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刘守民:“有罪但超期羁押”应纳入国家赔偿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中国法院司法改革白皮书》,其中指出2014年至2018年,各级人民法院受理国家赔偿案件31434件。对于冤假错案的纠正以及当事人能否获得国家赔偿,一直是社会关注的话题。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刘守民告诉红星新闻,他就修改《国家赔偿法》专门带来了一份建议,建议将“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轻罪,实际执行的刑期已超过改判后的刑罚”等几种情形纳入刑事赔偿范围,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建议“有罪但超期羁押”“无罪但被判处缓刑”等情形

纳入刑事赔偿范围

“我们国家是在1995年实施了《国家赔偿法》,在2010年、2012年进行了两次修订。应该说它的实施在保障公民权利、弥补公民因国家机关侵权而遭受的物质损失、慰抚精神创伤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由于起步较晚,也受历史传统、观念习惯以及立法体制等因素影响,仍存在不足,有些问题也比较突出,使得司法保护公民权利的效果也受到影响。”刘守民表示。 

因此,刘守民建议将“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轻罪,实际执行的刑期已超过改判后的刑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审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等情形纳入刑事赔偿范围。 

其中,针对“有罪但超期羁押”的问题,刘守民认为,现行的《国家赔偿法》中只规定了“无罪羁押”赔偿,但无论在法理上,还是从正义与公平的价值角度来说,“有罪但超期羁押”都应获得赔偿。“有罪但超期羁押”实际上剥夺了宪法赋予当事人的人身自由,严重侵犯了当事人的人身权利。 

而有期徒刑缓刑是国家对当事人作出有罪认定并处以的刑罚种类之一,国家通过行使这一刑罚权来限制当事人的人身自由。“无罪之人一旦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个人尊严、社会评价、地位声望等等都会受到严重的负面影响,也可能因此丧失大量的社会机会,导致损害身心健康等。将上述情形排除在赔偿范围之外是不合理的。”刘守民说道。 

明确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裁量因素

科学提高国家赔偿计算标准

除了扩大国家刑事赔偿的范围之外,刘守民还建议明确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裁量因素。“《国家赔偿法》就精神损害赔偿只作出了原则性的规定,在如何确定赔偿金方面并没有具体的操作规范。” 

参照公安部《关于贯彻执行国家赔偿法有关问题的通知》,刘守民结合国家赔偿的特殊性,建议在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金时,可以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过错或违法程度、侵害的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国家机关事后采取弥补措施的有效程度、当事人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的平均生活水平。 

而在目前的赔偿金计算标准方面,刘守民认为该标准过低,达不到有效救济当事人损害的目的。“立法当时或许是考虑到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负担能力,但已经不适合当下的发展状况。建议科学提高国家赔偿的计算标准,比如最高法在《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就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数额的确定作出了相对灵活的规定,在《国家赔偿法》的修法过程中或许可以参考。” 

来源: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中国法院司法改革白皮书》,其中指出2014年至2018年,各级人民法院受理国家赔偿案件31434件。对于冤假错案的纠正以及当事人能否获得国家赔偿,一直是社会关注的话题。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刘守民告诉红星新闻,他就修改《国家赔偿法》专门带来了一份建议,建议将“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轻罪,实际执行的刑期已超过改判后的刑罚”等几种情形纳入刑事赔偿范围,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建议“有罪但超期羁押”“无罪但被判处缓刑”等情形

纳入刑事赔偿范围

“我们国家是在1995年实施了《国家赔偿法》,在2010年、2012年进行了两次修订。应该说它的实施在保障公民权利、弥补公民因国家机关侵权而遭受的物质损失、慰抚精神创伤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由于起步较晚,也受历史传统、观念习惯以及立法体制等因素影响,仍存在不足,有些问题也比较突出,使得司法保护公民权利的效果也受到影响。”刘守民表示。 

因此,刘守民建议将“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轻罪,实际执行的刑期已超过改判后的刑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审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等情形纳入刑事赔偿范围。 

其中,针对“有罪但超期羁押”的问题,刘守民认为,现行的《国家赔偿法》中只规定了“无罪羁押”赔偿,但无论在法理上,还是从正义与公平的价值角度来说,“有罪但超期羁押”都应获得赔偿。“有罪但超期羁押”实际上剥夺了宪法赋予当事人的人身自由,严重侵犯了当事人的人身权利。 

而有期徒刑缓刑是国家对当事人作出有罪认定并处以的刑罚种类之一,国家通过行使这一刑罚权来限制当事人的人身自由。“无罪之人一旦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个人尊严、社会评价、地位声望等等都会受到严重的负面影响,也可能因此丧失大量的社会机会,导致损害身心健康等。将上述情形排除在赔偿范围之外是不合理的。”刘守民说道。 

明确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裁量因素

科学提高国家赔偿计算标准

除了扩大国家刑事赔偿的范围之外,刘守民还建议明确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裁量因素。“《国家赔偿法》就精神损害赔偿只作出了原则性的规定,在如何确定赔偿金方面并没有具体的操作规范。” 

参照公安部《关于贯彻执行国家赔偿法有关问题的通知》,刘守民结合国家赔偿的特殊性,建议在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金时,可以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过错或违法程度、侵害的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国家机关事后采取弥补措施的有效程度、当事人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的平均生活水平。 

而在目前的赔偿金计算标准方面,刘守民认为该标准过低,达不到有效救济当事人损害的目的。“立法当时或许是考虑到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负担能力,但已经不适合当下的发展状况。建议科学提高国家赔偿的计算标准,比如最高法在《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就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数额的确定作出了相对灵活的规定,在《国家赔偿法》的修法过程中或许可以参考。” 

来源: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