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央工作组赴陕1年后 西安要达成这个目标

原标题:中央工作组赴陕1年后,西安要达成这个目标

撰文 | 蔡迩一

西安针对秦岭问题又有新动作!

据西安市政府官网消息,西安市政府办近日印发了《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治方案》,方案提到,确保2019年6月底前,秦岭违建专项整治后续工作全面完成。

这样来看,从中央工作组赴陕西到秦岭违建专项整治后续工作完成,用时共一年。当然,这一年来,发生了不少事。

市秦岭保护局牵头组织

先来看这份整治方案。

在任务分工方面,各区县政府和高新区管委会,市秦岭保护局,市资源规划局,市生态环境局等都有相关职责。

其中市秦岭保护局的职责包括负责制定《秦岭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治工作方案》;统筹建立《秦岭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治工作台账》;牵头组织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后续工作;组织开展相关专项督查检查等。

这个局是今年1月31日刚刚挂牌成立的。

据当地官网称,市秦岭保护局的成立,“标志着我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翻开了新的篇章。”

除了这份方案外,3月14日,西安市方面最近还展开了一场座谈会,会议的目的是针对修订《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探讨和发言,为修订工作提供建议。

换句话说,条例要修订了。

一个条例

这个条例是2013年10月1日,《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正式实施的,在实施之前的1个多月前,条例公布暨实施动员会召开,时任市委书记魏民洲、市长董军、副市长钱引安等出席。

但当时的西安高层对秦岭问题并未重视。

据央视此前披露,条例实施五个月后(2014年3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

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但2014年5月17日,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后,董军也只是在5月19日市政府常务会的会议间隙,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

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也没有传达和学习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时任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这件事。

一个细节是,就在条例实施前不到一年(2012年7月),时任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在调研时提到,“全面开发秦岭北麓”。

“项目准入制度无上位法依据”

其实,对这个条例的修改在去年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去年10月28日,西安市国土局局长曾主持召开《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修改讨论会。

在3月14日的这场座谈会上,市秦岭保护局副主任李君亭提出建议,明确建设项目的负面清单,在《市条例》中明确建设项目负面清单,秦岭生态保护区范围内必须严格禁止房地产开发等建设项目。

李君亭还建议,取消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项目准入制度——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项目准入制度无上位法依据,缺少法律支撑,建议取消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项目准入制度。

根据现行的条例,秦岭生态环境保护范围内的矿产资源开发、交通设施建设、村镇建设、旅游设施建设等开发建设活动,实行开发建设项目准入制度。

“房地产开发项目,建设单位应当将准入申请报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审查,由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机构提出意见,经市政府批准后,方可办理项目准入手续。”

负责“办理秦岭生态环境保护范围内开发建设项目准入手续”的正是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机构。

“给秦岭保护抹了黑”

在两会召开前(2月28日),挂牌仅一个月的西安市秦岭保护局召开了一场警示教育大会,会议传达了陕西纪检监察部门《关于焦维发、王聪林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通报》,传达了临潼区纪委监委《关于魏国庆党政纪处分的函》。

焦维发曾任西安市政府秘书长,2月被双开,通报称他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精神不坚决、不彻底,在秦岭违建专项整治中敷衍应付、弄虚作假,为秦岭违建项目“大开绿灯”,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

而王聪林曾任原西安市秦岭办副主任,今年1月,有媒体披露他已经被留置,2月他被双开。

在这次警示教育大会上,局党组书记邢宏锋强调:

秦岭北麓西安段违建别墅问题,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整治规矩,偏离了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的正确方向,个别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给秦岭保护抹了黑,给西安形象抹了黑,严重影响了西安“追赶超越”的大好局面。全局同志一定要从案件通报中汲取教训。

这场警示会召开后不到10天(3月7日),在北京参加两会的陕西省省长刘国中面对记者的追问,他回答说,按照党中央统一部署,全面加大了反腐倡廉的力度,可能媒体朋友已经注意到了,去年有一些案件媒体上也有一些相应报道,陕西省委省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坚决按照党中央部署,完全按照有贪必肃有腐必反绝不姑息。

“随着这样一个案件暴露,大家也能感受到陕西省委的鲜明态度,今年我们还是要一如既往全面加强这方面的督促,整个政治生态会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和反腐倡廉的不断深入,而得到越来越好的改善。”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