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央纪委披露 他如何利用援藏经历谋利

原标题:中央纪委披露 他如何利用援藏经历谋利

在多数人看来,干部援藏、援疆是个“苦差事”。但在少数人看来,这种“苦差事”却是为自己谋利益的好机会。

日前,纪检监察报发布了一篇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原区长郭慧强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的报道。2018年9月,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郭慧强因为涉嫌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观海解局发现,郭慧强就曾经利用援藏挂职的经历做“代购”。

代购虫草赚差价

郭慧强是浙江东阳人,出生于1967年9月。出身农村的郭慧强自幼好强,毕业后发誓要为家族争光,从东阳市吴宁镇一名普通乡镇干部干起,以“拼命三郎”的作风和干劲,一步步走上了金华市婺城区区长的岗位。

在郭慧强的履历中,有一段4年的援藏经历。2004年6月至2008年2月期间,时任浙江东阳市委常委的郭慧强同时担任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商务局副局长。也就是在挂职西藏那曲商务局期间,他接触到了虫草生意。

补充一下背景。

西藏那曲的冬虫夏草生长在海拔4500-6000米以上的羌塘草原上,生理特性强、药用价值高、个大,是全世界品质最高的冬虫夏草。郭慧强在挂职期间就帮助朋友代购虫草。

2010年,郭慧强早已回到东阳,开始担任东阳经济开发区城北工业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六石街道党工委书记等职务。他认为,过去自己帮朋友代购“吃亏了”,要“赚一点”回来。于是,郭慧强利用挂职经历,开起代购虫草的“夫妻店”,他负责联系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企业主购买虫草,妻子赵某负责包装发货,从中赚取差价。

2010年这个时间点,也是郭慧强受贿的开始。

今年4月19日,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郭慧强受贿案公开宣判。经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8年,郭慧强利用担任东阳市委常委,东阳经济开发区城北工业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六石街道党工委书记,东阳市副市长,金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金华市婺城区委副书记、区长等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建设、工程推进、资金拨付、职务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妻子先后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所送的现金、购物卡等,共计价值人民币559万余元。

据纪检监察报此次披露,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郭慧强通过为某集团有限公司从西藏代购虫草的方式进行经营活动,从中获利12万元。

职务升迁的跳板

郭慧强谋取的是“看得见的”利益,对于少数人来说,去援藏还要谋取“看不见的”利益。

 袁国圣 袁国圣

重庆市潼南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区长袁国圣在2013年至2016年期间曾作为援藏干部,担任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类乌齐县委常务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等职务。落马之后,这名副厅级干部在忏悔书中坦白,报名援藏是为了职务升迁。

2005年,袁国圣从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办公室副主任一职去往重庆渝隆集团,到2012年,他已经是渝隆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同时也是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办公室调研员。当年区县换届,他认为自己稳操胜券,可以当上副区长,结果未能如愿。于是,袁国圣报名援藏,当作自己职务升迁的跳板。

不过,他并没有如愿。

在援藏结束回到重庆之后,袁国圣并没有立即安排职务,仍为重庆市九龙坡区副厅局级干部。直到2017年1月,他才被任命为重庆市西北部的潼南区担任区政府党组成员、副区长。

在忏悔书中,袁国圣表示,他当时认为,自己刚从西藏边疆回来,又被安排到重庆的“边疆”,援藏三年苦算白吃了,开始觉得信组织不如信自己、信关系、信金钱,决定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出路”。

2017年6月,袁国圣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警钟

有援藏、援疆经历的落马干部,近些年并不少见。

辽宁省就有两任70后援疆总指挥先后落马。2018年12月,辽宁省委统战部原副部长高宏彬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0年5月,他出任辽宁省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援疆干部总领队,直到2012年2月,高宏彬都在新疆工作,担任新疆塔城地委副书记。

这位援疆总指挥的继任者比他落马时间还要早。

2017年10月,辽宁省发改委原副主任王延东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他于2013年8月出任辽宁省援疆总指挥,期间也担任塔城地委副书记,2016年12月结束援疆,返回辽宁任省发改委副主任。

今年3月20日,广东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中山市委常委、中山火炬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中山翠亨新区党工委书记侯奕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02年至2004年期间,侯奕斌作为援藏干部,担任西藏林芝地区察隅县委副书记。

4月3日,山东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山东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党委书记、主任窦玉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07年5月至2010年5月,窦玉明任山东省第五批援藏干部总领队,西藏日喀则地委副书记、行署副专员。

以上这几位是否曾利用援藏或者援疆经历谋利,尚不知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段经历绝不是“免罪金牌”。

资料 | 中国纪检监察报、风正巴渝微信公众号等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