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韩志宏已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 曾赴老山前线作战

原标题:拉萨警备区司令韩志宏已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

韩志宏是“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原成都军区“优秀旅团主官”。

据北京建筑大学官网报道,近日,北京市2019年国防教育暨征兵宣传进校园活动举行,活动由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韩志宏主持。

综合近期公开报道显示,原任拉萨警备区司令员韩志宏,已出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韩志宏是“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原成都军区“优秀旅团主官”。他1984年从军校毕业,曾在四川、西藏工作,担任过西藏军区“雪豹”部队部队长。韩志宏曾自述,他军校毕业后随部队赴老山前线参加边境侦察作战,“在枪林弹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获二等功和“老山前线优秀共产党员”荣誉。他来到西藏工作后,爱人也从川北军营主动申请来到西藏。

西藏任职期间,他曾率领部队完成了边防作战侦察训练演习等重大军事训练任务,多次外派参加国际侦察兵比武和全军侦察兵比武,取得优异成绩。他还创造了“交叉训练法”、“合并训练法”,使侦察兵训练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一,战斗力提升了一倍,并主持编写了《某新型装备飞行教材》。

《解放军报》曾报道,2003年3月韩志宏出任西藏军区某大队大队长后,首次带领部队参加演练就败走“麦城”。当时他对官兵说:“此次演练对‘敌’情研究不够,失败了我负主要责任。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今后演练我们宁可‘复盘’1千次,也要找到最佳方案。”此后,韩志宏在演兵场上,无论胜败,都要反复“复盘”,查找问题,制定制胜之策。任大队长不足两年后,上级准备调他到被誉为“铁拳头”的某团任团长。韩志宏考虑到大队军事训练刚刚起步,自己比较熟悉情况,找到上级领导,推掉了这个机会。他说:“为官一任,就得负几代人的责。在哪都是工作,我对大队的感情深啊。”虽然没去那个团当团长,韩志宏和他们结成了对子,两支部队相互转让成果,互为对手对抗。一年后,兄弟团队跨入了“军事训练先进单位”的行列,大队也在训法创新、战法研究等领域有了突破。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担任该职期间,韩志宏还曾力邀在国际侦察兵比武中获第二名的“雪山雄鹰”江勇西绕“加盟”。2003年,在原成都军区西藏某旅担任副排长的江勇西绕,在爱沙尼亚参加国际侦察兵比武,所在队获外军组团体总分第二名。回国后,在韩志宏的邀请下,江勇西绕调至该大队。江勇西绕“加盟”后,从零开始对部队进行高原侦察兵训练。后该部队多次在军事比武中夺魁,江勇西绕此后也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优秀指挥军官。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2年,韩志宏在《西藏日报》发表文章,介绍自己的父亲、老红军韩培范。据公开资料,韩培范1916年出生,四川省天全县人,1935年加入时任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长许世友的队伍,先后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头部、腰部和腿部17处受伤,在解放平津、华中南的战役中多次立功受奖,享受省部级待遇。韩志宏回忆,2011年7月,四川省委组织部领导巡视工作途经天全县,在当地官员陪同下看望父亲,一官员问父亲:“听说你还有一个儿子在部队?什么官职?”父亲淡淡地说:“啥官职都不重要,只要在部队能为国家做点事就好,我就开心!”他在文中写道:父亲对官场名利看得十分淡泊,但是听党的话、跟党走的信念十分坚定。记得我谈恋爱时,第一次把军人女朋友带回家,父亲上下打量了一番,第一句话便问:“是不是党员?”当时女朋友刚从军校毕业,还没有正式入党。女朋友说:“已经交申请书了,正在接受党组织的考察。”后来女朋友成了我现在的妻子,正式入党后还向父亲汇报了一次。父亲说:“入了党才好,我们家可以成立一个党小组了。”“我儿子参加高考,父亲希望他能报考军校。儿子自幼在军营长大,不太喜欢从军,为实现父亲决心,我动员了几位首长给儿子做工作,儿子也就同意报考了军校。我远在西藏高原工作,不能在父亲身边端茶送水,嘘寒问暖,每次回家都是来去匆匆,但父亲从无怨言,总是对我说:‘不要惦记我,要听组织的话,把部队的工作干好。’”去年,韩志宏在《解放军报》发文《敢于刺刀见红的精神不能丢》,文中写道:“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军人心中有旗帜、肩上有使命,才能具有应对生死考验的无穷力量,才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忠实履行一名革命军人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铮铮誓言,在血染的战旗上续写新时代的风采!

新京报记者 许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