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为啥要“盘”他?

微信图片_20190123100734

微信图片_20190123100738

不是所有的冤案都能感天动地,但是所有的冤案都应该被晾晒在阳光之下。

1月17日,河南鹤壁市鹤山区人民法院在濮阳工业园,为这个园区的前党工委书记程正义召开了恢复名誉大会,并公开道歉。至此,这名正县级干部一洗“受贿、滥用职权获刑十年”之屈,事情看似得到了圆满解决。但此事中那些尚未被解决的后续事宜,以及事件过程中暴露出的司法纠错机制问题,仍值得我们去探讨。

2010年程正义在河南范县担任常务副县长,根据县政府会议纪要精神,他在一家开发商调整建设用地容积率的报告上签字同意了。在他调往濮阳工业园工作后不久,鹤壁市检察院认为程正义签字之举涉嫌滥用职权和受贿,将他带走调查。你可能想不到,一个正县级干部在提审中也会遭到“简直不是人”的刑讯逼供,扇耳光、拳打脚踢,以至于被打到皮开肉绽只得送医。从一审被判刑十年到最终的无罪判决,这起案件的戏剧性转折并不比那些“旷世冤案”更平缓。

在恢复名誉大会上,程正义说“正义虽然迟到,终究没有缺席”。但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不得不说程正义一案的平反有着一定程度的幸运因素。

和不少冤案一样,“体制内的健康力量”起到了某种关键作用。在他被刑讯逼供的时候,有一位看守员因为看不下去就拍下了一张照片,这成为日后法院认定刑讯逼供的关键证据。此案的另一大转机是2014年,鹤山区法院将一审庭审视频发上网,由于此案存在瑕疵,一审十年刑期的判决引起舆论关注。程正义此前为官时口碑较好,同时也因为某种“乡谊”关系,多位濮阳籍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河南省人大代表为他发声,并在2015年年初的河南省两会上公开呼吁关注此案。

现在很难断言人大代表们的关注对案件走向起了什么作用,但事实是程正义不服一审判决向鹤壁市中院提起上诉后,2015年4月鹤壁市中院认为原判决部分事实不清、且未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将案件发回重审。最终由河南省高院指定该案由太康县人民法院管辖。

但有力推动了该案平反的因素,出现在2016年。当时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河南巡视“回头看”时,了解到该案线索并转交河南当地。河南省纪委为此成立联合调查组,到此时程正义被刑讯逼供的照片、被打住院的病例等证据,才真正被查实采信,从而改变了案件的性质。

没有这些幸运因素,程正义的冤案能不能被平反呢?我想至少可能还需要经历不少波折。但在此案中,我们也能看到司法体制改革之下的某些必然性。比如十八大以后,庭审进入“互联网+”时代成为一个司法新常态。借助互联网,法治的运行过程更加透明,这显然会起到监督制约作用。一审庭审视频上网,就成为此案的被广泛关注的契机。再比如不断强调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和严禁刑讯逼供的原则,这成为此案能被扳过来的“铁门槛”。值得一提的是,出身法学专业的程正义自始至终没有认罪,他在上诉时的要求之一就是排除靠暴力取得的非法证据。

从常识出发,此案最难让人理解的是,鹤壁市检察院一定要把一个官声良好的正县级干部办成腐败分子的动机是什么呢?这好像特别不符合基层的惯常政治生态,又或者隐藏着基层政治生态的某些隐秘面?你看为了办成这个案子,他们不但逼供程正义,还不惜用刑讯、网上追逃、威胁等手段,迫使事件中的开发商等人作出诬告程正义的伪证。这么执着地促成一桩冤案,总不会是因为程正义看上去不圆润,所以要“盘”他吧。

据程正义本人的说法,他到目前仍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要让他背这个锅。他在恢复名誉大会后表示不想再追究责任。他个人这样决定自然有他的想法,但是公众应该有权知道司法实践中的这些黑洞里到底都有些什么,何况那些被逼供的“证人”也一直在讨要说法。有意思的是,这次为程正义召开恢复名誉大会的是一审的鹤山区法院,但事件的真正始作俑者其实是鹤壁市检察院。鹤壁市检察院这个时候真应该有人出来走两步了。

十八大以来政法系统下了大力气,才纠正了一批沉积多年的冤假错案,清理存量的同时遏制增量尤为重要。司法部门应该严格落实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原则,更应该领会“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刻含义,否则容易走错了方向。案子里水分那么多,经得起时代的风吹么?要知道,权力可能会任性一时,但公平正义自有不可违逆的趋势性力量。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于永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