在网络上铺天盖地而来,难道有关部门不玩“度娘”,还是不看“新闻”?而无限极总部真的不知“底下用这样的方式推销产品”?

另外,坊叔注意到,在“直销牌照准入制”的大背景下,负责监管的工商管理部门并不具备吊销牌照等顶格处罚权限,大多只是象征性地罚款。这意味着对于直销企业来说,直销牌照在手便是拿到了“金字招牌”和“护身符”。比如,2017年9月,华林在西安因传销被当地公安部门查处,陕西分公司多名负责人被刑拘。而与此类似的“无限极”依然没有被波及。

“从直销行业的准入和退出机制来看,尽管直销牌照的申领标准是极其严格的,但绝大多数企业取得这一牌照是不符合要求的,而一旦取得牌照,监管部门日后的监管又是非常松懈而混乱的。这体现在,虽然一些直销企业的行为涉嫌违反多项法律法规,但在接受完处罚后,地方监管部门便没有进一步的取缔行动。在此背景下,直销巨头们一边因涉嫌传销等处罚,一边则凭借直销牌照继续吸金。”律师钟兰安说。

是“有心之人”钻了设计漏洞,还是“无力之人”懒得弥补?真相需要调查,其间曲直尚未可知。但坊叔却搜到了一条信息:无限极每年交的税据说比权健还多,是某地的缴税冠军。

虽不知为何当年在田女士向商洛有关部门控诉无限极时,会得到“符合国家标准”的回应,但值得力挺的是,这位母亲拒绝了赔偿,只要法理公义,天地良心。而秦岭问题之后,陕西全省正在开展专题教育,在此期间,因无限极而迅速开启的西安“百日行动”,令人满怀期待。

始终坚信,欲望虽是“无底洞”,只要社会道德“有底线”、监管“无漏洞”,非正义就永远不会“无极限”。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无限极 传销 商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