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查再查:受处分后 这些官员最终难逃落马

原标题:一查再查!受处分后,这些官员最终难逃落马

2月19日下午,三湘风纪网发布消息称,株洲市国投集团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杨尚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株洲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官方简历显示,杨尚荣,男,汉族,1965年5月出生,湖南湘潭县人,大学本科文化,高级经济师,1984年4月参加工作,198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自2005年起,杨尚荣历任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株洲市国投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株洲市国投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等职,并于2012年5月起担任株洲市国投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直至2018年9月为止。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担任株洲国投集团董事长期间,杨尚荣在2016年5月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意味着,杨尚荣这次落马被查,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出问题”,而是上次因违纪遭到处分近三年之后的“二进宫”。

此前,曾经让杨尚荣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违纪问题,是在2017年10月,由株洲市纪委发布通报,在三湘风纪网上披露的。

当时,通报表示:杨尚荣在任市国投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兼任株洲丰叶担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董事长)期间,允许其女儿杨某有偿代持湖南金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系丰叶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权,收受该公司约85万元代持费(已退还)。

除此之外,2013年12月至2014年7月,杨尚荣还利用职务便利,未经市国投集团董事会集体研究,个人直接批准丰叶担保公司出借巨额资金给其堂姨夫刘某的4家关联控制公司,致使国有控股的丰叶担保公司发生违规经营、违规担保等问题,导致国有资产出现重大风险。2014年10月,为弥补风险,杨尚荣安排市国投集团参股的湖南奥悦冰雪旅游公司出借中期票据市场募集项目专项资金1.5亿给民营企业,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及国有企业“三重一大”决策制度。

这一系列问题,使得杨尚荣成为了当地“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的反面典型,也让他付出了代价。然而当时,人们却没有想到,这并不是杨尚荣问题的“终点”。之前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没有让杨尚荣“顺利过关,安度余年”。这意味着:除了株洲纪委已经通报的问题,杨尚荣还有此前未被发现,而且性质更加恶劣的问题。在2月19日的消息中,杨尚荣被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在之前的通报中,杨尚荣只有违纪问题,并没有被披露出违法问题。从这个角度上看,杨尚荣身上必然还有更多隐情,等待着纪检监察机构去发掘。

十八大以来,我国反腐力度显著加强,近几年,像杨尚荣这样在受到处分之后“二进宫”的官员,可以说越来越多。仅在过去一年里,“海运仓内参”(id:hycplb)专门关注过的,就有长春市原副市长王学战和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两人。说起来,王学战和曹建方这两个人的情况还各有一些不同,而且都比这次落马的杨尚荣更为特殊。

其中,王学战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是在退休四年半之后才落马的,而在他退休之前,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三年之久。从2002年到2011年,王学战担任长春市副市长一职长达9年,但他在2011年卸任副市长后,却在2014年9月才退休,中间有长达3年的“空白期”,这种现象在官员履历里非常罕见。

原来,在2011年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违法强拆致人死亡一案发生后,监察部责令长春市政府向吉林省政府并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责令长春市市长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此后,吉林省纪委、监察厅决定,给予长春市副市长王学战行政记过处分。这起事件之后,王学战便不再担任长春市长一职,7年之后,王学战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证明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

而曹建方的特殊之处,则在于他是在此前被行政降职、开除党籍,从省委常委、秘书长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的基础上,又被追查出了新的违法问题,因此受到了新的处分。3年前,曹建方被查之后,因为纪委只发现了他的违纪行为,因此仅开除了其党籍,并未开除其公职,而是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体现出了纪检监察工作宽严相济,尊重比例原则的特点。但是,当曹建方又被查出违法问题时,受到更严厉的处理,也就在所难免了。

纵观以往,有类似情况的落马官员还可以数出不少,其中不乏省部级高官。这些人里,有好几个都是在发生重大事故被问责之后,又被查出违纪违法问题的。

2011年,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廖永远,因中石油在大连所属企业“7·16”输油管道爆炸火灾等4起事故,受到记过处分。2015年3月,廖永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3年,时任吉林省副省长谷春立,因“6·3”吉林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吉煤集团通化矿业公司八宝煤业公司“3·29”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和“4·1”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2015年8月,谷春立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如果这些落马官员在首次遭受处分时就能深刻反思自己的问题,及时收手,或许不至于犯下更大的错误。就算他们在当时就已经犯下了足以使其落马的问题,也可以选择自首,主动向组织坦白问题,以争取宽大处理。但是,一旦他们试图抱着侥幸心理蒙混过关,最终必定难逃法网,这是所有为官者都应铭记的教训。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