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省委书记下批示严查的曹园别墅 大门为谁而开?

原标题:曹园别墅,大门为谁而开?

山东省原副省长季缃绮一审获刑十四年,法院认定他在担任山东商业集团董事长、山东省副省长等职务的十四年间,共违法获利3700多万,其中骗取美术馆书画作品价值1000多万。当年他们把书画炒得那么热,没想到真真成了砸在手里的烫手山芋。

季缃绮的尴尬还不止于此。和他获刑消息同一天被报道的,还有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处罚教育科的交警肖某。和副省长比起来,这可谓是芝麻绿豆大点的小官了,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交警做起了替违章司机“消分”的生意,七年间就获利4000多万。你盈利水平这么高,让银座卡的脸往哪搁。

王熙凤说过,“把我们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贾家过一辈子的了。”好多人觉得这可能只是句气话,其实在那些幽暗的缝隙角落里,你还真想不到都藏了多少故事。

牡丹江市是黑龙江的旅游重镇,境内森林覆盖率非常高。这样的绿水青山,也成了一些人眼里的金山银山。牡丹江市辖区内的张广才岭本是一片国有林区,但媒体调查发现,从2005年起这里就开始兴建起了一片名为“曹园”的私人建筑群。这片近3000亩的山林上,原有的森林被砍光,山体被挖开,代之而起的是一片亭台楼阁和跑马场、高尔夫球场,还在半山腰挖了一个隐患巨大的湖。而这一切没有任何手续。曹园主人甚至还藏有猎枪,兴起时便“风劲角弓鸣”,兴尽时便“猎马带禽归”。

其实略有点常识的人都不难明白,国家对于森林资源的保护不只是这两年的事。把几千亩森林砍掉,盖上私家园林,这事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可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但有些人总是有办法,和秦岭别墅一样,前些年很多地方都有人打着旅游开发的名义,占据上风上水的好地方,最后承诺的旅游项目没落地,倒变成了一些人的离宫别院。这个“曹园”也是如此。

其负责人称这是旅游项目,省市都立过项。这片土地原本是归央企中农发军马场有限公司,而2005年双方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中明确规定,承包方必须保证林地用途性质不变,不得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不得降低森林面积和质量。“团结湖参考”(ID:Talkpark)发现,牡丹江市文广旅游局网站上的一份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中,确实曾将“曹园度假山庄项目”列为潜力旅游地提升规划项目中。但吊诡的是,面对记者的采访,同样是牡丹江市旅游部门则坚称,这个项目不具备旅游开发的任何条件。

“打架”的不仅是旅游部门。曹园这么多年削山挖湖的行为,到底该归谁管呢?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称他们在去年10月之前毫不知情,且这块土地应该归央企军马场自己来管。但中农发军马场方面的说法则截然相反,他们称林地应该由属地监管,央企本身没有执法权。且他们在去年8月已就此事向森林公安报案。

此事中最扑朔迷离的,还得属“曹园主人”。“团结湖参考”通过天眼查发现,该项目的开发商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是由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出资8000万全额控股,据悉其法定代表人曹波就是牡丹江本地人。而这个上海天懋来头非小。

2008年,上海双钱集团董事长范宪贪污受贿案爆发。在司法机关后来披露的案情中,范宪的一条主要罪状就是接受天懋公司两任董事长曹波、曹超的贿款202万,为该公司的融资收购开绿灯。2010年范宪一案宣判,当时判决书中称曹波、曹超被“另案处理”。虽然在上海摊上了官司,但似乎曹家在老家的“曹园”并没有受到影响。2009年、2015年、2018年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三次对其违法占地建设下达处罚决定书,都没影响他们继续起高楼、宴宾客。

要揭开“曹园”的神秘面纱,还有一个人可能不得不提到,那就是已经落马的牡丹江市原市委书记张晶川。自2008年到2015年,张晶川历任牡丹江市长、市委书记。公开资料显示,张晶川在任期间,就曾干过帮助开发商违反政策法规,违规获利的事。上文提到的那份把曹园列为重点旅游项目的发展规划,就曾向张晶川详细汇报、并听取指示。

我们曾多次讨论过,违规别墅的矗立,往往是地方复杂利益结构,盘根错节犬牙交错的结果。仅以曹园别墅为例,涉及到了央企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地方党委政府几届领导班子的关系、地方不同主管部门的关系、以及有影响力的本土大商人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加之地处偏远,外界的目光难及,都使得这些亭台楼阁,宛如仙山缥缈,神秘莫测。而要把曹园背后的利益图谱查清,不啻要把当地翻腾一遍。仅仅依靠牡丹江市自查自纠,其阻力可想而知。

观察近期的人事动态不难发现,黑龙江在振兴东北大局中被寄予厚望。而实现东北振兴,要优化营商环境,更要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这几乎已经成为共识。不知道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注意到,关于黑龙江的事,无论是毛振华雪地“喊冤”,还是雪乡宰客(巧的是雪乡就在牡丹江),不久后都能得到回应。这一次也不应该令人失望。

(文/于永杰)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