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蒙古“大虎”与国安部原副部长都犯了这件事儿

内蒙古“老虎”白向群一审开庭!

1月31日,辽宁省大连市中院公开审理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白向群敛财逾8515万,他收的第一笔钱,是在1999年。

白向群还涉嫌内幕交易罪。

而就在一个月前,同样在大连中院,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被判无期,他也犯了内幕交易罪。

这两年来,不少落马或一审的“老虎”都涉嫌这一罪名,除上述两人外,还有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和周春雨,以及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

绝不上诉

先来看检方指控的四个罪名。

其一,受贿罪。

1999年至2018年,白向群利用担任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乌海市委副书记、乌海市市长,乌海市委书记,锡林郭勒盟委书记及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敛财8515万余元。

其二,贪污罪。

2008年至2012年,白向群利用担任乌海市委书记、锡林郭勒盟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先后5次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12万余元。

其三,内幕交易罪。

2010年10月至2015年2月,白向群从相关股票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处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指使他人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4256万余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1717万余元。

其四,泄露内幕信息罪。

泄露内幕信息导致他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4308万余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4052万余元。

根据指控,这位内蒙古“老虎”的涉案数额已经过亿。

在现场,白向群当庭认罪,绝不上诉。

因煤落马

白向群此次是回老家受审。

他是蒙古族,1962年9月生,今年57岁,辽宁北票人,毕业于内蒙古民族师范学院,经济学博士。

公开资料显示,从毕业后到落马,白向群从未离开内蒙古,他用28年的时间,从赤峰市教育局的一名干部做起,一步步升至政府副主席。

2018年4月25日,白向群任上落马,成了十九大后内蒙古落马“首虎”!

白向群的第一个罪名是受贿罪,检方指控,他在多个事项上为他人提供帮助,第一个便是配置煤炭资源。

这和他主政之地有关。

从2003年至2011年,白向群在乌海主政8年,乌海也是内蒙古的煤炭资源重镇。而在白向群之前,他的继任者侯凤岐已经落马。

2015年11月,时任乌海市委书记侯凤岐任上被查,后来的事实证明,他被认定为的受贿共30起,最大的一笔近1000万,是乌海的“煤老板”所送。

在后来的双开通报中,白向群问题不少,比如他搞迷信活动,长期卖官鬻爵,违规经商办企业,在购买住房中侵犯国家、集体利益,违反生活纪律等。

中央纪委对他的定性是:

白向群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原则,私欲极度膨胀,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大搞权钱交易,甘于被“围猎”,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气,贪得无厌、腐化堕落。

刚刚宣判完国安部原副部长

在白向群之前(2018年12月27日),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刚刚在大连中院被判无期。

马建犯三罪,其中一个便是“内幕交易罪”。

2013年,被告人马建非法获取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民族证券重大资产重组的内幕信息后,指使其亲属购买方正证券股票,后卖出获利共计4929万余元。

在马建宣判前几天(2018年12月20日),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案一审开庭,检方指控,他也涉嫌内幕交易罪:

2009年8月至2016年2月,王晓光利用其职务便利、工作关系知悉或从他人处非法获取的内幕信息,直接或指使其亲属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相关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4.9亿余元,盈利共计人民币1.6亿余元。

除马建和王晓光外,安徽有两位原副省长都与内幕交易罪有关。

其一,周春雨涉嫌内幕交易罪——“其作为股票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相关股票,累计买入金额人民币2.7亿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3.5亿余元。”

其二,陈树隆涉嫌内幕交易和泄露内幕信息罪。

2009年至2015年,被告人陈树隆作为相关股票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1.21257411亿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1.3746627亿元;泄露内幕信息导致他人买入上述股票,累计成交金额共计人民币3205.8285万元,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3031.1731万元。

还有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

2018年9月,姚刚因受贿罪和内幕交易罪获刑18年。

2007年1月至4月,姚刚利用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兼发行监管部主任的职务便利,获悉相关公司重组上市的内幕信息,使用由其实际控制的他人股票账户在关联股票停牌前买入,复牌后卖出,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210万余元。

1月13日通过的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明确了2019年的中央纪委八项新任务,其中一个便是“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

这是“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首次被单独提出并列入反腐任务。

来源: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