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恩格尔系数再创新低 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原标题:恩格尔系数再创新低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近年来,消费升级步伐加快,百姓在消费时对商品的品质要求不断提高,消费方式由实物消费更多地转向服务消费。1月10日,市民在山东省烟台市新世界百货的超市买菜。唐 克摄(人民视觉)

2月16日,游客在重庆市北碚区澄江镇五一村欣赏盛开的樱花。 秦廷富摄(新华社发)2月16日,游客在重庆市北碚区澄江镇五一村欣赏盛开的樱花。 秦廷富摄(新华社发)

2018年,中国人赚得越来越多——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5%;吃得却越来越“少”——恩格尔系数降至28.4%,再创新低。

多位专家表示,恩格尔系数的下降表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这与我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迈向高质量发展相匹配。与此同时,对恩格尔系数背后隐含的变化,也要全面辩证地看待。

改革开放40年下降一半,稳步走入“2字头”

与经济学中其它很多指标“越高越好”不同,恩格尔系数是一个“越低越好”的指标。

恩格尔系数,通常是指居民家庭中食物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根据统计资料,对消费结构的变化总结出一个规律:一个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比例就越大。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比例则会下降。在国际上,这一指标常常用来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人民生活水平的状况:一个国家生活越贫困,恩格尔系数就越大;生活越富裕,恩格尔系数就越小。比较通行的国际标准认为,当一个国家平均家庭恩格尔系数大于60%为贫穷;50%-60%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属于相对富裕;20%-30%为富足;20%以下为极其富裕。

回顾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恩格尔系数稳步下降。

1978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的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311元,恩格尔系数为57.5%;农村居民家庭的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116元,恩格尔系数为67.7%。去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9%,这是历史上中国恩格尔系数首次跌破30%,由“3字头”时代迈入“2字头”时代。

2018年,恩格尔系数再创历史新低。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8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28.4%,比上年下降0.9个百分点。“有一个参照系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或者说发达国家是30%以下,我们在恩格尔系数上也达到了这个水平。”

仅仅40年,恩格尔系数就下降了一半,这无疑是巨大的成就。“恩格尔系数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是一件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说,这既说明中国经济实力得到了显著提升,也是经济持续增长的结果。“相当大一部分老百姓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红利,告别了求温饱的阶段,走向更加富裕的生活。”

收入在增长,消费结构在升级,消费观念在转变

恩格尔系数的下降,提示生活中哪些变化?

首先是人们赚得更多了。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5%,快于人均GDP6.1%的增速。

1978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43元,农村仅为134元;到2000年,分别增长至6256元和2282元。进入新世纪,推进收入分配改革、取消农业税,百姓“钱袋子”一天天鼓起来,到2017年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6396元和13432元。据测算,2018年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已经超过4亿人。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介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居民收入出现了许多新变化,具体表现为收入来源多元化、工资收入增长较快、工资外收入数额大增长快、资产性收入所占的比重明显上升等。“收入是分配的基础,恩格尔系数的下降明显反映出我国居民收入增加,腰包鼓起来了。总体可分配的‘蛋糕’大了,食品支出所占的比例自然会越来越小。”

恩格尔系数的下降,见证了消费升级的步伐。

小徐是北京一名普通的白领,月收入在1.3万元左右。她有记账的习惯,每月花费都详细记录在册。“我平均每个月消费在4000元左右,平时吃饭在单位,大概只花400元。如果算上跟同事、朋友聚餐,大约在2000元。现在日常吃饭的花费大概只占我总消费的14%。”小徐说,因为最近几个月赶上“双十一”和春节,所以她的消费状态不是很典型。“我平时花钱不多,但是这几个月比较多,因为国庆节去了趟广州,‘双十一’买了很多东西,过年又去捷克旅游了。”

