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副局长沉迷彩票:侵吞公款 外逃16年仍想着中大奖

(原标题:沉迷彩票侵吞公款,副局长外逃16年,捡废品住桥洞,仍想中大奖)

“就是一个流浪汉形象,蓬头垢面,眼神呆滞,身上的衣服破了无数个洞。真不知道他这16年外逃生活是怎么过来的。”

近日,回顾起当初追回黄余昌的场景,福建省将乐县追逃组工作人员仍十分感慨。

黄余昌,福建省将乐县档案局原副局长,涉嫌贪污贿赂犯罪,2003年1月18日担心东窗事发,连夜整理办公室物品,销毁材料、租车外逃。同年3月,将乐县检察院对其立案侦查,并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逃犯。但多年来,黄余昌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始终杳无音讯。

据黄余昌自述,这么多年,东躲西藏,不敢见人、不敢见光,一直以捡废品度日,天气好的时候住桥洞里,碰上恶劣天气只能躲在废弃的厂房里,16年的逃亡生活如鼠蚁般地活着,毫无尊严可言。

2019年3月18日,将乐县追逃工作小组在泉州市区郊外一废品收购站将他追回,并让他简单梳洗,吃上一顿热饭、热汤。当穿上工作人员为他买的新衣裳时,他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终于可以结束这非人般的生活了。”

成功追回黄余昌,得益于监察体制改革为追逃追赃工作注入的新活力。福建省、市、县三级纪委监委把追逃追赃工作作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不断加大工作力度,统筹协调,精准施策,合力追逃。

今年初,在福建省纪委监委的指导下,三明市纪委监委建立健全纪检监察机关与司法机关问题线索移送等机制,将黄余昌案列入全市重点攻坚对象之一,市县联动展开追逃追赃“再接力”工作。

“听说他2009年、2010年在泉州市区街上捡废品,他的同乡还请他吃过饭”

“他亲属反映,前几年他母亲过世都不敢回来”

3月5日,三明市纪委监委追逃督办小组围绕黄余昌去向,召集县纪委监委、公安等部门再梳理再会商,初步判断黄余昌可能还在泉州市区活动。

要想在茫茫人海中,精准找出黄余昌,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但追逃工作人员始终没有放弃。三明市纪委监委追逃督办小组统筹协调、靠前指挥,综合分析该案特点,量身制定追逃方案,提请公安机关协助,对黄余昌采取技术调查措施。

3月6日,追逃组带着黄余昌有关信息,前往泉州市公安局提请协助核查黄余昌去向。上万份的监控视频、海量的人像信息……经过十余天的大数据信息排查,3月18日上午11时终于传来好消息:一名与黄余昌相似度极高的人员出现在泉州市区郊外废品收购站。泉州市鲤城区分局开元派出所立即前往该废品收购站,将该人控制,盘问其身份,并将相关信息传给将乐县追逃组。

将乐县追逃组得到这一重要信息后,一方面立即对提供的信息展开核查,另一方面迅速赶往泉州市鲤城区现场确认。

“我们是将乐县追逃组工作人员,知道找你什么事吗?”

“知道、知道……”

面对将乐县追逃组工作人员的讯问,黄余昌哽咽着说。随后,将乐县追逃组按相关规定委托公安机关对其进行DNA比对确认身份,将其带回将乐。

黄余昌曾是一名有美好前途的干部,但他迷上买彩票、炒股票,在当时月工资只有几百块钱的时候,一次就花几千元购买彩票,几年来亏了不少钱,之后到处借钱,欠债数额越滚越大。后来,他利用借调到县公路指挥部的工作便利,开始打起侵吞公款、受贿索贿的歪主意,其间涉嫌贪污公款30余万元、受贿21.5万元。

外逃初期,黄余昌曾在厦门用假名帮助别人卖报纸,赚些零花钱。半年后逃到泉州市区靠拾荒为生。即使这样,他仍妄想着有一天中个大奖,还清所有欠债。为此,他每天仅留下少许钱买馒头、快餐充饥,其余收入全都花在买彩票上。

“拾废品的时候,我不敢跟别人生事,只能捡最便宜的纸皮卖,平时都睡在桥洞、烂尾楼,洗澡在桥洞边上的河里,生病受伤也不敢去看医生,只能买点消炎药或止痛药简单吃下硬熬过去,有时甚至有轻生的念头。”黄余昌后悔不已地说道,“被抓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终于解脱了,不管组织怎么处理,我都接受。”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黄余昌的落网,为时间跨度长达16年的案件追逃工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黄余昌的落网,是福建省追逃追赃工作的一个缩影,是深化监察体制改革的具体成果,彰显了追逃追赃协作水平的提升。”福建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保持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完善上下联动、内外配合、高效顺畅的追逃防逃追赃工作协调机制,落实外逃人员所在党组织追逃和防逃责任,持续开展“天网行动”,扎实推进追逃追赃工作取得新成效。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