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机构改革中最后亮相的新部委 解答了一个关键问题

今天(22日),在挂牌9个多月之后,应急管理部首度举行新闻发布会。这也是机构改革之后,新组成部门中最后一个公开亮相的。

其实,应急管理部的首场发布会之所以姗姗来迟,与他们复杂的机构改革不无关系。在众多涉及机构改革的国务院组成部门中,应急管理部是涉及职能整合最多、情况最为复杂的部门。

这样的改革到底有复杂?

政知见在发布会上获得了几个关键问题的答案。

整合

应急管理部机构改革涉及到11个部门13项职责的整合,其中包括5个国家级的应急指挥协调机构,还有公安消防和武警森林20万人的整合。

这种多部门整合从今天发布会的出席人员名单中就可以体现出来:

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孙华山,副部长郑国光,新闻发言人、新闻宣传司司长申展利,教育训练司负责人刘克辉

机构改革中最后亮相的新部委 解答了一个关键问题

△孙华山(中)、郑国光(右二)、申展利(左二)、刘克辉(右一)

四个人此前分别供职于不同的单位。

孙华山是原国家安监局的副局长,机构改革之后担任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主任。发布会伊始,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开场白:

“在座的很多记者应该是老朋友了,因为有不少是在现场一起共同战斗过的战友,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再次见面。”

什么现场?事故现场。

在原国家安监局任职的时候,孙华山就经常出现在各类事故现场。比如,2015年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境内发生一起特别重大道路交通事故,造成35人死亡、11人受伤。当时,孙华山就担任了事故调查组组长,于事发第二天率工作组赶赴现场。

郑国光除了是应急管理部的副部长,还是中国地震局党组书记、局长。在机构改革中,地震局划归应急管理部管理,地震局的震灾应急救援职责划归应急管理部。

按照郑国光的说法,机构改革之后,应急管理部建立了部门联动机制,前方是联合工作组,后方是联合会商、联合指挥,改变了过去各个部门派工作组、各个部门进行单项的救灾救援。

举个例子。

2018年10月,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发生山体滑坡,导致雅鲁藏布江河道堵塞形成堰塞湖。应急管理部召集自然资源部、水利部、气象局、能源局等部门和单位成立联合工作组,并由郑国光带队赶赴现场。“联合工作组可以统筹西藏和四川两个地方的力量,我们还同军委联合参谋部也建立了军地应急救援联动机制,统筹军队和地方的力量。”

申展利则原任中宣部新闻局副局长。去年11月,第十四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在京举行,申展利首次以应急管理部新闻发言人兼新闻宣传司司长的身份出席活动。

招录

四个人中,比较特别的是刘克辉,他是唯一一位身着制服参会的。

机构改革中最后亮相的新部委 解答了一个关键问题

2018年11月8日,消防救援衔标志、消防员新式制服的式样公开,第二天举行的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上,消防员身着新制服亮相。

政知见观察了一下,刘克辉此前曾以教育训练司副司长的身份接受采访,解读新制服和消防救援衔,但当时都是身着便服。穿着新制服亮相新闻发布会,今天也是第一次。从肩章来看,刘克辉的衔标有两条金黄色横杠和四朵金黄色六角星花,属于“高级指挥长”衔。

机构改革中最后亮相的新部委 解答了一个关键问题

还有一个细节,刘克辉原任公安部政治部现役办队建处处长。政知君发现,现役办全称是现役工作办公室,职能之一就是行使对公安消防、警卫以及边防部队的领导管理和协调。

去年10月,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我国实行了53年的消防现役史走向终点。同年12月27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应急管理部印发《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消防员招录办法,消防员面向社会公开招录。

这样的变化带来两个关键问题。

第一,消防员培养模式有何改变?

刘克辉介绍,首批消防员计划招录3万人,其中面向社会招录1.8万人,还有1万多人是通过直通车的方式面向公安消防部队和武警森林部队退役的义务兵招录。

他告诉政知见原本,消防员通过新兵征来之后短期培训上岗,服役期两年。现在最低服役年限变成五年,第一年要在院校集体培训,第二年在队伍中跟班见习,第三年开始才能独立参与任务执行。

第二,消防职业化之后如何保证战斗力?

公安消防部队和武警森林部队退出现役改制,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

与转制之前不同的是,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职能从原来的单一灾种应对,变成了现在承担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应对处置各类灾害事故的综合救援职责。

但没有了现役身份,如何解决消防员可能会出现的荣誉感缺失、奉献精神不足等问题?

会后,在追问中,刘克辉解答了政知见这个问题。他说,转制之后,这支队伍还是实行24小时驻勤备战,按照纪律部队标准来建设和管理,实行统一领导、分级指挥的体制。

同时,为了保持队伍的有生力量和战斗力,应急管理部还实行了专门的管理和保障政策,采取了符合其自身特点的职务职级序列,并建立了专门的消防救援衔级制度。现在,集体转制人员的身份转改工作、授衔换装工作,包括职务职级的套改工作都已经完成。

转制时间差

说起消防部队转制,按照去年3月公布的相关方案,和他们一同退出武警现役编制的,还有5支力量:

武警黄金部队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后,并入自然资源部,转为财政补助事业编制;

武警森林部队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后,并入应急管理部,转为行政编制;

武警水电部队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后,组建为国有企业,国务院国资委管理;

公安边防部队不再列武警部队序列,成建制划归公安机关,转为人民警察编制;

公安警卫部队不再列武警部队序列,现役编制全部转为人民警察编制。

从常理考虑,跨部门、跨编制转隶,一定是先简单后复杂。

算上消防,纵观退出武警现役的共6支部队,政知见发现,他们在转制时间的选择上颇有“玄机”。

最先预告转制时间表的是国防部。2018年6月和10月,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两次在发布会上披露了武警部队转制具体的时间表:

森林、黄金、水电部队于2018年底前分别整体移交应急管理部、自然资源部和国务院国资委;参与海关执勤的武警兵力完成整体撤收;公安边防和警卫部队改制工作将于2018年底前完成。

显然,公安边防和警卫部队在此轮转制中需要更长的“过渡期”。

实际转制时间已有公开报道。

森林、黄金、水电部队于去年9月前后纷纷完成转隶移交,消防部队正式移交日期是去年10月9日,而边防、警卫部队则在2018年最末尾完成转隶,并于2019年元旦当天共同举行集体换装和入警仪式。

机构改革中最后亮相的新部委 解答了一个关键问题

△新疆公安警卫部队转改官兵集体换装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时间差?

“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关注政知见的读者对这句话不会陌生。作为此轮武警部队改革的宗旨,理顺属性和管理体制当属首位。从转制后的属性来看,森林、水电、黄金和消防部队或转变为行政编制或划归国资委管理,显然符合“民”的定义。而边防、警卫部队划归地方后均转为人民警察编制,属于“警”。

这就可以解释,为何边防和警卫部队的转制来得最迟。

来源:政知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