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刘士余这3年:抓"野蛮人"狙击资本大鳄 刮监管风暴

(原标题:离开证监会,刘士余新单位确定:业务遍及全国,年销售超过2个中石油)

昨天(1月26日)下午,北京西城区金融街19号的富凯大厦外聚集了不少媒体记者,几辆中巴车停在门口,进入大厦的两侧路口也已封闭,多名安保人员在楼前区域巡查。

这里正是证监会的所在地。

下午三点,新老两任证监会主席的交接工作在这里举行。谁会走进富凯大厦?刘士余又会去哪儿?所有人都在等待官宣。

几分钟后,新华社就发布了“易会满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消息。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证监会主席的交接会议开了大约半小时。随后,易会满及证监会几位副主席将刘士余送至富凯大厦楼下,刘士余乘车离开,赴新岗位报到,目的地是复兴门内大街45号——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所在地。

从富凯大厦到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以下简称“全国供销总社“)只有十多分钟车程。下午4时许,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来到全国供销总社,大厦入口有两位保安看守,禁止外来人员进入。物业人员称,全国供销总社干部大会正在召开。

下午4时35分左右,陆续有人走出全国供销总社的大楼,刘士余也在其中。他挥了挥手,在向人告别,随后也上车离开。

几个小时后,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发布了消息:中共中央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

2016年初,A股还没恢复元气,就又遭遇熔断重创,证监会主席换人的传闻充斥着整个市场。当年2月20日,时任农行行长刘士余走进富凯大厦,开始执掌证监会。此后的20多天,刘士余没有公开露面,直到2016年3月12日的全国两会记者会。

刘士余当时的开场白是:我到证监会上任22天,还没满月,但我深感责任重大,而且越来越重。我一直奉行少说多做的理念,但资本市场是要求公正、公开、透明的,所以作为证监会主席,该说还得说。

监管 ,监管,监管!

在2016年两会之前的3月5日,刘士余接受了央视财经频道的采访,明确了新主席的首要任务——监管。过去三年,“依法监管 ,从严监管,全面监管”的思路贯穿始终。2017年、2018年、2019年,每年新年伊始,刘士余调研的第一站都是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

从并购重组到再融资、从高管减持到退市制度,过去三年,证监会修改和出台很多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和规定,对忽悠式重组、再融资乱象、违规减持等行为起到巨大的震慑作用。

刘士余的监管有多严,看看罚单就知道了。

——2016年,证监会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较2015年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较2015年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较上年增长81%。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款金额均创历史新高,市场禁入人数也达到历史峰值。

——2017年,证监会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37件,与2016年相比增加了7%,罚没款涉及金额75.66亿元,较2016年增长了80%;被采取市场禁入的主体44人。

——2018年,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欣泰电气因欺诈发行,北八道操纵市场,赵薇夫妇被罚禁入证券市场5年等诸多案件,都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史上留下重要印记。

“注册制是必须搞的”

除了监管,IPO常态化是刘士余给资本市场带来的另一大改变。

2016年末,证监会喊出IPO常态化的口号。而在当时,市场经过一年的恢复,终于稳定下来。2017年初,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表示,用2-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此后,IPO审核节奏加快,企业过会率也保持了较高的水平。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最终2017年发审委审核企业数量、审核通过企业数量、完成IPO发行企业数量均创下历史记录。但在IPO常态化的过程中,刘士余始终面临着一些质疑的声音。

终于,困扰资本市场多年的IPO堰塞湖问题在2018年纾解。目前,排队企业数量不足300家,IPO时间成本大幅降低。而在2016年6月,排队企业数量曾一度突破800家。

和IPO常态化一样,围绕着注册制的争论也很多。

在2016年3月12日的全国两会记者会上,刘士余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注册制是必须搞的”,但他也还是留了一些空间,“至于怎么搞,要好好研究。”

