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厅官本欲“饮马”未料落马 有一个微妙的时间巧合

原标题:本欲“饮马”,未料落马

前两天,最高检网站发布消息,承德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滦平县委原书记蔡福浩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由河北省监委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起诉,河北省检察院依法对其决定逮捕。看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里舒了一口气。为什么我会注意到这个副厅级落马官员呢?大概是因为,他在我的小本本上。

有一个微妙的时间巧合,很难被人觉察到。蔡福浩是去年12月3号被宣布调查的,一个多月后,那位在监狱中两次骨折的老太李淑贤被假释出狱,有媒体报道,就是在12月3日这一天,河北省女子监狱向法院提出了假释建议书。李淑贤是滦平人,正是蔡福浩主政滦平期间,她因为寻衅滋事罪被判刑入狱。很巧是不是?这种小概率的巧合事件,往往有着很深的意味。

李淑贤入狱的事由是非法上访。她该不该被判刑,也许需要很专业的探讨,但这样一个八旬老人没有被判缓刑,而是真的被关了进去,这让人很难想得通。更不可思议的是,李淑贤在狱中两次骨折,家属申请保外就医仍然被拒。我在看这个新闻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研究”了一下滦平这个地方,也记住了蔡福浩的名字。但是万万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蔡福浩当然不是因为李淑贤所引发的舆论风波而落马的。有知情人士称,蔡福浩被调查的导火索是潮河饮马川项目。长城脚下饮马川,本来是蔡福浩力推的一个文化旅游项目,主打长城牌和所谓御道文化。但是,这个项目背后却内嵌了一批别墅,就建在潮河上游的岸边,甚至“侵占潮河河道管理范围”。这种招商引资的模式,在往常可能算是一种“惯例”,但在生态环境保护成为红线的当下,却已行不通。秦岭拆违几近尘埃落定的时候,饮马川项目也成了河北清查的对象,“五证齐全”且大多已经入住的别墅很快被拆掉了。

从“双开”通报看,蔡福浩涉及很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坚决,对省委省政府的安排部署敷衍应付”,还说他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并造成极其恶劣社会影响。蔡福浩到底对省里的什么安排“敷衍应付”呢?春节前夕,滦平县委开了一个常委会,主要是学习省里下发的一个文件,《关于潮河上游违法建设破坏生态环境问题的通报》。继任县委书记赵振清在讲话中指出,县委班子要深刻汲取教训,彻底知错改错,把潮河上游违法违规建设破坏生态环境问题的整治,作为重大的政治任务抓好。而且,他要求全县上下坚决拥护对蔡福浩的双开决定。综合这些信息来看,蔡福浩多半是深陷于饮马川而无法自拔。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啊。

县委书记不好当。既要做政治的明白人,又要做发展的开路人、群众的贴心人和班子的带头人。如果用这样的标准去衡量,蔡福浩绝对差之甚远。他虽然知道,滦平县“靠矿发展的路子不能再走了”,但对于生态环境保护的认识,并没有统一到党中央的指示精神上来。而从李淑贤老人的遭遇看,曾经主政滦平的蔡福浩,实在没法视为群众的贴心人。对民间疾苦如此漠视的地方官员,他所推动的发展,又怎么可能惠及百姓呢?

人们常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其实,人间处处,从草野到街巷,从正史到“小本本”,哪里又没有记忆呢?为政一方的人,提高站位当然很重要,但敬畏低处的“记忆”同样重要。草木砂石,也都是会发出声音的啊。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蔡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