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祸起一套排屋 这位原区长中秋节次日被带走…

2018年9月24日,对于如今已身陷囹圄的郭慧强来说,是个永生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是他接受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前夜,也是他失去自由前与家人一起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这天晚上,他家祖孙四代相聚在位于东阳中天世纪花城的家中吃了一顿团圆饭。数月之后,郭慧强在忏悔书中痛心疾首地表示,“多想让时间就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然而剧情发展并没有如他所愿。

2019年4月19日,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郭慧强受贿案公开宣判。经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8年,郭慧强利用担任东阳市委常委、东阳经济开发区城北工业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六石街道党工委书记、东阳市常务副市长、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金华市婺城区区长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建设、工程推进、资金拨付、职务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妻子先后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所送的现金、购物卡等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559.48万元。

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郭慧强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对郭慧强受贿所得赃款赃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宣判后,郭慧强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微信图片_20190508100715

祸起一座房

转折到底从哪里开始?在外人看来,这个转折似乎发生在去年中秋节。而郭慧强自己最清楚,真正的人生转折,早在中天世纪花城这套房子购买之时就已经开始。

出身东阳农村的郭慧强自幼好强,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4个,算命先生唯独说他不是大学生,结果他经过努力成了全村第一个大学生。毕业安排工作时遭到冷遇,他从一名普通乡镇干部干起,以“拼命三郎”的作风干劲,一步步走上区长的领导岗位。

然而这种不甘示弱,也成为他性格中的一把“双刃剑”。1996年,郭慧强一家搬到东阳县城居住。在城中村一间普通楼房住了多年之后,他开始生出一丝异样感觉。

特别是2012年郭慧强由东阳市委常委、东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改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开始分管发改、规划、建设、国土等掌握资源要素的关键部门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当时上门求帮忙解决问题的人很多,但由于(我家)房子不起眼,有人来访时都要打好几个电话才能找到,找到了又因为小区老旧,没有地方停车。”郭慧强回忆,更让他介意的,是几乎所有来的人都会说上一句,“市长,你住的都不如一个科长,该换房了”。

说的人多了,郭慧强的心态开始失衡,越来越觉得住在老宅和自己的职位严重不匹配。

他开始请人寻找合适的房源,不久就传来消息。东阳当地起家的一家房产公司开发的排屋还有几套留着,只要他想购买,可以按照2009年的开盘销售价再打折出售。

当如此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郭慧强坦言也曾有过犹豫和不安,然而虚荣心最终胜出。

彼时的郭慧强,眼里看到的只有房产开发公司看得起自己的“情意”,满脑子想的是近500万元的房款该从何而来。这一年,在朋友的出资支持下,郭慧强买下了这套以自己家庭收入根本无法承担的600多平方米排屋,也把自己推向了违纪违法的深渊。

微信图片_20190508100719

深陷“铜钿眼”

接下来的情节显得有些夸张又老套。

房子到手了,那些打着歪主意的“猎人”们似乎从郭慧强身上嗅到了味道。装修钱不够,马上有人送来80万元,还送来30多方的花梨木;有人不仅帮忙采购材料,还垫付了100多万元的材料款;甚至庭院里栽种的罗汉松、房子里摆放的家具电器,统统有人“凑巧”送来。面对这些主动找上门的“心意”,郭慧强表示难以抵挡,更舍不得放弃。

或许当时,这些都是他认为一个副市长职位理应匹配的东西。然而正是这种错误的权力观,让郭慧强在违纪和违法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

其实,“拿公权换私利”在郭慧强身上早有苗头。利用自己曾赴西藏挂职的经历,他曾和妻子赵某联手开过“夫妻店”,联系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企业主购买虫草,2010年至2016年期间从中获利共计12万元。

违规借贷又是一桩。郭慧强改任东阳市常务副市长后,不少房地产开发商和建筑公司纷纷以民间借贷为名,通过支付利息方式进行利益输送。

此前提供低价购房机会的某房产公司,在郭慧强仅支付部分房款的情况下,又向其妻以18%的年息借款200万元,而这笔钱原本应用于支付房款。10个月后,郭慧强收到该房产公司支付的利息30万元。

尝到甜头的郭慧强以这套排屋向银行抵押贷款300万元,并以年息25%转贷给另一家房产公司,至2014年10月共违规获利106.85万元。当某汽车销售公司老总有事请托郭慧强帮忙时,郭慧强又授意妻子出借200万元给该公司,每月按3分利息获取利益。

郭慧强原先的同事、下属也纷纷投其所好。其曾经任职的六石街道下属某村党支部书记吴某,就帮他联系了一位经营矿产生意的老板,出借本金50万元。结果这位老板由于经营不善,后来无力再退还本金及支付利息,在明知这一事实的情况下,郭慧强仍先后收受吴某给付的7个月高息和本金共计67.5万元人民币。

覆水难再收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

事实上,早在2014年郭慧强一家搬入新房没多久,就有人举报他低价购房的问题。金华市纪委专门派人调查取证,郭慧强与其兄、妻子和房产公司经理一起商量,伪造了2009年其兄交过34万元定金的发票,同时对2012年的完税发票重新开具并加上“2009年支付定金”字样,确保“合理低价”双保险,顺利“混”过了调查。

此后,郭慧强受到提拔,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漂白”。而且机会又一次来临,2018年5月,因为婺城区原区委书记提拔,组织上让郭慧强临时负责区委工作。就在这关键点上,又有人举报,这次是省纪委省监委对其展开调查。

郭慧强准备继续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当年8月,省委机动巡视组进驻婺城区。郭慧强如坐针毡,但仍在巡视谈话中作了虚假说明,还商量设计让某房产公司一名财务人员做伪证来对抗组织调查。

在被留置前数日,他还一直与相关行贿人员进行串供,伪造证据材料,将受贿苗木款虚构成欠款,将房产公司的200万元巨额贿赂伪装成他人的投资款,将管理服务对象的行贿款伪造成为他人垫付的本息等等,企图逃避对抗审查。“最终的结果现在看来显而易见,不过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郭慧强说。

当时看不破,直到最后被留置,郭慧强方才后悔“名利都是过往云烟,与尊严、自由相比一文不值”。回首来路,他曾是家里的骄傲、业务的标兵,然而从那一套“看似符合身份,实则并不匹配”的房子开始,郭慧强日渐增长的虚荣心和贪欲让他越过了党纪国法的界限,他的“错位”人生愈演愈烈、歧途难返。

来源:政已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郭慧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