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这地先行:纪委派专人 严查工作群变成“拍马群”

原标题:纪委派专人,严查工作群变成“拍马群”

一个单位只建一个工作群,发言要有内容不得随意刷屏;

非工作时间不发布工作信息,因专项工作组建的微信群在结束工作后应及时解散等;

各单位根据工作需要开设新媒体账号,一个单位在同一平台只开设一个账号;

不得利用新媒体(含微信群、公众号)变相搞新闻报道,大幅报道本单位领导日常政务工作。

近年来,微信成为日常工作必不可少的工具,然而过多过滥的工作群也催生了一个新名词——“群奴”,无形中为基层党员干部增添了大量负担。

近日,珠海市香洲区出台新措施,包括规范微信工作群、新媒体帐号的管理等6大项共28条,以上就是具体内容。

不仅珠海,全国各地都在清除“指尖上的形式主义”。例如,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集中精简合并微信工作群400余个,县纪委还派出督查专班监督检查,严查将工作群变为“聊天群”“留痕群”“拍马群”。

此外,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按照一个部门原则上只保留一个工作群的要求,督促全区各镇街、部门单位撤销已完成阶段性工作的“僵尸群”,合并内容相近、成员重叠的工作群。

经过半个多月的清理,同安区共精简微信工作群890个。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对全县政务类微信公众号进行了专项清理整顿,累计停更、注销微信公众号220余个,占全县微信公众号数量的80%。

“之前每天至少要做一篇微信公号文章,差不多要花上一个半小时,有时乡镇的重要活动还需要单做,忙的时候半天时间要花在微信上。”长兴县林城镇宣传干事朱鑫辰说,清理完成后,不少跟他一样每日为更新公众号所累的基层公务员终于如释重负。

  图片来源:半月谈网  图片来源:半月谈网

从动辄上百的精简数量,就能看出基层的负担之重,甚至会影响正常工作。同安区莲花镇政府一位干部小吴就表示,以前入户走访跟群众正说着话,手机却时不时“噔噔噔”跳出通知,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有时候群众都有意见了: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们说话呀?”

更应引起警惕的一种倾向是,工作群变味成了“拍马群”“邀功群”。武警内蒙古总队包头支队政委刘玉柱就说,在一次干部讲评会上,他点名表扬了部分表现突出的干部,其中不少是经常在工作群、微信群更新加班动态并被他“点赞”的干部。

没承想,一些干部察觉这个“信息”后纷纷跟风效仿,无论是否需要加班、是否在真正加班,都要时不时地更新两条动态,让大家看到自己“忙碌”的身影。

“今夜继续奋战”“加班使我快乐”……每到深夜,刘玉柱的办公电脑工作群、手机微信群都会被类似文字所“占领”,有的还会加上“奋斗”“努力”为主题的表情包,配上熬夜干工作的枸杞杯、菊花茶图片,俨然一副“勤奋上进”的良好形象。

经过实地探查,刘玉柱发现,确实有很多不辞辛劳、牺牲休息时间干工作的同志,但同时也有一些白天工作效率低下、晚上为发动态而“秀”加班的个别人。于是,他严肃批评了这些搞“花架子”的同志,

让广大党员干部轻装上阵、集中精力干事创业,这是中央为基层减负的初衷,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一招。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