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郭树清:美国从对华贸易逆差中获得极大好处

(原标题:郭树清:美从对华贸易逆差中获得极大好处)

5月25日上午,原定出席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的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因陪同国务院领导去山东考察调研,没有亲临会场。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代表郭树清宣讲了演讲稿。“5月10日美国政府对中国输美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随后又对华为以及其他企业发布禁令,同时宣称要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反补贴调查。中国政府、企业和人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我们一如既往地相信,贸易战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损人不利己且危害全世界。”郭树清的书面发言涉及到了当前国内外共同关心的八个话题,对中美贸易摩擦中美方的一些无理指责进行了有力驳斥。

事实

美国从对华贸易逆差中获得极大好处

相当于从一头牛身上剥下来很多张皮

他用六方面的数据和事实证明,美国实际上从对华贸易逆差中获得极大好处,“美国从中美经贸往来中得到的好处,相当于从一头牛身上剥下来很多张皮”。

首先,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将近60%来自外商投资企业,其中相当部分是美资企业,销售这些产品最终形成美国公司的收入和利润。美资企业全球海外销售总额增长的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市场。中美贸易不平衡中61%来自加工贸易,在实际价值分配中,中国真正得到的增加值很少。

其次是美国消费者通过中美贸易获取巨大的“消费者剩余”。据统计,美国市场零售商品中四分之一左右从中国进口,例如,沃尔玛售卖的产品中26%直接来自中国。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源源不断输入美国,降低了美国家庭的生活成本,提升了福利水平。

三是美国输往中国的产品和服务都是中国发挥价格支撑的领域。例如,粮食、能源、飞机、芯片等大宗商品,如果没有中国的大量采购,其价格决不是今天的水平。

四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出现“高消费,低通胀”奇迹,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口超过欧美日总和的中国,增加了全球消费品供给。

五是美国获得廉价资本回流。中国贸易顺差积累的资本,以购买美国国债的资产方式支撑着美国的消费和投资。截至去年年底,中国有7.3万亿美元的资产,其中一半以上以美元形态存在,使得美国市场资金成本极低,为经济的复苏和繁荣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六是美国长期占有中国巨额储蓄资源。中国人民勤劳节俭,即使在月薪十几美元和几十美元的时候,也会省出一点钱存款。中国的国民储蓄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美国对中国巨大的经常账户赤字,意味着美国同等规模的体系,美国金融体系中直接融资占比很高,存款创造效应低。美国的广义货币和现金增长缓慢,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形成鲜明的对照,足以解释美国经济金融的新秘密:美国甚至连印制和发行美元的费用也节省了很多。

驳斥

指责“中国偷窃美国技术”是现代强权逻辑

美国根本没有兑现自己承诺的意愿

美国方面一直指责中国偷窃美国技术,郭树清也用事实予以驳斥。

他说:“中国40年前开始引进外资,境外投资者从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实际使用外资约2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对华投资800亿美元。目前形成的资产1500亿美元。这些建立在企业互惠互利的基础上,没有一个项目合同是中国政府强制外方签订的,现在美国突然指责中国的法律是‘强制获取外商知识产权’,甚至使用‘偷窃’这样的字眼,这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郭树清指出,以市场换技术,或者以技术换市场,本来是西方国家发明的,基于公平原则的交易是市场认可的。欧美国家一直标榜自由贸易,声称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现在看来美国根本没有兑现自己承诺的意愿。

他认为,美国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对中国的指责完全没有依据。如今的中国已是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坚定维护者和积极建设者。“仅仅在几年前美国政府、机构和政要都公开肯定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取得巨大进步。这一切难道一夜间就改变了吗?”郭树清如此质疑。

“历史早已证明并将继续证明,靠制裁和封锁不仅不能阻止一个国家的科技和经济发展,反而会激发其自主研发的决心,加快其技术进步的速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受到各方封锁和禁运,在一穷二白非常困难的环境下,依然制造出‘两弹一星’,中国逐步跻身世界科技大国行列。”郭树清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

经济

中国经济成分已呈现明显的多样化特征

不存在所谓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近年来,国际上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是实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结果,郭树清认为这种说法毫无根据。

郭树清指出,中国的经济成分已呈现出日益明显的多样化特征,国有企业的市场份额一直在持续下降。加上政府经济活动,国有经济在GDP中的占比不足40%,国有企业中很多也在境内外上市,实际上是股份制企业,百分之百的纯国有企业已经极少。大型国有企业中,也有大量子公司控制权已让渡给民营企业,即使是中央国有企业,相互之间也处于竞争之中。20多年前军工企业改革时,每个行业都分成两家以上的公司。

当前,民营和外资几乎可以进入所有行业、所有领域,没有任何限制和壁垒。中国的产业政策、信贷政策是指导性的,不是指令性的,各项政策的落地要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原则,因时因地制宜,没有搞一刀切。发布这种指导性政策也是各个国家普遍采用的方法,如美国的“出口倍增计划”、欧盟的“工业复兴战略”等。

金融业也形成了多样化的格局,我国金融机构有国有控股也有民营化外资控股,上市机构和农信社还有自然人参股。目前我国4588家银行业机构中民营机构控股的超过3000家,170家中资保险公司多数为民营控股,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也多数是民营为主。即便是五大银行,社会股权占比平均达到30%,有的甚至超过40%。特别需要指出中国五大银行的市场份额现在只有37%,与英美等国家前五大银行的市场份额的占比很接近。

如今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与大中型银行结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其他银行也大力发展金融科技,与科技公司在资金筹集、账户开立、支付结算、普惠金融等方面开展全方位的合作,相互取长补短,效果十分显著。

金融

坚定不移推进对外开放

特别警惕境外资金大进大出

郭树清指出,金融业开放是大势所趋,不会停顿,更不会倒退。2018年,我国宣布了15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措施,今年5月份又宣布了12条新的对外开放的措施,目前正陆续落地实施,效果良好。未来开放的空间还很大,目前外资占中国A股市场的比重只有2%,占中国债券市场的比重也只有2.9%,外资银行资产占全部商业银行的比重为1.6%,外资保险公司占比为5.8%,都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我们特别欢迎那些拥有良好市场声誉和信用记录,在风险管控、信用评级、消费金融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等方面具有特色和专长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丰富市场主体,创新金融产品,激发市场活力。

他同时强调,在扩大金融开放的同时,金融风险的传染性和复杂性也会增大。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大国来说,防控好金融风险特别重要。要特别警惕境外资金的大进大出和“热钱”炒作,坚决避免出现房地产和金融资产的过度泡沫。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