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公安副局长“下海”当黑老大 抓捕现场这样说

“我曾经是一等功臣,知道吧?”

“你们也是警察,我希望你们善待你们自己,善待你们的战友……我也是警察。”

说这话的人是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原副局长陈先福,说话的场合比较“尴尬”,是他被抓捕的现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今天,海南省公安机关举办新闻发布会,通报刚刚侦办的陈先福涉黑涉恶团伙案件情况。

2018年11月21日,海南省公安厅收到省领导批转的反映陈先福涉黑涉恶问题的实名举报信后,立即组织专门人员,对线索开展核查。此后,海南省政法委书记刘星泰,海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范华平都对该案件作出指示。

经查,陈先福原为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副局长,后下海经商。自2006年以来,以他为首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长期以暴力手段称霸一方,涉嫌非法采矿、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容留他人吸毒、贩卖毒品等违法犯罪以及干扰基层组织选举等行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在办案过程中,海南警方采用了“异地用警”的办法——2019年1月31日,省公安厅指定定安县公安局侦办该案。

一般来说,只有在面对情况复杂、盘根错节的大案要案时,公安机关才会异地用警。在本轮扫黑除恶斗争中,湖北武汉、荆门,河南周口等地警方都使用了这一手段打击黑恶势力。

2018年6月,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陕西调研时指出,扫黑除恶要讲究三个策略——

重点案件下管一级,防止各种不正当因素的干扰;

复杂案件异地用警,确保黑恶势力及其背后“保护伞”得到依法严惩;

中央和省级督导工作力争尽快启动,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实责任,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今年4月1日凌晨2时许,海南省公安厅组织定安县公安局、海口特警支队、海口秀英分局共378名警力,对陈先福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共抓获31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扣押、查封涉案人员资产共计约合4300万元,扣押涉案车辆22辆、刀具2把及金银首饰、烟酒等一批物资。

可笑的是,面对来抓捕他的警察,陈先福还要摆一摆“老资格”,自称“一等功臣”“战友”。

在扫黑除恶斗争中,各地抓出了一些现在或曾经的公安人员,他们在当地能量巨大,且反侦查意识强,称得上是“难啃的骨头”。其所作所为,玷污了公安干警的英雄形象。

上周,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介绍了广西扫黑除恶第一大案——永福县李佳犯罪集团涉黑案。李佳的“保护伞”中,除了县政协原主席,还有两名公安人员——罗锦镇派出所原所长李靓、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副大队长廖双双。

去年底,李靓、廖双双分别被判刑9年和9年6个月。

2016年6月3日,山西省闻喜县公安局成立“6·03”专案组,打响了山西扫黑除恶“第一枪”,目标为称霸当地的黑恶分子——侯氏兄弟。

 张少华(左二)讲述扫黑故事 

张少华(左二)讲述扫黑故事

在办案过程中,闻喜县公安局局长张少华多次遭遇危险。一天夜里,他驾车去市局开会,在高速路上遇到一辆无牌越野车恶意尾随。后来,这辆车猛然加速超车,试图侧身撞击肇事。张少华当机立断,向其连续开枪以示警告,迫使对方匆匆逃窜。

“为了方便工作,我们有个微信群,不论兄弟们在哪儿,忙到六七点回来睡下,大家都自觉的主动地在微信群里报个道露个面,就是告诉大家我还活着。”张少华说。

让张少华痛恨又痛心的是,一些公安干警成了侯氏兄弟的“保护伞”,至少已逮捕了17人,包括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景益民、金勇。景益民从小练武,从警三十多年,反侦查意识特别强,被逮捕时甚至掏出军刀拒捕。

“他们曾经是我的战友,朝夕相处的战友,我把他们送进监狱拘留、逮捕,下一步还要判重刑……我非常痛心。另外也痛恨,他们是公安干警,他们亵渎了法律的尊严、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也玷污了警服。黑恶不除,有辱这身警服!”张少华斩钉截铁地说。

来源:长安街知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