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香格里拉对话会:中美竞争加剧 亚太秩序向何处去

原标题:香格里拉对话会:中美竞争加剧,亚太秩序向何处去

中美关系成为本次会议的焦点

香格里拉对话会:中美竞争加剧,亚太秩序向何处去

5月31日至6月2日,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在新加坡举行。此次会议盛况空前,约40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军队高官和专家学者共计600余名代表参会。

此次香会,中美都派出了规模颇大的代表团。美国官方代表团近百人,而中国防长时隔八年再次参会,中国官方代表团人数也达到54人,规模空前。

会上会下,中美在经济和安全等领域的摩擦与竞争最受关注。一种普遍的观点是,中美竞争已广泛分布于经济、安全、外交甚至是文化等领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这种全方位的战略竞争必将影响到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秩序走向。东南亚各国、南太平洋岛国、南亚诸国,似乎所有国家都无法置身事外。

中美竞争的趋势和前景如何?各方如何看待中美当前的竞争?中美竞争会给地区和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香会仿佛是一面多棱镜,映射着亚太秩序特别是安全秩序的整体脉络和走向。

焦点:三场主旨演讲

5在31日的欢迎晚宴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主旨演讲。他指出,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如何处理彼此的关系将决定整个国际形势的未来走向。

“世界两大强国之间互相竞争是很自然的,但竞争不应演变成冲突,而应该是展开合作、共创双赢。”李显龙在演讲中用了大量篇幅谈中美关系,并就中美竞争提出了他的解决方案,主张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必须接受中国会继续壮大的事实,并且了解阻止中国不断强大是不可能的事,更非明智之举”。此外,作为国际体系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中国也需要在国际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等,扮演恰如其分和具建设性的角色。

李显龙以第三方国家领导人的身份进行着“劝和建言”的尝试,称美国必须对其战略目标做出相应的妥协和调适,而中国要改进使用实力和追求利益的方式。 

对于李显龙的此次演讲,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6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指出,中方认为,李显龙总理的演讲反映了地区国家的普遍愿望,那就是要和平发展,不要冲突对抗;要合作共赢,不要零和博弈;要开放包容,不要封闭排他;要文明交流,不要文明冲突。这也是中方的一贯主张。“我们希望这种客观公正、理性务实的观点和看法能够更多一些,让那些自以为是、偏执狭隘的谎言与谬论没有市场。”耿爽说。 

不过,此次香会上并没有一直 “吹和风”。作为美国对华政策鹰派代表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6月1日上午在会上作主旨演讲时,姿态依然强硬。沙纳汉以“美国对印度洋—太平洋安全问题的看法”为题发表演讲,继续强调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他含沙射影地指出,也许对本地区各国切身利益的最大长期威胁,来自那些企图破坏而不是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行为体。他还提出了两个安全领域中的“新观点”:经济安全也是国家安全;有能力赢得战争是阻止冲突的最好方式,并呼吁亚洲盟国增加安全开支。

关于中美关系,沙纳汉指出,在两国利益一致的地方,中美仍能展开合作,从军事对话,到解决海盗等跨国威胁,再到加强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而在必要时也展开竞争,但竞争不意味着发生冲突。应该说,在中美关系目前的紧张态势下,沙纳汉此次演讲调门还算相对缓和,也较为平衡。绝大多数针对中国的指责都未点名,在强调竞争的同时,也希望保持一种合作型关系。不过,这可能是考虑到大会的氛围和李显龙总理的呼吁,从而做出的权宜之计。

李显龙的呼吁,以及美方的系列动作,进一步推高了与会代表对中方发言的期待。在6月2日的主旨演讲中,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表示,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和挑战增多。“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大道至简,是世界人民和谐共处、有效解决全球性问题的正确选择,是实现世界和平安宁、人类繁荣发展的正确道路。”

首次与会的魏凤和还正面回应了台湾、南海、朝核和中美关系等热点问题,在提问环节,更是积极回答了几乎所有敏感问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此次香会期间,好几位外国代表私下向笔者表示,他们未必全部同意魏将军在很多问题上的解释和说辞,但这种不回避问题和积极沟通的态度还是很值得称赞。

就在香会正式开幕前,5月31日下午,魏凤和还与沙纳汉举行了双边会谈。中国国防部发布的新闻稿中称,魏凤和在会谈时表示,中美两军应认真落实两国元首共识,不断增进交往接触,加深彼此了解,管控分歧风险,探索进一步合作,努力将两军关系建设成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器。

魏凤和还指出,近来,美方在涉台问题上接连采取了一系列损害一个中国原则的言行,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国军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美方不应低估中方的决心意志。

沙纳汉也表示,美中两国元首为双边关系确定了正确的基调,双方保持两军关系稳定发展至关重要。两军应保持开放、清晰的沟通,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两军能够开展良好合作。

分歧:是否在中美间“选边站”

纵观中美以外的其他各方在香会上的表态,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希望中美能控制竞争,不要过度激化,甚至诱发冲突,但各方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的立场也存在明显差异。以英法为代表的“添油派”,和以东南亚国家为代表的“稳健派”,就显得格外突出。

