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央督察组要求整改5个月后,响水发生爆炸事故

撰文 | 蔡迩一

3月21日下午14时48分左右,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

截至21日下午7时,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伤30人。

截至22日上午7时,事故已造成死亡44人,危重32人,重伤58人。

最新的数据是,事故已造成47人遇难、90人重伤!

习近平作重要指示

据央视消息称,正赴国外访问途中的习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江苏省和有关部门全力抢险救援,搜救被困人员,及时救治伤员,做好善后工作,切实维护社会稳定。要加强监测预警,防控发生环境污染,严防发生次生灾害。要尽快查明事故原因,及时发布权威信息,加强舆情引导。

习近平强调,近期一些地方接连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各地和有关部门要深刻吸取教训,加强安全隐患排查,严格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坚决防范重特大事故发生,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

李克强作出批示,要科学有效做好搜救工作,全力以赴救治受伤人员,最大程度减少伤亡,采取有力措施控制危险源,注意防止发生次生事故。应急管理部督促各地进一步排查并消除危化品等重点行业安全生产隐患,夯实各环节责任。

党政一把手紧急回归

《陕西日报》披露,3月21日至22日,江苏省党政代表团到陕西省考察调研,召开了“苏陕对口扶贫协作工作座谈会”。

去陕西考察的除了省委书记和省长,还有四位江苏省委常委——李小敏、王燕文、周乃翔、张敬华。

回江苏后,娄勤俭立即在江苏省应急指挥中心主持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通过视频指挥系统察看抢险救援进展,召开会议的同时,吴政隆去了事故现场,指挥救援。

不仅仅是江苏层面!

3月22日凌晨,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赴现场指导盐城化工事故抢险和应急救援情况。一个细节是,自去年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这是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首次率工作组赴现场指导应急救援。

今天凌晨2点30分许,黄明便主持召开了事故处置会议。

除了应急管理部外,卫健委先后派了三批专家:

第一批调派国家卫生应急队伍(江苏)中的11名医疗专家组成专家分队,于21日晚赶到事发地开展医学救援工作;

第二批抽调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重症医学、烧伤、神经外科专家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心理干预专家5人,组成国家医疗心理卫生应急专家组,于21日晚赶赴当地驰援。

第三批专家组由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医学、急诊科专家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毒控制、公共卫生专家7人组成。

事故前曾多次提安全生产

就在3月22日上午9点,事故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在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帝豪酒店举行。盐城响水“3·21”事故新闻发布会初,全体人员为遇难者默哀。

另一个细节是,响水县一把手多次提及安全生产。

1月31日,县委书记崔爱国主持召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要求“确保不发生安全生产事故”。

2月1日,响水县召开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崔爱国批示,“安全生产事关人民福祉,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一刻大意不得、松懈不得。”“盯紧抓实危化品、冶金、道路交通、建筑施工等重点行业领域专项整治,全面排查并消除安全隐患”。

有媒体称,就在3月1日至14日的近半个月内,响水县领导通过走访调研、召开会议等方式,先后4次提及有关工业安全生产等问题。

与之对应的,则是响水县多次因“爆炸”被外界关注。

2007年11月27日上午10时11分,同样是在响水陈家港,一公司发生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多人受伤。

当时消息显示,发生事故的是生产分散蓝79号滤饼的车间,一只容积为5000升的重氮化盐反应釜温度超标,造成釜内的重氮化盐过热分解,导致釜内的温度失控发生爆炸。

那次发生事故的公司是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当时媒体披露,公司是浙江台州的明星企业,公司成立以来获得过大小200多个荣誉,也是中国最大的500家民营企业之一。

《三联生活周刊》曾以“江苏响水化工厂爆炸背后:高利益下的高污染”为题对此进行报道。

文中提及,响水县原是滨海县的一部分,1966年才建县,经济基础薄弱,人口只有50万,发展起来困难。“陈家港化工集中区建于2002年6月,此后就虚位以待投资商。能招到联化科技这样的企业,也颇费周折。”

村主任当时曾对媒体表示,化工集中区的设立让他们走上了致富路,全村人均年收入由2001年的2000元提高到了现在的8000元。

但事故持续发生。

那次事故发生整整3年后,2010年11月23日,江苏大和氯碱化工有限公司23日发生氯气泄漏,导致下风向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30多名员工中毒,这个公司,也位于响水县陈港化工园区。

那次事件发生三个月后,谣言四起。

2011年2月10日凌晨2点,有人传言,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大和化工企业要发生爆炸,不少居民穿戴整齐,拎着大包小包,携妻带儿走上大街。清晨5点至6点,该地区交通大堵塞。

当时媒体曾以《江苏响水爆炸谣言引万人逃命 混乱中4人死亡》对此报道,人民日报也将该案例刊登了出来。

当地政府回应称,此次系谣言,公安机关正在全力追查造谣者,“对于居民反映当天凌晨闻到刺鼻气味的事情,安监、环保等部门正在全力调查,目前并没有发现问题。”

在2011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有当地居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的意思就是全部搬走,现在我们宁愿经济落后一点,也不要这样危险的化工企业呆在我们身边。天天和炸弹睡,你能不怕吗? ”

如今,炸弹又炸了。

“响水经验”

伴随着响水爆炸的发生,一篇《沉着应对突发事件 全力做好舆论引导——响水“11·27”事故新闻协调工作的主要做法》的文章再次被媒体关注。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这篇文章在2007年底就已受到关注。2011年,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致电响水县外宣办负责人求证“响水经验”的来源,但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

不过,那次爆炸后《中国青年报》记者李润文也写了谈“响水经验”的文章,文中提到,“事故发生后,盐城市立即启动了一套禁止记者采访的应急预案,不惜采用武力威胁、软禁记者,重金收买、色相利诱等方式收买记者,阻挠采访”。

据上述媒体证实,这篇文章确实是李润文所写。

中央督察组要求整改

就在2018年6月5日至7月5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江苏开展“回头看”,2018年10月的反馈的意见中提到:

“连云港市灌云县临港产业区、灌南县化工产业园、盐城市响水生态化工园区等化工园区企业废气收集处理设施建设不到位、运行不正常现象普遍,园区异味明显。全省12家石化企业,仍有9家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安装挥发性有机物环境监测设施。”

那次反馈过去仅仅5个月,响水发生爆炸。

补充两个文件。

其一,《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明确,特别重大事故,是指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特别重大事故由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授权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其二,2018年4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明确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在落实安全生产工作责任中存在职责不到位,阻挠、干涉安全生产监管执法或者生产安全事故调查处理工作的,对迟报、漏报、谎报或者瞒报生产安全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对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等情况,将被问责。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