目前看来,科创板及注册制渐行渐近。1月23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A股市场发行制度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刘氏语录:野蛮人、害人精、铁公鸡

过去三年间,刘士余还留下了很多特点鲜明的“刘氏语录”,从中也可见其监管脉络。

2016年两会期间,刚刚上任的刘士余就这么说:

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

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出手还得了。

2016年,A股市场跨界并购乱象丛生、资本场内肆意举牌。12月,刘士余发表了著名的“害人精”和“野蛮人”之论:

你用来路不正的钱,从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你在挑战国家法律法规的底线,你也挑战了你做人的底线,这是人性不道德的体现,根本不是金融创新。有的人拿着金融牌照,进入金融市场,用大众的资金从事所谓的杠杆收购,实际上最终承受风险的是广大投资者。

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2017年1月5日,刘士余在调研指导稽查执法工作座谈会上表示:

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刘士余的第二年任期应该比较轻松。这一年,受益于白马蓝筹的价值投资行情,沪指表现强势。刘士余最大的动作就是对上市公司大股东的监管。

2017年4月8日,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点名”高送转称:

有的上市公司根本没有市场竞争力和主营业务,但其大股东和董监高拉抬股价高位套现,超比例减持甚至清仓式减持,市场人士讲叫“吃相”很难看,被套的广大中小投资者有苦难言。

同日,他还对上市公司不分红的现象明确指出:

从整体看,如果上市公司不对股东分红,就会变成击鼓传花的投机游戏。公司长期无正当理由不分红,也可能是财务数据造假、内部人控制的信号。也有一些有能力分红却长年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证监会已经在高度关注这个问题,不能放任不管,会有相应的硬措施。

供销合作总社:一家万亿级别的组织

刘士余的下一站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这是一家怎样的机构呢?

据官网介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是全国供销合作社的联合组织,由国务院领导。目前,下辖15个直属事业单位、15家主管社团和中国供销集团,中国供销集团管理有全资和控股子公司16家。

截至2017年底,全系统有县及县以上供销合作社机关2777个,有基层社30281个,组织农民兴办的各类专业合作社185934个,全系统共有各类法人企业21852个(不含基层社),各级供销合作社所属事业单位277个。

据新华社报道,2018年,全国供销总社全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实现利润468亿元,资产总额1.6万亿元。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石油实现营业收入不到它的一半,为2.77万亿元。

从新中国成立到1957年,供销合作社在全国得到迅速发展,形成了一个上下连接、纵横交错的全国性流通网络。这一时期,是供销合作社发展的黄金时期。

1982年,在机构改革中,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第三次与商业部合并,但保留了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牌子,设立了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保留了省以下供销合作社的独立组织系统。

2011年,中国供销集团以960多亿元的营业收入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83位,在中国服务业500强企业排名中名列第31位。

2014年,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试点列入中央改革办2014年工作要点,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和《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深入推进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提升为农服务能力。

根据《中央编办关于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主要职责和内设机构调整等问题的批复》(中央编办复字〔2017〕101号),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主要职责调整为:

一、宣传贯彻党中央、国务院“三农”工作方针政策,指导全国供销合作事业发展。

二、负责研究制定全国供销合作社的发展战略和发展规划,指导服务全系统改革发展。

三、根据授权对重要农业生产资料、农副产品经营进行组织、协调和管理,指导各级供销合作社承担政府委托的公益性服务和其他任务。

四、推进供销合作社法治建设,研究提出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和行业发展的政策法规建议,维护各级供销合作社的合法权益。

五、协调同有关部门的关系,指导全国供销合作社业务活动,支持供销合作社发展电子商务和开展农村合作合融服务,领办创办农民专业合作社,更好履行为农服务职责。

六、指导社有资产运营,确保社有企业为农服务方向,履行社有资产监管职责,落实社有资产保值增值和安全责任。

七、代表中国合作社参与国际合作社联盟以及相关国际组织的事务。

八、承办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事项。

来源:每经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