英法防长的观点非常明确,那就是亚太地区必须要有它们的位置,不应该被边缘化,因为它们本来就在该地区。法国武装力量部长弗洛朗斯·帕尔丽一上来就半开玩笑地说,她是带着整个航母打击群来参加香会的。帕尔丽所言不虚,戴高乐号航母打击群约提前一周到达新加坡,整个香会期间都停泊在新加坡港口,后面还将与新加坡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帕尔丽的演讲着重强调了法国是太平洋国家,在该地区有法属波利尼西亚等领土,因此法国对该地区的秩序负有责任,今后将继续加大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

近年来,伴随着美国加快推进“印太战略”,以及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剧,英法等国明显加强了对该地区的重视和投入,英国抓紧与美国对表,而法国则推出了自己的“印太战略轴心”构想,并在力量投送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强化了与美国的协调与合作。目前,英法在印太地区的行动重点区域主要集中在南海和南太平洋,它们声称在南海的行动是为了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在南太平洋的行动则是为了应对所谓的中国“南太扩张”。英法都大幅强化了在南海及其周边地区的力量存在,2018年8月31日,英国“海神之子”号船坞登陆舰甚至效仿美军,未经中国政府允许,擅自闯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

针对英法两国防长通过加强力量维护秩序的表态,有参会代表提问,“法国认为其在该地区的主要安全威胁是什么?”“这些安全威胁是否需要以秀肌肉的方式去应对,这样是否真的有利于维护该地区的和平?”面对这个实质性的问题,无论是英国的防长彭妮·莫当特,还是法国防长帕尔丽,在回答时都语焉不详,顾左右而言他,只是泛泛强调它们在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方面负有重要责任。

两位防长在此次香会上的表现,清晰表明了英法等国除了在印太地区配合美国之外,也有自己独立的、野心勃勃的议程。印太地区已经日益成为世界政治的中心,该地区的形势走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整个国际秩序的演进,英法等传统域外强国不甘缺席,力图谋求在该地区不可或缺的位置,既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合作,也为了服务于自己的政治议程。

而东南亚国家则普遍不希望在中美间“选边站”。一直以来,东南亚国家都热衷于大国平衡,极力避免在大国间“选边站”。而像这次香会上如此明确拒绝“选边站”,则十分少见。李显龙旗帜鲜明地表示,“我们尽自己所能和两边都做朋友,发展并保持各个领域的关系,但主动地避免选边站队。” 

“大象打架,草地遭殃”的说法在东南亚国家中非常流行,菲律宾防长洛伦扎纳、马来西亚防长莫哈末沙布等在发言中也都呼应了李显龙“不选边站”的态度。此前不久,洛伦扎纳还曾表示,他担心的并不是美国欠缺保证,而是菲律宾被牵涉到一场自己不寻求也不想参与的战争中。“菲律宾没有与任何人存在矛盾,而且将来也不会与任何人发生战争。但随着美国海军舰船越来越频繁地经过南海地区,美国极有可能卷入一场热战。在此情况下,根据美菲《共同防御条约》,菲律宾将自动卷入任何此类冲突。”

从经济角度而言,东南亚国家更不愿意做选择。虽然中美经贸摩擦对不同国家的影响并不相同,比如越南可能承接了从中国转移出来的部分产能,而新加坡则由于深深嵌入了中美产业链分工之中而直接受到影响,但如果中美经贸摩擦长期持续,推动世界经济的两大发动机都可能受到重创,就必然会影响到世界经济的总形势和总盘子。最终的结果会是,几乎每个国家都会被波及,只不过存在损失多寡的问题。

各方在一个聚焦安全领域的会上大谈经贸问题,确实有些“跑题”,却充分反映了地区及整个世界对中美贸易摩擦的焦虑。

此外,南海问题一直是香会关注的焦点,今年的热度依然不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军事化”和“航行自由”等老生常谈的议题,几乎垄断了所有关于南海问题的对话和讨论。今年的论调与说辞与往年相比,并无太多新意。不过,从会场气氛来看,在解决争议和管控分歧的思路方面,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同语言正在增多。

基本上,东盟国家的防长在正式发言中,都较少提及南海问题,主要介绍中国和东盟国家“搁置争议”的共识,以及“南海行为准则”(COC)的磋商态势。即便有部分参会代表试图挑起一些敏感问题,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的防长要么回避,要么大谈“搁置争议”“增进友谊”的重要性。与前些年香会上讨论南海问题时的紧张氛围相比,如今的情形颇令人感慨,可谓“形势比人强”。

中国一贯提倡搁置争议,并希望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解决分歧,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未得到相关国家的积极回应。2016年下半年以来,菲律宾、越南等国的政策都有变化和调整,基本上接受了中国“搁置争议”和谈判解决分歧的整体思路。

近年来,中国还积极倡导“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而南海的和平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推动“搁置争议”政策落到实处。2018年,中国多次对外郑重表示,争取在三年内与东盟国家完成COC的谈判,当前,COC谈判已经进入实质案文磋商阶段。

此次香会上的主旨发言和讨论,都体现了这种积极的变化。尤其是东盟各国官方对COC磋商表态积极,且寄予厚望。此外,东盟国家管控争议的信心也显著增强,在南海问题上对域外国家的需求明显降低,没有国家公开呼应美国在南海针对中国的各类指责,也没有国家公开寻求美国等国家的帮助。

当然,“双轨思路”并非就是要忽视或排挤美、英、法等南海非沿岸国的合理关切,沿岸国有超过非沿岸国的权利、责任和义务,是自然规律。毋庸置疑的是,COC磋商和未来的准则一定是一个包容相关各方利益的地区规则和秩序架构。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胡波 (系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