宁吉喆介绍说,恩格尔系数下降,说明居民消费中非食物性支出在总体上升。这在消费的统计数据中有明显体现。2018年服务消费持续提升,国内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都增长10%以上,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元,增长将近10%。文化消费、信息消费、教育培训消费、健康卫生消费都在迅速增长。“就‘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个指标而言,旅游、文化、卫生等服务性消费还没有纳入进来。尽管这样,2018年仍然增长9%,这个速度不低。”

恩格尔系数的下降,也反映出当今居民消费观的转变。

宁吉喆说:“当前消费一个很重要的趋势是商品消费向高品质方向发展。物美价廉的商品好销售,但是质量高、价格不菲的商品也开始更多地进入中高收入家庭。”

50岁出头的姜女士说,20年前,她每个月收入仅800元左右。“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很多年来消费观念一直保持着节俭为上,能买便宜的就买便宜的,能省就省,每个月的消费基本上就只有食品的支出。但是现在发生了转变,消费时更看重品质,尽量要买质量好的,即便价格可能要贵些。”

在北京做程序员的小程说,他的消费观以性价比为第一标准,性价比相近时选择承受范围内质量最好的。平时喜欢看书和打游戏的他,日常吃饭每月800元左右,占比约15%,但是花在书和游戏上的钱则两倍于吃饭的费用。

单一指标不能代表总体水平,应当全面看待恩格尔系数

恩格尔系数在去年降至30%以内,今年进一步创新低。不少人有疑惑,这是否标志着中国已迈入发达国家或者富足国家的行列?对此,多位专家表示,要辩证看待。

衡量一个国家是否为发达国家,除了恩格尔系数以外还有很多指标。只有结合人均国民收入水平、国民收入分配情况、人均受教育程度等多种指标,才能得出中肯的结论。

其一,中国的恩格尔系数比较复杂,背后还受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影响。在整体恩格尔系数下降的同时,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发达地区和贫困老少边穷地区的恩格尔系数差异整体较大。

其二,对于农村地区的恩格尔系数下降,要考虑其特殊性。统计数据常常只能解释表象,而数据产生的原因和事实仍需细细推敲。陈大叔是苏北地区一位普通农民,近年来地里庄稼收成不够好,收入较前两年有所下降,生活有些紧巴巴。“去年净收入只挣了3万元左右,往年都能有5万元。”记者帮陈大叔计算了一下他家的恩格尔系数,却也没有超过30%。陈大叔说,“我们不去市场上买粮食,周围种菜农民也多,有时候种的太多,卖不出去,就压低了价格在市场上贱卖。我刚刚去集上买了4棵白菜,只花了5毛钱。但我的生活肯定不如城里人好。”

其三,恩格尔系数也与消费习惯、收入预期有关。小何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每个月有2000元的生活费。“我每个月的消费大头就是吃。”作为一名“吃货”,小何笑着说,“每天在食堂吃40元左右,还要买酸奶、水果、糖炒栗子、小零食,我基本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用在吃吃喝喝上了。”由于爱吃,小何的恩格尔系数直逼80%,但她生活富足,不缺衣食。

考察区域数据也会发现,广东等沿海地区在经济总量、发展程度上领先东北、西北等地,但恩格尔系数并不相对更低。有专家指出,这与各地生活习惯有关。比如,广东省的恩格尔系数一直相对较高,据推测与当地民众爱好美食、愿意在食品消费上投入有一定关系。而一些西部省份居民,可能在“吃”上精打细算,反映在数据上,恩格尔系数就比较低。

当前中国恩格尔系数的变化并不能直观、单一地解释成积极的社会现实。专家表示,虽然恩格尔系数显示中国在某些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也应客观、理性、科学看待,不因单一指标的突破而沾沾自喜。

宁吉喆则强调,恩格尔系数的变化及其背后的消费新趋势,提示今后要顺应消费升级来改善生产结构、投资结构以及消费的基础设施,使消费红利充分释放,让消费更好地发挥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本报记者 孔德晨)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