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他在“清水衙门”发现“金库” 和好兄弟成牢中伴

原标题:他在“清水衙门”发现“金库”,和“好兄弟”成“牢中伴”

本打算在“清水衙门”清闲几年,没想到竟发现这里的权利暗藏“金矿”,从一次十万块钱的“试水”,到后来撕下伪装,“赤膊上阵、大干一场”。

6月1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吉林松原市政府原副秘书长王平受贿案细节,基本都发生在他担任松原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的4年时间里。据有关人员介绍,王平违纪违法总金额达1100余万元,其中涉嫌受贿700余万元。

人防系统的反腐今年以来逐渐走向台前,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视野。观海解局注意到,今年以来,人防系统仅厅级官员就有4人落马。

“冷衙门”埋了“金矿”

王平去年3月被通报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他1957年11月出生,从扶余县委宣传部科员做起,后来出任扶余县工业局党委副书记。此后历任松原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松原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松原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兼行政审批中心主任。

2007年4月开始,王平出任松原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在这一岗位4年多后,2011年8月,他出任松原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正处长级)。

《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的王平受贿案情基本都发生在他出任市人防办主任期间。在同时披露的王平忏悔书中,他写到:

后来,我被调任市人防办主任。开始的时候,自己还想不通,认为那是个养老的地方,没地位、没权力,后来知道实权不小。这时的自己思想观念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心想要掌实权,有了权力才会有地位、有威信、有金钱,才会有“人气场”。而且,自己已经50岁了,掌权、用权的机会并不多,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王平第一次发现这个外人眼中的“冷衙门”其实埋了“金矿”是在他到任不久后的一次茶楼之行。王平与一家建设开发公司总经理张某在茶楼见面,期间张某提出“资金周转困难,想缓缴人防易地建设费”,王平同意后,张某将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黑色塑料袋交给他。

从那个时候,王平发现,人防办这个部门虽不大,权力却不小。尤其是在人防工程审批权和人防易地建设费减缓权方面。

只要有工程开发建设,王平就指派工作人员到工地催缴人防易地建设费,交不上就停工。老板“意思意思”之后,就可以缓缴、少缴甚至不缴。后来,松原的商人老板都知道了这个“路子”,屡试不爽。

再例如,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内容,开发商张某与王平是“牌友”,平常关系非常融洽。自认为与王平是“好哥们儿”,在一楼盘开发项目中,就没有向王平“表示”,结果过了很长时间,审批手续都没有通过。直到张某将30万元现金送“到位”,审批手续才“顺利办完”。

王平去年8月被双开,通报中写到,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授意房地产开发企业以房产和车辆抵顶应缴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组织市人防办私设“小金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就业安排、收取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工程项目管理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

据披露,王平任市人防办主任期间,仅在为房地产开发企业缓、减、免缴人防易地建设费上,就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80余万元。

重回政府后继续为私企老板“帮忙”

王平在忏悔书中提到:

组织上将我从人防办调回市政府,自己本应该把这当做一次洗心革面的机会。但贪婪是魔鬼,当组织让我代表市政府推动市体育馆建设时,我已然忘记了老领导们的谆谆教诲,忘记了家姐语重心长的叮嘱,违规选用施工队伍、违规拨付工程款并从中受贿。

王平提到的这件事儿与私营企业老板乔某有关系,他认为乔某是自己的“好兄弟”。

王平出任市人防办主任不久后在一次饭局中认识了乔某,当时王平购置了一块退耕还林地,计划打造成自己的宜居之所。乔某忙前跑后帮忙打造、修建,前后花了10多万元。后来乔某一直对王平的事情尽心尽力,2007年至2018年间,乔某直接或间接送给王平财物近百万元。

在王平的帮助下,乔某顺利承包了松原市某商城改建工程;在王平任市政府副秘书长负责松原市体育馆工程建设期间,乔某又借用其他公司资质承包了体育馆的土方外网工程和绿化、硬化工程,标的总价4000余万元。

如今,王平和乔某从“好兄弟”成了“牢中伴”

“他可以说是心甘情愿地踏上被‘围猎’之路。”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在于私企老板的交往中,王平已经养成拿钱的习惯。

比如,王平喜欢打牌,与企业老板打牌,每次输赢上万,如果他赢了就没事,如果他输了,老板们就奉上“垫底钱”,少则一万、两万,多则十万、八万。

个人吃喝招待、日常消费,或是外出旅游、婚丧嫁娶开支,送给外孙的金银首饰、自己糖尿病所用的胰岛素泵等支出,都由有关企业为他买单。

“年轻的时候,我曾树立扎实做人、干净干事、拼搏进取的目标,如果坚持下去,今天的我已退休在家,尽享天伦之乐。”王平在忏悔书中写到。

今年已有4名人防系统省级官员被查

今年以来,人防系统官员的落马通报多了起来。人防系统反腐得到高层重视,

《中国纪检监察报》5月发文称,一些领导干部正是利用人防工程审批、验收,易地建设费收取、减免等权力大肆谋取私利。有的明目张胆收取开发商“好处”,违规为人防工程降等级、减面积;有的“靠山吃山”、靠人防吃人防,通过下设协会等组织,垄断工程设计、图纸审查、设备采购等领域,从中牟利;有的拿审批权作诱惑作威胁,要求开发商为特定关系人输送项目、工程、资金。

观海解局注意到,今年以来,至少四位省级人防系统厅级官员落马。

2月黑龙江省人防办原党组书 记、主任武伟接受审查调查,6月4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3月21日,哈尔滨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原党组书记、主任肖文东接受审查调查;4月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防办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孙琦接受审查调查;4月28日,吉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原巡视员仲研接受审查调查。

就王平所在的吉林省人防系统来说,5月6日,白城市人民防空办公室人防工程管理站站长张春莲接受审查调查;5月17日,梅河口市原人防办副主任陈永利接受审查调查;同日,梅河口市原人防办行政审批办负责人孟淑英接受审查调查。

来源:北京青年报