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女性省委组织部部长再增一人

全国再增一位女性省委组织部部长。

6月2日,据宁夏新闻网消息,近日,经中央批准,石岱同志(女)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委员、常委。经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研究决定,石岱任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部长。

之前担任该职务的盛荣华已经进京。

盛荣华在湖南省工作多年,2017年2月跨省到宁夏履职,两年后进京,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空降”

石岱,汉族,1967年9月生,辽宁丹东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

公开资料显示,她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动力机械工程系制冷与低温技术专业,1990年8月毕业后留校当助教,两年后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第二学士学位班国际贸易专业进修。

1994年,27岁的石岱毕业后到了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政工办当职员,5年后晋升为风险管理部多元化中心风险管理部总经理,2年后任西安金珠近代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04年2月,37岁的石岱任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投资部副总经理、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并在该岗位上工作了7年,期间曾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进修,并获得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

2014年4月,石岱任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1年后晋升为副总经理。

2017年8月,在副总经理的岗位上工作2年多后,石岱成为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不久履新全总书记处书记,2018年10月任全总副主席,后还兼任全国妇联副主席。

此次履新,是石岱首次赴地方党委履职。

5人履新

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调整值得关注。

据政知君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5位省级组织部部长履新,分别是:

1月,陈永奇(时任山西省副省长)跨省到西藏,履新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2月,张义珍(时任人社部副部长)空降到广东,任广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3月,杨伟东(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厅长)晋升为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3月,曲孝丽(时任山西省副省长)晋升为山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6月,石岱(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空降宁夏,任宁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最近也有不少省份的组织部部长履新,主要去向有两个,其一,在本省转任他职,其二,进京履职。

转任他职者比如曾任吉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王凯,今年4月,担任组织部部长两年的王凯履新长春市委书记;还有2月履新厦门市委书记的胡昌升,他2017年7月从青海跨省到福建任职,担任组织部部长1年多后,他再次履新。

进京履职者比如曾任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赵爱明,以及曾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王爱文。

今年2月,赵爱明进京履职,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4月,王爱文重新回京,到民政部工作。

王爱文早年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工作,2005年3月空降黑龙江,先后担任过省委政法委副书记,伊春市市长、市委书记,佳木斯市委书记,副省长等,2016年11月晋升为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两年多后,王爱文回京任民政部副部长。

一个细节是,伴随着石岱的履新,全国省级组织部部长中,女性官员增至五人,分别是山西的曲孝丽,安徽的丁向群,广东的张义珍,青海的王宇燕,以及此番履新的石岱。

从哪里来?

省级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一直备受外界关注。

据政知君观察,这个群体来源主要有两个,其一,系中央空降兵,在相关部委、中央部门等地工作多年;其二,在其他省份工作多年,后跨省履职。

先来看空降者。

现任的省委组织部部长中,至少有16人属于“空降兵”。

不过有人是直接空降地方担任组织部部长,比如2017年2月,时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的孔昌生空降河南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也有人是在他省担任过其他职务后,再跨省任组织部部长。

比如现在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张广智,是2001年10月从中央宣传部办公厅空降甘肃的,后担任过天水市市长、甘肃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甘肃省副省长,贵州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务,2016年11月跨省到陕西任职。

除空降兵外,也有组织部部长是在地方成长起来的。

比如内蒙古的杨伟东,他是江西成长起来的干部,担任过江西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江西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江西省九江市委书记等职务,2018年1月跨省到内蒙古履职。

还有广西的曾万明,他是四川成长的干部,曾担任过四川省内江市委书记,2013年11月到西藏担任副主席,后升至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8年11月,曾万明再度跨省,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需要说明的是,海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彭金辉比较特殊,他是2018年10月履新海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是“教而优则仕”的典型,曾担任过昆明理工大学副校长、云南民族大学校长、昆明理工大学校长等,2018年1月任海南省副省长。

(资料来源:人民网 新华网等)

 撰文:蔡迩一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