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岁末年初,解放军履新多名“战将”

时值跨年,解放军迎来集中一拨冬季将领调整。

在中央军委不断强调贴近实战的背景下,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不完全统计发现,去年末至今年初,这轮集中调整中至少有七位“战将”履新,涉及东部、南部、西部战区。

“战将”

3年前开始的军改,一开始便从理顺领导、管理体系入手,而今已经建立起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体系。分工明确,军令通畅。

所谓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根据国防部的解释,战区虽然作为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但却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而是成立相应的战区军种机关(如东部战区陆军)遂行相关职能。此外,战时军队动员以及省军区管理的工作分给了军委国防动员部负责,军种的军事训练、政治工作、军队建设等则交给5大军种领导机构负责。

也正因为明确了战区主战的分工,政知圈前文所述的“战将”正是指在各战区及下辖军种机关履职的将领。政知圈不完全统计发现,近两个月至少有6名这样的“战将”集中履职:

79集团军首任军长徐起零任东部战区陆军司令;

东部战区空军原副司令员贾志刚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

河南省军区原司令员周利升任南空司令员;

军委政治工作部原副主任王建武出任南部战区政委;

火箭军某基地政委赵瑞宝升任西部战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空军政治工作部原副主任姜平升任西部战区空军政委;

海军陆战队首任政委袁华智升任东部战区空军政委。

又一例:军长升任战区陆军司令

既然明确了“战区主战”,那么调任战区的将领更需要是能战、善战之辈,从这个角度讲,“战将”并非虚称。

QQ图片20190202163523

公开资料显示,79集团军原任军长徐起零长期在原济南军区服役,曾任原济南军区作战部副部长、原济南军区某师师长等职,并于2012年调任原第54集团军参谋长。原第54集团军是解放军历史上的王牌部队,有“铁军”美誉,多位高级将领出自这支部队。另外,陆军部队调整后,徐起零麾下的79集团军同样颇有来历。官媒披露显示,雷锋生前所在的陆军原第40集团军某工兵团,即“雷锋团”已转隶至陆军第79集团军。资料显示,79集团军隶属北部战区。

事实上,在2017年担任79集团军军长前,徐起零同样曾在战区担当要职,2016年他曾出任中部战区陆军副司令。此次调任东部战区陆军司令,意味着其近几次履新让他在北部、中部、东部战区辖区内都有了任职经历。

凑巧的是,徐起零此次执掌东部陆军后,东部、北部、中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均由新调整组建的集团军军长转任:中部战区陆军司令员范承才,曾任成都军区某师师长、第14集团军副军长、西部战区陆军副司令、西部战区第76集团军军长;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战区陆军司令员王印芳,曾任第71集团军军长、第38集团军军长、71集团军军长。

兵“精”了,将要怎么“强”?

翻阅有关徐起零的报道,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觉得有必要多说两句。

官方消息显示,调任东部战区陆军司令不久后,东部战区陆军组织了首长机关年度军事训练首轮考核。对这次考核,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徐起零指出:要坚决抓建谋战练兵备战。瞄准对手抓研究,着眼强敌抓备战,紧贴实战抓练兵,确保平时能够稳控局势,战时能够决战决胜。

此次考核在媒体分析中,最显著的特点是:“领导带头参加考核”。而政知圈发现,这实际上和全军组织相关考核的理念一脉相承。

QQ图片20190202163525

2018年6月,陆军战役首长机关集训展开。跨度两周时间内,5个战区陆军司令员授课、13个集团军军长接受考核,着力增强战役指挥机关组织指挥打仗本领。

陆军官方消息指出,此次集训明确了一个导向为:练兵先练官、强军先强将。此外,这次集训的创新点表现在:由侧重考机关、练参谋向考主官、练将官转变。陆军首长担任主考,5个战区陆军司令员备课授课,13个集团军军长是重点考核对象。

值得一提的是,每到岁末年初,官方媒体都会刊发长文总结军改节点性成就。在几天前的新华社稿件中,“陆军占全军总员额比例下降到50%以下”再次被提及。而在破除大陆军体制、精简员额的背景下,摒弃陆战“人海战术”和加强将官领导、指挥能力无疑是并行不悖的。这也从侧面解释了上述考核所展现的新特点,正是所谓的“精兵”“强将”

火箭军将领进入战区领导层

文献显示,从红军时期以来,设置军政双首长制就被我军视为保证战斗力的法宝。因此,战区军政主官里“政”的一方面,同样堪称“战将”。

这一轮集中将领调整中,各大战区以及战区下辖军种机关多个政工领导岗得到调整。值得提到的是,出身于火箭军的赵瑞宝少将升任西部战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实属罕见。

QQ图片20190202163527

公开资料显示,年近60岁的赵瑞宝是山东兖州人,曾任原第二炮兵工程学院政委、原第二炮兵某基地政委等职。在本轮军改后,破除以往大陆军体制弊病成为重要改革方向之一。在这样的背景下,出身于其他军种的很多将领纷纷履新要职。目前,南部战区司令员是海军中将袁誉柏,中部战区司令员是空军上将乙晓光,北部战区政委是空军中将范骁骏。此外,上文提到的陆军员额全军占比已经降至50%以下,同样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成的。

但即便是这样,军改至今历次的将领调整中,出身火箭军的将领进入战区领导层也十分罕见,财新统计认为赵瑞宝是第一人。政知圈注意到,战区高层领导虽然有的也曾在原第二炮兵任职(如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但毕竟时隔较远并且二炮也已经成为历史。

2018年3月,赵瑞宝以火箭军某基地政委身份参加全国“两会”,在接受军报采访时他表示,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要聚焦实战化这个根本出发点,把“准星”始终对准打仗“靶心”。

最后,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多提一句,在火箭军曝光过的历次导弹试射中,“西部”这个地理描述多次出现,或是发射地、或是着弹点。

来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