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创始人都已走光 摩拜平静“谢幕”

原标题:摩拜平静“谢幕”

“我们还比较平静,只是觉得有些可惜,摩拜这个名字多好听啊,我们的橙色多好看啊。”摩拜员工郑军(化名)有些感慨,“摩拜之前受到了太多关注,如今创始人都走光了,摩拜也算完成了它的使命吧。”

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王慧文在邮件中同时提到,摩拜北京各办公区将在2月底搬至美团集团总部。

文 | 常涛

01 “摩拜人”再无年会

春节假期后不久,郑军和他的同事们就要离开位于亮马桥的曼宁国际中心,搬往望京的国际研发园,后者是美团总部所在地。

摩拜最初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海淀区的768文创园,2017年初搬到了朝阳区亮马桥附近的曼宁国际中心,即现在的摩拜总部所在地。

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曾提到,这一带特别适合骑单车,这样的小路,如果不骑单车的话,根本就看不到。她说的小路,是指亮马河的滨河路。

24日12时左右,正值午休时间,中新经纬在摩拜总部看到,这里同往常并无异样,三五成群的摩拜员工陆续走出大楼,他们中不少人选择到附近的一家兰州拉面馆用餐。几辆快递车停在门两侧,不断有员工前来取发快件。

郑军说,他们现在都正常工作,用他的话说,“留下来的情绪都很稳定”。

去年12月,摩拜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人员优化。有媒体报道称,优化比例高达30%。彼时摩拜方面回应称,有一定优化比例,但绝没有30%这么多。

对于摩拜更名为美团单车,郑军表达了自己的惋惜。“摩拜这个名字多好听啊,我们的橙色多好看啊,但可惜我们说了不算。”郑军说,“昨天(23日)消息宣布完,我看到有不少同事跑到楼下mobikeworld标志前合影。”

“今年我们没有集体的年会,各个team(团队)可能会自己搞一下。”郑军说。

02 美团的流量生意

在王慧文的邮件中,除了摩拜更名,另外一条消息更引人关注:未来美团App将成为摩拜单车国内唯一入口。这意味着,以后用户再想扫码骑车,必须下载美团App。

美团App将成为摩拜单车国内唯一入口,此前已有征兆。1月10日,摩拜单车在微信“九宫格”中的入口消失。对此,摩拜单车回应称,由于和微信的合作期限已满,微信钱包中的摩拜单车入口下线。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美团此举有意集中流量入口到自身平台,这个思路和腾讯(的布局)很接近,目的是想做深自己的护城河。

郑军说,虽然摩拜App目前仍有近2000万的月活,但用户停留时间极短,在这个平台上进行广告等形式的流量变现难度太大了,这或许也不符合美团收购摩拜的初心。“改成唯一入口,除去两个App用户重合部分,美团仍会收获非常可观的流量。”郑军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对中新经纬表示,集中入口,美团App活跃度将得到进一步提升,而最终活跃度将会直接转化为广告营收以及提高对商家的议价权。“用新场景增加新流量,用新流量换取新营收,这是美团的流量生意。”该分析师称。

03 共享单车,战争结束

“之前摩拜受到了太多关注,包括资本,这是一件好事儿,也是一件坏事儿,就像一个人突然有了很多钱,不确定因素就太多了。”郑军说。

23日,摩拜更名消息发布后,有自媒体人在朋友圈写道:万万没想到,深陷危机的ofo还活着,摩拜先“死”了。

对于摩拜更名,李易认为,很难说好与不好,这更大程度上取决于收购公司的风格。“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很遗憾,但对于美团来说,当满大街的单车上面印着‘美团’的字样,这对它是很好的曝光机会。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美团创始人王兴看来,共享单车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没必要再为一个品牌纠结。”李易说。

摩拜早期投资人、原董事长李斌也对摩拜改名发表了看法。他说:“我给摩拜找了个好归宿,这已经不是我的主战场,在我这里早就翻篇了。当然我不认为这是个好的idea(主意),但这是人家的权利。”

▲资料图 中新经纬 常涛摄▲资料图 中新经纬 常涛摄

曾经的共享单车两巨头如今走向了不同的命运轨迹。ofo因巨额押金未能退还,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目前仍处在死亡边缘。摩拜单车2018年4月接受了美团的全资收购,在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约10个月后,即将迎来更名,“摩拜”从此将消失于江湖。

与ofo创始人戴威的苦苦坚持不同,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已完全退出团队,而随着此番接任CEO一个月的刘禹离职,摩拜单车管理团队彻底完成美团化。 

其他两家占有一定市场份额的共享单车品牌,小蓝被滴滴收购后低调布局,不温不火;哈罗背靠着阿里大树逆势而行。

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如今都沦为巨头棋盘上一粒棋子,在这种情形下,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难以再掀起你死我活的战争。

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摩拜 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